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我只是上了个厕所

好书推荐:

拿到班纳的血样,却没什么收获。

马丁没有失望。

毕竟他又没想把自己变成绿胖,被老丈人追杀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。

他之所以未雨绸缪的准备实验室,只是为了方便检测未来的绿胖血样。

那种绿油油的充满强大能量的细胞,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价值。

哪怕研究不出来什么成果,拿去讨好老丈人也能值回票价了。

接下来,他要抓紧学习各种生物学和检验学知识,争取在半年内熟练掌握实验技能。

马丁看不懂班纳博士的实验进度,却很清楚隔离实验室的建设。

此时的实验室只是初步建成了伽马射线装置,隔离间内用于制备和封装纳米微生物的设备却很简陋,大部分都是贝蒂手工操作。

当所有实验步骤都能通过隔离间外的电脑统一遥控后,才会出现一个短路就让整个实验系统失控的情况。

虽然这个世界跟漫画世界有所不同,但跟电影世界相似度很高,在绿胖诞生之前他应该还有半年时间。

美国的大学食堂和国内不太一样,更像是室内的美食广场,环境优雅,一家家小店在内部经营,还有各种风格的桌椅。

马丁连请了哈普两天午饭。

作为回报,哈普第二天午餐时,向他透露了明天的实验安排。

“布鲁斯已经放弃这批微生物了,新一批纳米微生物已经开始制备,明天的实验安排在下午。”

“微生物还分批?”马丁疑惑的问。

“当然,布鲁斯加入了新的基因片段,应该会加强自愈能力。”

马丁有点懂了,点头道:“所以,我明天中午再去一次,帮你把设备检修一遍。”

哈普哈哈一笑:“没错,你可以跟贝蒂聊聊天,顺便帮我把活干了,布鲁斯想要换新的控制电路。”

“OK,电路板你自己搞定,接线我帮你。”

哈普眼珠一转:“是你主动帮我,我可不欠你人情。”

马丁眨眨眼:“没错,我主动帮你,而且会给你们每个人带过去一杯饮料。”

哈普嘿嘿道:“我要咖啡。”

“没问题!”

“卡布奇诺!”

“好的!”

伽马射线装置内部有上百条线路,更换控制电路时的接线工作很繁琐。

马丁能主动接下一部分工作,还不用欠人情,哈普当然乐意。

次日一早,马丁做了鸡蛋卷饼。

平底锅加热后倒入面糊,打入鸡蛋涂匀,翻面后涂酱,放入焯好的土豆丝,最后抹点芝麻酱和辣酱。

作为早餐来说,过程略繁琐,所以马丁没时间吃早饭。

他多带一份卷饼到了实验室,跟贝蒂一起吃。

“不错!”

贝蒂咬了一口就不住的点头,“你以后可以跟我一起吃早饭。”

马丁脸上抑制不住惊喜:“真的?!太好了!”

贝蒂嗯了一声,想了想又道:“这样你吃东西的时候就不会盯着我,让我感觉舒服点。”

“噢,抱歉!”

马丁嘿嘿一笑,“你知道的,有时候我没办法控制我的眼神。”

贝蒂翻了个好看的白眼。

今天的实验室工作很繁忙,马丁看出贝蒂没兴趣闲聊,陪她吃过早饭就自觉的离开。

中午,食堂。

马丁准备选个披萨带走。

一个人在食堂吃会被强行喂狗粮。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一边吃一边看个电影,就比较惬意了。

这时,哈普打来电话。

“怎么了?这么急着喝咖啡?”马丁笑着问。

“哈!没错!”哈普笑道,“而且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们带几个汉堡。”

马丁皱眉:“中午也加班?”

“NO!”

哈普笑着说,“是贝蒂要加班,新的纳米微生物不够用,班纳也陪着,至于我,如果你能早点来帮我,下午他们能早点实验,或许晚上我们就不用加班了。”

“OK!等我十分钟。”

马丁在食堂里找了一家快餐。

两个鸡腿、两个牛排、两个鳕鱼、两个虾堡,一共八个汉堡。

另外两杯卡布奇诺,两杯可乐。

当马丁带到实验室时,受到了哈普的热烈欢迎:“我爱你!伙计!我们都爱你!”

