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7 章(吃杯热水吧...)

好书推荐:

苏念珠跟陆棠桦一齐走在铺着薄薄积雪的宫道上。

宫道很长, 两人的影子被拉的极长。

周玳已经领了步辇过来,他看到前面远远走着的苏念珠和陆棠桦,赶紧喊停身后的步辇, 然后隔出一大段距离, 静静跟着。

陆棠桦走得很慢,他在配合苏念珠的步速。

地滑,积雪又多,苏念珠走得不容易。

突然, 她身边的男人开口了,“你, 一视同仁吗?”这句话很轻, 像是羞耻的不愿意让别人知道,可偏偏又因为压不住心中的悸动所以努力跑了出来。

苏念珠一愣,抬头看他。

男人笔直地直视前方, 脚步不停, 仿佛没注意到苏念珠的眼神。可其实他的余光早就将小娘子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了。

呆呆的,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。

其实, 连陆棠桦都没想到。

男人微微偏头, 掩住脸上古怪的羞赧之色。

苏念珠看着陆棠桦难得的正经脸, 歪头打趣, “怎么, 陛下难道也想要皇后的偏爱吗?”

苏念珠确定了,刚才陆从嘉跟她说的话陆棠桦都听见了,不然怎么这会子问她什么“一视同仁”不“一视同仁”的。

陆棠桦身体微僵,走路的姿势都忍不住开始同手同脚起来。他轻咳一声, 不想灌入一口冷风,然后突然开始……打嗝?

“嗝, 朕,嗝……”陆棠桦涨红着脸,一把捂住自己的嘴。

苏念珠忍住笑,一边笑,一边指挥,“闭气,陛下。”

陆棠桦生气了,气得狠瞪苏念珠一眼。他是个好面子的人,朝身后周玳处看,隔得远,应该是没听见。

陆棠桦尝试着闭气,可过了一会儿后还是一直在打嗝。

男人面色涨红,脚步都急了。

苏念珠道:“陛下,不如去本宫的坤宁宫里吃杯热水吧?”

苏念珠觉得自己说的没有问题,不想陆棠桦突然脚步一顿,偏头看她,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她看不清的含义。

“你嗝,怎么随随便便嗝……让朕去你的坤宁宫?”

苏念珠:“……陛下,这整个紫禁城,不,整个天下都是你的,你想去哪就去哪,我这……”

怎么就随随便便了?而且不过就是一杯热水,想治治你的打嗝而已,又不是让你……苏念珠想到这里,神色一顿,脑中突然出现一副十八禁画面。

不会吧,陆棠桦难道以为她是在……邀请他做那种事情?

不是吧,这种不是要翻牌子的吗?

不对啊,现在陆棠桦重新掌权了,她难道也要被翻牌子了?

不能吧,皇后还需要被翻牌子?

苏念珠陷入古怪的思维当中。

陆棠桦看着面前不知羞耻的女人,觉得导致这种后果的原因就是自己太心软了。

如果不是他怕她有危险,要送她回坤宁宫,她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的?都是他的错。

“闭眼!”陆棠桦突然朝身后的周玳一等人吼道。

周玳赶紧领着身后的人闭眼。

陆棠桦又喊,“转身!”

周玳赶紧领着那群人抬着步辇转身。

苏念珠怔怔看着陆棠桦,小心翼翼问,“我也要吗?”

陆棠桦向前一步,苏念珠下意识后退。

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落下,将苏念珠尽数笼罩其中。这种身高优势的威压是极具压力的,苏念珠甚至都开始觉得有点呼吸困难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朕就成全你一次。”

苏念珠:???

“这次之后,你就……”放弃他吧。

陆棠桦伸手,一把揽住苏念珠纤细如杨柳枝般的细腰,然后使劲往怀里一按,带着她转了个圈。

男人的后背靠到濡湿的宫墙之上,苏念珠撞在他怀里,面颊蹭到他胸口。

虽然从前,他们也有过如此亲密接触,但这次却不同,苏念珠清楚地发现自己的心脏“砰砰”乱跳起来,就跟放了只小鹿在里头似得。

晕红之色爬上她的粉白杏腮,浸出银粉暧昧。

苏念珠下意识伸手想推开陆棠桦,却不防男人突然低头,然后抬着她的下颚往上一提。

脖颈被拉高,露出莹白的漂亮线条,寒风顺着领子,“呼呼”的往里灌。

男人的脸在苏念珠面前越放越大,直到他的唇贴上她。

男人的唇是热的,她因为太冷,所以是冷的。

一冷一热,尤其冰火相处,热油里溅入了水,“噼里啪啦”一下就烧开了。

那一瞬间,苏念珠的脑袋是懵的。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发展成这样了,她好像是被强吻了,是吧?这个是强吻吧?

男人没有亲过,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只是凭借着本能,想将那温柔软糯的唇瓣细细琢磨入腹。

周围的风声从苏念珠耳畔略过,她已经听不见。

细薄的雪花顺着她微微敞开的领口往里灌入,她也已经感觉不到。

她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两人相贴的唇上。

苏念珠模模糊糊的想,他们亲了多久?她为什么会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?

这样一想,苏念珠就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迷糊。

啊,她想起来了,因为太紧张,所以她都不敢呼吸,一直憋着,难怪,难怪她觉得自己都要因为缺氧而去世了。

终于,男人松开了她。

两人面对面,却不敢对视,急促喘着气,像两条濒临死亡,刚刚被扔进水池子里,努力抢夺水源的鱼。

鱼是干涸而死,而他们却是因为太热,太湿。

从陆棠桦的视觉,能清楚看到小娘子脸上的浮粉,像新鲜滴水的桃儿似得,娇嫩嫩能掐出水来。

陆棠桦知道,他一定要克制住自己,不然再这样下去是会犯大错的。

他只是,只是想最后告诫她,不要再对他有什么幻想。

可是,陆棠桦发现自己错了。

他舍不下,舍不下的人是他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已经满满占据他的心,他满心满眼都是她。

苏念珠喘过了气,两人之间的气氛古怪而缠绵。

为了缓解尴尬,苏念珠朝不远处背对着他们,站得笔直的周玳偷看一眼。

真的没有发现吧?

他们的呼吸没有很大声吧?

突然,不远处正行来一对提着宫灯的宫娥,苏念珠浑身一僵,大声道:“那个,陛下,您的打嗝好了?”

陆棠桦也是一副尴尬之相,他同手同脚地走了两步,“啊,好,好了。”

“哦,那就好,那就好。那什么,我,本宫,不是,臣妾回去了?”

“哦,哦。”

周玳低着头,面前是两个细长的黑色倒影。

从他的脚下蔓延,一直到步辇处。

周玳忍不住偷偷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