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8 章(他是怪物)

好书推荐:

陆棠桦将她送回了坤宁宫, 然后转头与周玳道:“周玳,你今日就先留下来伺候皇后吧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周玳躬身应罢, 退回到苏念珠身后。

“朕, 朕就先走了。”陆棠桦伸手摸了摸脸,不敢跟苏念珠对视。

吹了这么久的风,苏念珠脸上依旧带着那股尚未褪去的红晕。她偷偷觑一眼陆棠桦,转身朝周玳小小声交代了一句话。

周玳笑着点头, 转身,疾步往某一方向奔去, 片刻后取了一盏宫灯来。

苏念珠接过宫灯, 递给陆棠桦,声音温软,蕴着无限柔意, “晚上夜黑, 风大, 你路上提盏灯吧。”

宫灯不大, 制作精良, 虽没有多余饰纹, 但胜在干净明亮。

陆棠桦眼前被灯色晃亮, 他抬手接过, 含糊“唔”一声,目光在脚底女人纤柔多姿的身影上深深略过,然后转身,急匆匆离开, 手脚依旧有点同步,不过可比一开始好多了。

男人走了, 苏念珠站在宫檐下,脸上红晕缓慢消退,双眸之中沁出一股淡淡的哀忧。她看向身后的周玳,“周玳,你方才说坤宁宫的后花园不错,不如现在陪我去逛逛吧。”

大半夜的,苏念珠突然提出要跟周玳一道去逛一逛后花园,一定是有话想要跟他说。

周玳自然明白其中含义,他躬身,朝苏念珠道:“是,娘娘。”

.

深更半夜,周玳与苏念珠两人一道入了后花园。冬日的后花园比其它季节更多了几分肃穆萧瑟,不过好在红梅开艳,冷香扑鼻。只可惜天色太暗,无法窥见其娇媚姿态。

苏念珠与周玳穿梭在梅树下,头顶时不时有花瓣落下,带着一股略薄凉的味道,贴在肌肤之上,十分之凉。

苏念珠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想自己为什么要挑后花园,在那温暖舒适的琼楼殿宇里待着不好吗?

想归想,出来都出来了,还是将话说完吧。

“周玳,你知道三年前陛下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苏念珠清楚记得刚才,当陆从嘉提到三年前时,陆棠桦的面色瞬时变得极其古怪。苏念珠非常在意,她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直觉这件事对陆棠桦具有极其深远的巨大影响。

如果能弄明白这件事,或许能解开陆棠桦心中的心结。

周玳听到苏念珠的话,面色也跟着一变,眼瞳骤缩,像是想到了极恐怖的事情,甚至连身体都开始发抖。

苏念珠一直在注意着周玳的表情变化,她自然注意到了他突然的情绪失败管理。

“周玳,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个人就好,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苏念珠稍稍靠近他,压低声音保证。

周玳犹豫良久,在苏念珠再三的保证声中,终于开口了,“娘娘,其实此事,乃是整个紫禁城都知道的,一个公开的秘密,只是没有人敢说而已。”周玳微微垂下眉眼。

苏念珠的心情霍然紧张起来,她的声音越低,问,“什么秘密?”

周玳左右四顾,见没人,才与苏念珠开口道:“三年前,先帝诞辰之日,普天同庆。”

那一日,是那么的热闹,那么的繁华,这是大周人民真正能放松的一日。

皇帝诞辰,大赦天下,广散金箔,美酒佳肴,美人瑶池,紫禁城内变成了一片不夜天。

而就在那日,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。

皇帝和大臣们在前殿饮宴吃酒,后妃们则聚在御花园内赏月谈诗。

夜半时分,灯火通明,人皆有些倦怠,皇宫的御花园内突然爆发出一阵尖锐而刺耳的尖叫声。

牡丹花圃内被发现了十几具惨死的女尸,皆是方才在殿上献过舞后,欲去御花园为后妃们再献舞的宫中舞女。

这些舞女皆是精挑细选,万里挑一的美人,却在花一般的年纪如花圃中的淤泥一般死于非命。

而这些舞女的尸体被发现时,他们中间正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。

男人肌肤白细,生得俊美,面容略有青涩,眉梢眼角带一股浑然天成的别然风情。

可此刻,他嵌在牡丹丛内,脸上被血污浸满,身上高贵的衣袍被血色染红,他横躺在那里,周围牡丹茂盛,朵朵倾城,红欲滴血,一时让人无法分清男人身上的红到底是牡丹压枝碾压出来的,还是在舞女身上沾染的。

