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那一抹销魂的绿

好书推荐:

马丁在显微镜前毫无收获。

看看时间已经很晚,马丁连忙收拾了一下,匆匆回家。

班纳博士随时可能清醒,绿胖随时都会出现。

所以,生物学院的这两栋大楼随时会有危险。

尤其是晚上!

万一被困在楼里,说不定要等第二天才有人发现。

他决定最近都要按时上下班,即便出事了,楼塌了,也能有人帮忙叫救援。

次日一早,马丁正要做早餐的时候,收到了贝蒂的短信。

“最近没什么实验,我不会去太早,不用给我准备早餐。”

马丁把刚打开的火关掉,回复了一个:“知道了。”

美女不吃早餐,他做着也没劲儿,干脆去校园里跑步。

跑累了就晃悠到大学食堂,买了份早餐,吃完去上班。

昨天下午有人报修,有个实验台上的插座坏了。

马丁直接把插座断电,留下一个新插排。

“电路有问题了就会有安全隐患,所以干脆别用它,我可不想你跟着班纳博士去住院,暂时用插排应付着,过几天直接换个实验台吧。”

马丁把偷懒说得理直气壮。

对方却感谢他的关心。

班纳的血样还在冰箱里。

他真没心思好好干活。

回到仓库,在显微镜下看了半天,没发现任何异常。

“要不……上离心机?”

马丁想着这几天刚学的实验步骤,决定把其中一管血做个离心分层。

离心机刚开始嗡嗡嗡的转起来时,马丁就有点后悔了,觉得还是应该直接交给贝蒂。

他这样的菜鸟用这种血清练手,太浪费。

这管血清怕是不行了。

咚咚——

这时,敲门声响起。

马丁一惊,正要把离心机藏起来,却听到门外是贝蒂的声音,这才松口气。

打开门一看,果然是一脸好奇的贝蒂:“你在干什么?上班还关着门?”

马丁把贝蒂拉进来,咚的一下又关上门,把贝蒂吓了一跳。

“你干嘛?”

贝蒂刚要怀疑马丁想对自己图谋不轨时,就发现了两个熟悉的实验仪器,很快就看到正在运转的离心机,立即明白:“我的天!你在检测布鲁斯的血样?”

马丁点头,又无奈的叹口气:“显微镜下看不到明显异常,我只好用上了离心机,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之后要干什么,你要是不来我也会去找你。”

贝蒂走过来看了一眼,无奈的翻了个白眼:“你这显微镜的倍数不够,只能勉强看到细胞,而且观测纳米微生物的情况需要用电子显微镜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马丁无语的摊摊手。

他根本就把纳米微生物这回事给忘了,满脑子都是找绿细胞的念头。

贝蒂走到显微镜前,看了两眼后说:“帮我把我的显微镜拿下来,我觉得应该能发现点东西,哦,还需要一点试剂。”

两人上楼,马丁用贝蒂的电脑在内网上给自己提交了一个报修申请,然后对惊讶的贝蒂说:“这样就可以拿走随便用了。”

贝蒂眼里一亮,拍了拍马丁的脸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!”

“在我的女神需要的时候。”

马丁对她挤了下眼睛。

贝蒂嘴角翘起,转过身说:“我去拿试剂,你先下楼吧。”

几分钟后,两人回到了马丁的办公室。

贝蒂这次进来才注意到一些情况:“这台电泳仪是能用的?咦?PCR仪也是可以用!伽马射线源不会也是好使的吧?!”

说完,她用惊奇的眼神看向马丁:“你在准备实验室?”

马丁耸耸肩:“随手拼凑的,本来是为了能更快的帮大家修理设备,没想到现正好能用上。”

当然,是以前的马丁·金没想到。

现在的马丁这么说,只是不想让贝蒂觉得他心怀不轨。

哪怕是同一件事,有时候好感和厌恶也只在一念之间。

贝蒂连连点头:“能用!能用!这样就不用去楼上偷偷摸摸做实验了!”