班纳博士也笑着道谢:“下次我请。”

贝蒂有些意外的看着马丁分汉堡,扭过头埋怨哈普:“肯定又是你!”

马丁一本正经道:“哈普怕你饿坏肚子,就给我打了个电话。”

贝蒂被逗乐了,瞪了他一下,又斜眼看着哈普:“原来你这么贴心,我竟然今天才知道。”

哈普也哈哈大笑。

四人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餐。

贝蒂饭量比较小,剩一个汉堡被她留着,准备晚上加班再吃。

稍事休息后,再次开始工作。

马丁加入其中。

他的工作最简单,只是不停的整理线路、接线、测试。

哈普这个在马丁眼里懒散的家伙,其实也很能干,不仅要测试新电路板,还要调试控制程序,时不时的改几个代码。

马丁接完线后,本来还想问问哈普,有没有其他地方需要帮忙,结果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。

能进实验室的果然都不简单。

马丁拍了拍哈普的肩膀:“电线都接完了,我去卫生间,等我回来再换电路板。”

哈普摆摆手,头也不抬的道:“没关系,伙计,去吧。”

最麻烦的工作已经被马丁搞定,哈普根本不在意马丁在不在。

他很快就结束了电路板的检测,抬头对班纳博士说:“嘿,布鲁斯!帮我看一下这里,我去装电路板。”

布鲁斯·班纳走过来,随手递给他一个面罩:“带着防护面罩,新的微生物可能有危险。”

哈普接过来,路过一个书桌时,看到马丁没喝完的可乐,拿起来猛吸一大口,然后心满意足的戴上面罩,进了隔离间。

电路板的替换很简单,哈普随手打开电源盒盖板,打开一个小盖子,拔出里面的电路板,把手里新的电路板插进去。

剩下的就是用电表检查一下电路连接情况,保证连接正常就可以了。

这时,哈普忍不住打了下嗝。

嗝!

一股可乐的碳酸混合着胃液的气味儿涌进面罩里,把哈普呛得眼睛鼻子一酸。

那真是难以言诉的酸爽!

让他忍不住浑身一哆嗦。

这一哆嗦不要紧,他手里的电表探针直接戳到两条电路上。

刺啦!

一阵电火花爆鸣。

“我、我、我、我——”

哈普刚要说“我恨可乐”,一阵电流从手上窜遍全身,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浑身哆嗦着摔倒,想把手收回来,却根本办不到。

他想起班纳博士应该在看着,想要呼救,可嘴上哆嗦着出不了声。

颤抖着勉强抬起头,却发现窗外的班纳正跟贝蒂说笑。

WTF!

哈普恨得牙痒痒,平时一个挺靠谱的人竟然在这时候溜号!

你果然也喜欢贝蒂!

该死!

我早晚帮马丁追上贝蒂!

突然,隔离间内响起了警报声。

法克!

哈普惊恐的发现,自己摔倒时把一条电线按在了启动电路上!

外面的班纳博士也终于发现了异常,向里面看了一眼,猛的冲向隔离间。

“哈普!你怎么样?”

班纳博士大喊着拉着哈普的衣服,把他从电源盒上拖了下来。

这时,外面的贝蒂发现了什么,通过话筒大喊:“布鲁斯!机器启动了!我停不下来!”

“NO!哈普!快走!”

班纳博士听到贝蒂的话,也慌了。

他正要把哈普拉走,却发现机器上的一个指示灯亮起,熟悉机器的他知道:来不及了!

而哈普还趴在机器前面浑身僵硬着。

要粗事了!

没有时间多想,班纳博士猛地扑向伽马射线装置的发射口,用胸膛挡住了射出的伽马射线……

五分钟后。

马丁回来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个同事冲进实验室,在贝蒂发颤的声音中把班纳博士抬了出去。

马丁忙进去扶住有些站不稳的贝蒂,连声问:“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我只是上了个厕所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!”

贝蒂扑到马丁怀里,哇的一下哭了出来。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