春风拂面,露槛花浓。雍容华贵的牡丹依旧摇曳,仿佛不知身边到底发生了何事。

男人周身是艳丽混白的舞女尸体,还有于暗色中依旧明艳的牡丹。

场面是如此的诡异和旖旎。

男人虽躺着,但他手中却握着一柄银白色的锋利长剑。剑上沾着血,半陷于泥泞之中,血珠子斑斑驳驳,氤氲流淌。

有小太监认出男人是陆棠桦。

“太,太子……”

动静太大,躺在牡丹丛里的男人缓慢苏醒。他伸手扶额,指尖黏腻的血渍粘在白皙额头上,立刻留下一片血红印记,他将自己脸上唯一一片干净的地方都擦脏了。

他睁开眼,平日里明亮的漆黑双眸在血色之中浑浊一片,陆棠桦闻到自己身上浓郁的酒香。

除了酒香,还有一股腥臭味,混杂着浅淡的牡丹香,冲入胃里,带起一阵反呕感。

周围的人越聚越多,嘈杂声越来越大。

“是太子,太子杀人了,太子发疯了!”

“太子杀了很多人!”

“到处都是血……啊啊啊啊!”

那一刻,恐慌蔓延,惊叫声此起彼伏。

陆棠桦坐在那里,下意识攥紧手中的血锋,眼中的迷惘慢慢被众人脸上的恐惧所替代。

.

苏念珠听周玳说罢,沉静了好一会儿,以至于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当中。

她想,原来这就是男人“暴君”的由来,这就是他心病的成因,这就是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理由。

“啪嗒”一声,不远处传来枯枝被踩断的声音,苏念珠带着一脸怔色转头,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枯枝中穿梭而过,手中提着的那盏宫灯在稀薄树枝之间摇摇曳曳,犹如萤火星光。

“陆棠桦!”不知道为什么,只一眼,一个背影,苏念珠就认定那个人是陆棠桦。

她立刻提裙疾奔上去。

男人步子大,又刻意走的快,苏念珠追得很急,可一直追到马上就要出后花园了,还是没追到男人。

苏念珠又急又气,情急之下一连踩空两个石阶,身子往下一滑,马上就要跌下去,一只手从旁伸出,将她紧紧拉住,然后往前一拽。

苏念珠一把撞到陆棠桦怀里,还没站稳,男人就突然松开了手,她踉跄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男人毫不留恋,转身离开。

“你拉我起来。”情急之下,苏念珠伸手紧紧攥着陆棠桦的袍角不让他离开。

男人被苏念珠拽住,他站在苏念珠面前,夜色很黑,苏念珠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只觉得男人周身都硬邦邦的,像是突然凝固起来的冰块。

苏念珠知道,他一定听到她跟周玳的谈话了。

“我是一个怪物。”男人声音嘶哑,仿佛从深渊内挣扎而起。他抬手抓住自己的袍角,慢慢将其从苏念珠的手中扯出。那双漆黑暗眸定定盯着她看,眼底深沉晦暗一片,仿佛浸满了淤泥的深潭死水,毫无生气可言,仿佛心如死灰。

那片衣袍最终还是被陆棠桦给拽了回去。

苏念珠的手停在半空之中,指尖一点温度也被寒风吹散,她张了张嘴,似是想说话,可那指尖的凉意竟直接从肌肤渗入骨血之中,仿佛要将她硬生生撕裂开。

男人转身,往前走去。

苏念珠的手颓然落下。

“啪嗒,啪嗒……”天空突然落下几滴豆大的雨,苏念珠坐在地上环抱住自己,然后猛地抬头,朝着陆棠桦的方向喊道:“陆棠桦!”

男人脚步不停,苏念珠红了眼眶,声音变小,颤抖着道:“我冷。”她环抱住自己,却倔强地偏头,将目光对准陆棠桦的方向。

陆棠桦的脚步陡然顿住,他背对着苏念珠站在那里,有雨水顺着挺翘鼻尖滑下,落入唇缝之中,男人稍稍一抿,那雨水便入了口。

阴凉冰冷,随着血脉一齐流淌,直钻进了心房内。

男人恨恨咬牙,霍然转身,大踏步到苏念珠身前,然后弯腰,将其一把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苏念珠趁机一把锁住陆棠桦的脖子,将自己的脑袋牢牢靠在他身前。

雨水下的急,陆棠桦身上的外衫被雨水缓慢浸透。那豆大的雨滴凝着冷意,直往人最脆弱的心尖上钻。

苏念珠的风寒还没彻底好全,陆棠桦突然将人使劲往上一拖,让她坐在自己的单臂上,然后扬起另外一只手,宽大的袖摆替她遮挡住了头顶簌簌而落的雨水。

苏念珠的眼前被宽袖遮蔽,她能嗅到那股子清新的皂角香。

女人眼眶骤红,她紧紧攀附着陆棠桦,热泪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淌。

她偏头,贴着他的耳朵,说话时几乎要咬住他的耳骨,“你看,你还是舍不得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