说完,她有点不好意思,解释道:“这已经可以算人体实验,如果被审查委员会发现,我就惨了,但我不想用正规的程序写申请报告,你懂的。”

马丁忙道:“我懂,我们只是利用布鲁斯现有的血样做检测,但如果打上去报告,就是把布鲁斯当做研究对象,更糟糕的是会有人盯上布鲁斯。”

“我就猜你也明白。”

贝蒂满意的看了马丁一眼,手上动作熟练的把离心机上的血样取下,分别吸取了一些血清和血液细胞,做成数个玻璃片,个别还滴入试剂。

随后一个个放入显微镜下查看。

马丁心里好奇,脑袋凑过去,却被一个肘击顶在肋骨上,疼得他后退两步。

贝蒂头也不抬的用手指向他点了点:“别趁机占我便宜。”

马丁:“……”

好吧,刚才两人的脸确实靠的比较近。

这是个有趣的误会,他能感觉到贝蒂没有生气……

马丁嘿嘿一笑,坐下来安静的等着。

“咦?”

贝蒂突然发出惊疑声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马丁噌的一下跳起来。

“我觉得这个东西像是个线粒体,但是它很大……”贝蒂把位置让给马丁,随手拿了一支笔在书桌上的便签上勾勒起来。

马丁很快就看到了那个特殊的“细胞”,线粒体!

他有点兴奋了。

有些基本生物学知识的他知道,线粒体是一种给细胞供能的结构,它有独立的遗传信息。

但是,它们通常被认为应该在细胞内部。

在一大片血细胞中找到了这么一个大个头,马丁浑身上下都兴奋起来。

尤其是当他看到线粒体内泛起一抹绿色的痕迹,终于咧着嘴笑起来:“哦!天啊!我终于找到你了,宝贝儿!”

“嘿!不要笑的这么恶心!”

贝蒂看着马丁那种色狼看美女般的笑容,就没好气的用力拍了他一下,“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,而且看起来很不正常!”

正常才怪了!

虽然马丁的生物学知识只有中学生水平,但也明白这种线粒体肯定有异常。

但他要找的就是异常啊!

而且它还是绿的!

哪怕只有一点点绿!

这个线粒体就像是个婀娜妖娆的女妖精,把马丁的魂儿都勾走了。

“看够了让开!”

贝蒂也等得不耐烦,催着马丁让开位置。

她也很好奇。

“有人猜测血液里应该有很多单独存在的线粒体,不过没有被证实过,或许是这种研究没有什么意义,但是现在这种独立于细胞外的线粒体对我们来说很有价值,看上去纳米微生物首先感染了它们。”

贝蒂虽然在看着显微镜,手上也在画着东西,但依然很贴心的给马丁这个外行科普知识。

“感染?”

这个词让马丁有些不好的感觉。

“没错。”

贝蒂顿了下,接着道:“拥有超强再生功能的纳米微生物,本质上和病毒一样,侵入细胞后复制自身,同时将自己嵌入细胞内部,它们在血液和细胞液中获得营养和能量。”

“那,伽马射线的能量呢?”

马丁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贝蒂一僵,突然抬头,喃喃道:“伽马能量消失了……线粒体异常壮大……没有其他原因,两天内产生变化,他又没吃东西……”

马丁看着贝蒂的脸色变得难看,忍不住问:“所以?”

“我不是物理学家,但我知道自然状态下能量和物质不会随意转化,或者说转化不会很明显。”贝蒂自嘲的一笑,“我学生物之后,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用到质能方程了。”

“核反应的那个?”

马丁嘴角一抽。

他没想到会这么夸张。

不过考虑到绿胖变身后的强大,也只有类似核反应的能量才能维持吧。

贝蒂深吸一口气,“至少布鲁斯还好好的,明天再看看情况吧。”

“嗯嗯嗯!”

马丁听了心里一喜,只要贝蒂支持,他再去抽血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。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