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6 章(你的偏爱)

好书推荐:

苏念珠呆呆站在街头, 看着那辆马车疾驰而去。

身后的郝鹭骑着马追过来,看到苏念珠,心头一松, “怎么样?没受伤吧?是谁突然把你掳了去?”

苏念珠没有回应郝鹭的话, 她怔怔看着那马车,耳边回荡着陆从嘉说的最后一句话,“皇嫂且安心,你迟早是我的。”

她什么时候竟然招惹上了这样的人物?陆从嘉那意思……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?

不不不, 一定是逢场作戏。

苏念珠努力点了点头,觉得自己想的非常对。

“娘娘?娘娘!”

“啊?啊。”苏念珠回神看向郝鹭。

郝鹭无奈道:“您受伤了吗?”

苏念珠摇头, “没有。”

“抓您的是谁?”

“陆从嘉。”

郝鹭皱眉, “竟是他,那他怎么又将您放了?”

苏念珠摇头,她也不知道。

那疯子变态仿佛就只是过来调戏她一下似得。

“罢了, 我先送您入宫吧。”

苏念珠想起来了, 她是去找陆棠桦算账的!

.

苏念珠跟着郝鹭, 气势汹汹回宫, 没想到刚刚踏入乾清宫门口, 她还没开口质问陆棠桦为什么丢下她, 就见男人一脸幽怨地盯着她问, “你为什么给我苏嫣初的头发!”

苏念珠:……原来是因为这事才离家出走……啊不对, 回家的吗?

面对男人这样黑乌乌跟狗崽子一样的眼神,苏念珠难免心虚。

她想,伍号是暗骑卫,暗骑卫都是陆棠桦的人, 她让伍号做了什么事,伍号自然会知无不言, 言无不尽的告诉陆棠桦。

关于此事,苏念珠还没仔细想过该如何狡辩。她不能直接告诉陆棠桦,说她是为了给他治疯病。

疯病是陆棠桦心中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山,就算是别人触碰一下都会引起轩然海啸,她怎么能说她是为了给他治疯病呢?这样不就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,她知道他的疯病,嫌弃他的疯病?

虽然她并不嫌弃。

这件事是不能说的。

“我那妹妹自小碰到什么事都能逢凶化吉。曾有一算命的道长说她是福星转世,我就想着,若能取得她身上的某些东西来给你佩戴在身上,就能保佑你避开邪祟。”苏念珠张口就来。

陆棠桦听到此话,一脸愕然,“你,你是为了我才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听到小娘子肯定的回答,陆棠桦看向苏念珠的眼神陡然变的悲伤又惆怅。

她实在是太爱他了,可是他给不了她要的幸福。

“我……”陆棠桦欲言又止,他看着小娘子被冻得苍白的面容,想着,他再给她最后一点温暖吧。

“天冷了,你穿着吧。”陆棠桦将身上的大氅褪下来递给苏念珠。

苏念珠下意识抓住,然后又听陆棠桦道:“以后,你就住坤宁宫去,没有我的旨意,不得擅自外出。”话罢,陆棠桦转头朝站在外头的周玳,嗓音霍然阴冷道:“送皇后去坤宁宫。”

苏念珠有点懵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?

.

一直等苏念珠随周玳走出乾清宫,她都没反应过来陆棠桦这是什么意思。

周玳跟在苏念珠身后,亦沉默着。

两人走了一段路,周玳终于忍不住道:“娘娘,陛下是有苦衷的。”

苦衷,她自然明白他是有苦衷的。

周玳见苏念珠依旧不说话,便赶紧又道:“娘娘,坤宁宫有一处后花园,春日烂漫,夏日繁华绿荫,秋日红枫霞光,冬日白雪红梅,皆别有一番景致,您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苏念珠终于施舍给了周玳一个眼神。

她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自己的超大大大大别也还附赠后花园,实在是让她有点受宠若惊。

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富婆。

.

坤宁宫距离乾清宫较远,苏念珠站在原地,等着周玳去唤步辇来。

苏念珠想,她堂堂一个皇后,怎么身边就只有一个周玳呢?连坐个步辇都要三催四请?

