第 45 章(我对皇嫂)

好书推荐:

苏嫣初哭了整整三日, 她拥着被褥坐在床榻之上,根本就不敢去碰自己的头发。

苏易鸣一人跑遍整座京师城,买了几十顶假发髻回来, 给苏嫣初置在屋内, 并屏退院子内所有的丫鬟和婆子,不准她们随意踏入院内。

“初初,给我看看吧,好不好, 嗯?”苏易鸣好声好气的哄。

苏嫣初蒙着被子摇头,声音嘶哑的吼道:“你也出去!”

“好, 好, 我也出去,你别动气。”苏易鸣推开门出去了。

苏嫣初静等了一会儿,先是掀开一点被子, 见四周果然无人, 赶紧抓起枕边的白色毡帽呆在头上, 然后穿上绣鞋走到梳妆台前。

苏嫣初的屋子很大, 苏易鸣买的那几十顶假发髻都被置在衣橱内。

苏嫣初打开衣橱, 挑了一顶, 重新走回梳妆台前。

她看着自己的脸, 实在是没有勇气揭开头上那个毡帽。到底是谁, 到底是谁干的?她若不能让那个人粉身碎骨,她便不叫苏嫣初!

“啪嗒”一声,窗子突然发出异响。

苏嫣初精神一震往那处看去,只见陆从嘉正翻窗进来, 苏嫣初面色大骇,下意识伸手抱住了自己头上的毡帽。

“怎么回事, 三日都没见你,上次不是说好要替我引荐那道长的吗?”陆从嘉拧着眉,上来就是一顿指责。

苏嫣初捂着毡帽,努力控制住自己濒临崩溃的恐惧情绪,“那,那个道长说这几日不得空。”

“怎么,还要本王等他?”陆从嘉冷笑一声。

苏嫣初与陆从嘉相处甚久,自然明白他这是生气了。

男人一生气,就会发疯病,苏嫣初赶紧上前伸手牵住他,“王爷别生气,道长确实是有事,而且此事还与王爷息息相关,只不过天机不可泄露,道长也没跟我细说。”

“哦?”陆从嘉一挑眉,像是相信了。

他低头,看到苏嫣初头上的雪白毡帽,“屋子里怎么还戴毡帽。”说着话,就要将那毡帽取下,却不想苏嫣初惊叫一声,面色惨白的后退三步。

陆从嘉被苏嫣初的一惊一乍弄得极其不爽利,他攒眉瞪着她。

苏嫣初回过神来,赶紧赔笑解释道:“我,我受了风寒,吹不得风。”

苏嫣初方才叫的声音太响,被外头的苏易鸣听到了。苏易鸣立刻疾奔过来敲门,“初初?初初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事,哥哥你别进来。”

苏易鸣虽担心,但还是尊从了苏嫣初的意思没进来。

陆从嘉转头看向门口苏易鸣隐在门扉之上的,那黑乎乎的身影,冷哼一声,突然单手把苏嫣初拥在怀里。

男人就是这样,在身边的时候不珍惜,一旦女人旁边有了别人,就觉得该做点什么了。

因着苏嫣初的姿色确实比不上苏念珠,所以陆从嘉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,可是今日碰上苏易鸣,陆从嘉坏心突起,突然就想做点什么。

他抬手掐住苏嫣初的下颚,正欲低头,不防苏嫣初下意识伸手抱头,直接就挡住了陆从嘉的脸。

陆从嘉愣了愣,面色一沉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,我想起来一件事。”苏嫣初磕巴着躲开陆从嘉,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,“道长出去办事前给了我一个锦囊,说是要交给你的。”说完,苏嫣初将锦囊递给陆从嘉。

陆从嘉面色难看道:“他又拿这种东西来忽悠我?”

苏嫣初心中紧张,面上不显,反而笑得越甜,“不是的,道长是真的有事。”

陆从嘉不耐烦地拆开锦囊,看完里面的纸条,双眸微微眯起,“约我城外凉亭相见?”

.

