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8章:杀不死?

第1408章:杀不死?

然而,那道强悍的灵力穿透李彩云的心窝后,她居然一动不动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雪玉戒居然伤不到她?

秋汐美目圆睁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厉鬼见了,也不反击,只浅浅一笑,淡淡地望着秋汐等人。

狂风乍起,她血红色的长袖鼓成一个圆桶,在寒风中猎猎作响。

杜蝉出招了。

这是她的领域,这片天地的风霜雨雪全都掌控在她手中。

黑云压城城欲摧。

乌黑的云,惨白的雪,天地变成了一张黑白分明的水墨画。

“轰隆隆隆——”

雷声滚滚,炽白的闪电从乌云中迸射而出,笔直地劈向厉鬼。

厉鬼不闪不避,任由雷电俯冲而下,狠狠地砸在她身上。

杜蝉松了一口气。

总算把她给灭了。

然而,雷电过后,厉鬼并没有消失。

她黑发飞扬,红衣蹁跹,丝毫无损地站在原地,任由雷电击打她的全身。

杀不死?

秋汐和杜蝉惊得目瞪口呆。

金梦玮双掌齐翻,体内灵力幻化成一把把锋利的匕首,朝厉鬼的心窝狠狠刺去。

厉鬼依旧不闪不避,任由匕首刺穿她的心窝。

她笔直地站在原地,毫发未伤。

金梦玮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他的灵力,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不堪了?

秋汐道:“杜蝉姐的天雷阵都伤不到她,你这点灵力能伤到她才叫奇怪呢。”

就连能重创千年厉鬼的雪玉戒也伤不到她,金梦玮的灵力若是能伤到她,那就太不正常了。

厉鬼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们,一脸得意地道:

“说了你们伤不到我的,你们怎么就不信呢?还要再试吗?”

金梦玮双手一翻,还想再试,秋汐手臂一横将挡住他的双手,低声道:“我们伤不到她的。”

厉鬼幽幽然地道:

“秋汐,我发现你这个人,特别容易接受现实,如果我没死,一定跟你做朋友。我此生最大的失败,就是不甘心。然而不甘心只会让现实变得更加艰难,如果我能接受现实,随遇而安,人生就不会走到尽头。”

至刚易折,所以她的人生路走不下去了。

秋汐淡淡地望着她,道:

“为什么我们杀不了你?你这是修了什么神功?”

“厉害吧?”

厉鬼一脸得意:

“今时不同往日。虽然我做人很失败,但做鬼却很成功。实话告诉你们吧,我现在是天道的一部分,你们可以称我为天道使者。”

天道使者?

秋汐一脸好奇地望着她。

厉鬼有意显摆一下,望着秋汐问道:

“天道好轮回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?”

秋汐点头。

厉鬼又问:“那你可曾想过,天道是什么?它又是如何轮回的?”

秋汐想了想,道:

“天道就是天地法则,它是通过因果报应实现轮回的。”

厉鬼点头,笑望着秋汐,道:

“你说的没错。那你可曾想过,因果报应又该怎样实现?”

这个问题,秋汐还真没想过。

她只知道: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时辰未到,时辰一到马上就报。

可这因果循环究竟是怎样运作的,她还真想不通。

不等秋汐开口,厉鬼便幽幽然地道:

“坏人不会自己寻死,好人也不会莫名其妙就遇到好事,这背后,有无数个像我这样的天道使者在操控。所以坏人才会无端横死,好人才有了好报。天道使者,是天道的一部分,任何力量都杀不死我们。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杀人,而是遵循因果报应,我们的存在,是对人类社会法律的补充。因为人类的有些腌臜事,是法律管不到的。我们是替天行道。”

秋汐懂了。

天道使者,就是因果报应的实行者。

如果没有他们,这世间也就没有了因果报应。

秋汐沉默了一会,然后抬起头,目光专注地望着她,道:

“做天道使者,很孤独吧?”

此言一出,厉鬼惨白的双目瞬间变红,两行血泪无声滑落。

她哽咽着声音道:

“再孤独,也总要有人做的。如果每个人都因为害怕孤独而不做天道使者,那恶人就会更恶,最后好人全都寒了心,也跟着黑化,那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恐怖?”

因果报应,天道轮回,是对人类的一种威慑。

因为法律难免会有管控不了的时候。

比如说没有证据。

再比如说对方权大势大,只手遮天。

如果没有报应,恶人就会愈发猖狂,好人就会彻底绝望。

想当初,李彩云就是吃尽了这个苦头。

如果那个时候,某个天道使者能及时帮她一把,她的人生或许就会不一样。

可惜,这个世界,天道使者太稀少了。

所以,即便面对的是无尽的孤独,她也毅然决绝地当了一名天道使者。

她要让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话,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。

秋汐取出纸巾,沉默着递给厉鬼。

厉鬼接过纸巾默默擦去脸上的血泪,然后虚空一扔,纸巾瞬间消失。

秋汐转身望向杜婵,道:

“既然我们杀不死她,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出去吧。”

杜蝉沉默着点头。

厉鬼望着她道:“放心,出去后,我不在仁德医院杀人了。”

秋汐一脸狐疑地望着她,道:

“就这么结束了?你这也太不敬业了吧?”

说好的因果报应天道轮回呢?

厉鬼淡淡地道:“该杀的我都杀完了,也是时候换个地方了。”

金梦玮抬眸望着厉鬼,抿唇道:

“婚外情而已,不足以构成死罪吧?你就这样把人杀了,这因果循环,会不会有点过头了啊?这要是通过法律来制裁的话……”

“通过法律来制裁的话,他们什么罪也没有。在华国,婚外情是无罪的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搞婚外情,因为出轨没有任何代价,为什么不搞?”

厉鬼冷冷地打断金梦玮的话。

闻言,秋汐莞尔,忍不住笑道:

“李彩云,你似乎很看不起婚外情啊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自己,不也是搞这个的吗?”

厉鬼冷声笑道:

“是啊,我搞这个的,所以我死了,他们也搞这个,凭什么不死呢?更何况,他们每个人手上,都有人命,他们死得一点也不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