“怎么,皇兄给你的,你就披着,我给你的,你就扔到泥潭子里头,嗯?”身边某阴暗处突然传来一道清冷声音。

苏念珠霍然转头,看到了从阴影中步出的陆从嘉。

男人还穿着马车里那套衣服,肩背濡湿,双眸晦暗。

一看到男人的脸,苏念珠立刻就想到了刚才马车内发生的事。

为了保命,苏念珠决定不要脸了。

她手一扬,将身上陆棠桦的大氅一把扯下来,扔进了脚边的雪堆里。怕陆从嘉觉得不过瘾,苏念珠又上去狠狠踩了几脚。

“你看,我一向都是一视同仁的。”苏念珠摆出笑脸,并暗搓搓四处张望,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。

“一视同仁?”陆从嘉发出一声嗤笑,然后突然靠近,“珠珠错了,我要的可不是一视同仁,而是你的偏爱。”

陆从嘉伸手,一把扣住苏念珠的下颚,将其抵到宫墙之上。

冬日里的白墙上总凝结着一层细薄干涩的冷意,苏念珠身上的衣裳又不算厚,她被陆从嘉抵在墙壁上,后背一阵阴寒。

突然,陆从嘉身子一斜,被人恶狠狠的往后一拽。

陆棠桦不知为何突然出现,他单手按着陆从嘉的肩膀,面目阴狠至极。

“皇兄做什么?难道是想杀了皇弟吗?”陆从嘉一点不惧。

陆棠桦原本按着他肩膀的手移到他衣襟上,使劲把人一拽。

陆从嘉一个踉跄,差点撞到陆棠桦。

“她是你皇嫂。”陆棠桦手劲极大,说话时咬着牙,满目怒色。

“呵,很快就不是了。”陆从嘉抬手按住陆棠桦的胳膊,“皇兄难道忘了,三年前的那件事吗?”

陆棠桦的瞳孔骤然紧锁,攥着陆从嘉的手也松了下来。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,那双漆黑暗眸之中蕴藏着的怒火像是被一棍子打散了一般,变得暗淡而溃败。

三年前?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?

陆从嘉施施然整理了一下衣襟,朝苏念珠最后看一眼,然后像只斗赢了的狗一样,翘着尾巴走了。

再看陆棠桦,低垂着头,像头输了以后夹着尾巴的狗儿,可怜巴巴的。

狗儿转头看向她,“朕,朕送你回坤宁宫。”

苏念珠眨了眨眼,朝陆棠桦身后看一眼。

男人身后的宫道上积着一层薄薄细雪,除了她跟周玳的脚印外还加了一对。

难道刚才他一直在远远跟着她吗?

.

陆从嘉从宫里出来,并未回王府,而是转道去了苏府。

苏嫣初洗漱完毕,准备上床歇息。因着现在自己头发不全,所以她根本就不让别人进她的院子。

整座院子空荡荡的,非常适合别人偷入。

苏嫣初正准备按灭蜡烛,却不想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绣桌上的陆从嘉,登时唬了一跳。

“王,王爷?”

陆从嘉慢条斯理的把玩着绣桌上的那只白玉茶盏,语调缓慢,“我从那位道长的嘴里听到了一些极好玩的事,不知初初有没有兴趣。”

苏嫣初还不知道那位道长跟陆从嘉发生过什么,她只以为陆从嘉知道克他的人是苏念珠,马上就要替她将苏念珠杀了。

一想到这,苏嫣初立刻便扬起笑脸。

“只要是跟王爷有关的,我都有兴趣。”

陆从嘉放下茶盏,“确实跟我有关,当然,也跟你有关。”

苏嫣初一愣,“跟我?”

陆从嘉单膝踩在绣墩上,袍踞下垂,他朝苏嫣初招手。

苏嫣初提裙走到陆从嘉面前。

陆从嘉勾唇,指腹摩挲过她的脸,带着外头湿冷的寒意,“那道长说,那些话都是你教他说的。”

苏嫣初面色大骇,却依旧竭力保持镇定。

“王爷在说什么呢,我……”

“原来这‘道长’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呀。”

苏嫣初一边心中暗自咒骂那道长,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一眼陆从嘉,企图糊弄过去,“王爷,此事我可以解释,定是那道长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那道长能测未来,怎么是胡说八道呢。”陆从嘉直接堵住了苏嫣初后面的话。

苏嫣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简直就是在自相矛盾。

她抿唇,盯着陆从嘉,突然红了眼眶,“王爷……”