苏嫣初早就安排好了。

只要陆从嘉去到凉亭,见到“道长”,再由道长的嘴里听到“苏念珠克他”这五个字,自然会替她好好的收拾苏念珠。

可苏嫣初没算计到陆从嘉的凶残。

城外凉亭,风雪潇潇,身穿道袍的中年男人被一儒雅男子狠狠按在石桌之上。

陆从嘉把玩着手里的匕首,抵在那道长腕间,“她克我?那本王问你,除了杀她,可有其它的化解之法?”

道长是个临时演员,哪里知道什么其它的化解之法。

“没,没……”

“没有?”陆从嘉面色一沉,手里的匕首往下一划,道长的一根手指就那么掉了下来。

“啊!”道长惊喊一声,“有,有。”

陆从嘉低笑,“早说不就好了?”

道长学聪明了,“王,王爷想要什么化解之法都,都有。”

“呵。”手起刀落,那道长又被削下两根手指。

道长疼得面色惨白,若不是被陆从嘉按着,真是要在地上打滚。

“我说道长,我猜你也没算计到今日会有如此之大的血光之灾吧?”陆从嘉抵着道长的耳朵,声音温柔可亲,“道长不如再好好想想,到底是谁让你来的。”

.

苏念珠养了几日的病,觉得好得差不多了,便想着出去透口气。没想到刚刚踏出房门,就听到消息说陆棠桦自己先回宫了。

苏念珠:……

“他就这么自己走了?”苏念珠拔高声音,气得面颊涨红。

郝鹭被苏念珠突然扬高的音调吓了一跳,“就,就这么走了啊。”

“走哪了?什么时候走的?”郝鹭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,直烧得苏念珠心窝子燥。

“就刚刚……”郝鹭话还没说完,苏念珠提裙就冲了出去。

她满腔的怒火,恨不能把陆棠桦抓过来狠狠揍上一顿,可惜,在她踏出郝府的那一刻,一辆疾驰而来的马车将她先给掳了上去。

苏念珠的身体砸在马车地板上,浑身僵痛。等那阵晕眩和疼痛过去后,她勉强撑起身子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上等面料绣云纹的靴子。

然后她抬头,看到了陆从嘉。

马车辘辘而行,身后似传来郝鹭的声音。

陆从嘉垂眸,看着躺在地上的苏念珠,嘴角轻勾,眼神却淡。他半蹲下来,一把掐住苏念珠的脸,“珠珠这张脸生得娇姿艳质,实在是有点可惜。”

苏念珠被掐得一疼,下意识往后退,却避不开陆从嘉的手。

“可,可惜什么?”

“珠珠不必装了,你喜欢上我皇兄了,嗯?”陆从嘉愈发靠近,将苏念珠抵到马车壁上,说话时更加凑近,语气很轻,却带着一股嗜血寒意,“有人说你克我,如果你不死,我就会死。”

陆从嘉褪下那层温文尔雅的皮囊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“这种无稽之谈,王爷也信吗?”苏念珠紧张地偏头,说话时脸上带笑,眼神之中却透露着几许恐慌之意。

“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苏念珠明白了,陆从嘉的意思是:他信不信都没关系,反正他想杀你,那你就必须要死。

“当然,我是舍不得杀你的。”陆从嘉的指腹滑过苏念珠的脸,“我问那人,可有化解之法。他起先说没有,被我削掉了三根手指后才说出了一个化解之法。”

“什,什么化解之法?”苏念珠完全被唬住了。

“说,只要娶得你,便能化解。”男人勾唇,眼神暧昧的滑过她的脖颈。

“不,不对吧,我生来克王爷,若是嫁给了您,那岂不是……更克?”苏念珠一阵结巴。

“正所谓阴阳相合,负负得正,本王倒觉得他这化解之法颇有些道理。”陆从嘉挑起她的头发。

“胡扯!”苏念珠气得地拍开他的手,正想偷跑出去,不防陆从嘉将她一拽,又硬生生拽回去后揽在怀里。

“呵,”陆从嘉看着被禁锢在自己怀中的苏念珠,低笑一声,语气低缓,“确实是胡扯,事实是……我对皇嫂,有了**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