陆从嘉霍然出手,一把掐住了苏嫣初的脖子,他面色阴鸷道:“说。”

苏嫣初没想到陆从嘉变脸比翻书还快,她挣扎着吐出舌头,艰难道:“梦,是梦……”

“嗯?”陆从嘉松了几分手劲,苏嫣初断断续续道:“我从小就会做梦,梦到一些关于未来的事。”

陆从嘉感兴趣地松开了苏嫣初。

“咳。”苏嫣初轻咳一声,脸上摆出笑,“只要按照我做的梦去发展,王爷一定会变成大周的皇帝。”苏嫣初一脸期待地望着陆从嘉。

陆从嘉对于这件事却并没有太大的感受,反而眯起眼,仔细盯着她问,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?”

苏嫣初以为陆从嘉不相信自己,赶紧道:“我从记事起就开始了。王爷,你信我。”

“这样说的话,当初你遇到我,也不是巧合了?”陆从嘉脸上带着笑,说出来的话却阴森森的。

苏嫣初面色大变,“不,这,不是这样的,梦境都是真实的,我不是故意去碰到你,都是命运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……”

苏嫣初白着脸,伸手去抓陆从嘉,男人任由她拽住自己的宽袖,唇角缓慢下压,眸色深沉下来,“你觉得,本王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?”

“王爷,我没有骗你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雪灾,雪灾的事情也是我告诉你的。”

“是呀,雪灾,现在外头人人都说我是伪君子,假善心。”陆从嘉慢条斯理抽开苏嫣初的手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苏嫣初对着男人阴寒的目光,下意识蜷缩起身体,“王爷,您,难道不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?”陆从嘉皱眉想了想,“或许是喜欢的吧。”

“或许?”苏嫣初呆愣了,她伏跪着上前一把抱住陆从嘉的腰,声音哭啼道:“王爷,您忘记了吗?只有我才是您的药,只有我才能救您,”

“哦?你连这件事也知道。”陆从嘉有疯病,他只有在抱着苏嫣初的时候才能得片刻喘息,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他的疯病,即使这件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

苏嫣初知道自己说漏嘴了,可这难道不是一个能谈判的资本吗?

“陆从嘉,你不能失去我的,你自己知道的。”苏嫣初慢条斯理的从地上站起来,她抬手抚上陆从嘉的肩膀,将自己轻轻靠到他身上,“王爷,我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的。”

陆从嘉静静站在那里,微一垂眸便能看到苏嫣初的发顶。他脸上的冷意缓慢褪去,抬手搭住苏嫣初的腰,然后把脸深深埋入她的脖颈间细嗅。

果然,她身上的味道能让他缓解脑中疯狂挣扎的暴躁疯狂。

“王爷。”苏嫣初伸手,捧住陆从嘉的脸,然后使劲踮脚亲上他的唇。

苏嫣初生的确实略有薄姿,远黛红唇,瞧着更显怜意。

她身上带着香,贴着陆从嘉往里窜。

陆从嘉反手扣住苏嫣初的后脑勺,拦腰抱起,疾走几步,与她一起摔倒在身后的卧床之上。

无可否认,苏嫣初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吸引力在吸引着他,就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他与她之间存在着的那股无法割舍的关系。

苏嫣初被陆从嘉的反客为主亲得意乱神迷,正欲伸手勾住他的颈项时,突然觉得头顶一凉。

苏嫣初迷蒙睁眼,陆从嘉猛地抬手,一把推开她,暗骂一句,“我去!”

苏嫣初身形不稳的往后一倒,第一反应就是捂住自己的头发,可捂上去时却发现自己头顶光光。

她的假发髻掉了!

苏嫣初一脸惊恐的四处寻找假发髻。

陆从嘉目光复杂地看着她。

苏嫣初找到假发髻戴上,急忙解释,“不是的,是我被人半夜剃了头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真的……”

陆从嘉那股子兴趣都没了,他双手环胸站在那里,冷眼看着她,“你不是能梦到吗?”

“这,这种事我没有梦到过……”苏嫣初呆呆的,现在失控的事情越来越多,她的棋盘已经一团乱了。

“王爷……”

“本王有事,先走了。”陆从嘉毫不留情地离开。

苏嫣初呆呆捂着头上的假发髻,突然扭过身伏在被褥上哭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