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可怜的杰瑞

好书推荐:

夜已深,却不静。

马丁拿着下午简单制作的老鼠夹,开门向楼下走去。

从三楼向下走,喧闹声逐渐增大。

公寓一楼的两个房间敞开着门,劲爆的音乐声传出,尖叫和笑闹声不断,公共走廊上已经有两对情侣亲热在一起,两个女孩子的衣物几乎遮不住敏感部位。

“嘿!马丁,要来玩玩么?”

“来!帅哥老师,尝尝新到的烟草!”

面对这些年轻学生的热情,马丁很开心的打着招呼:“你们玩的不错!如果有女孩子需要睡觉,可以上楼找我,男生就算了!”

几个大学生对马丁发出“嘘声”,尤其是男生,作出鄙视的手势。

“我对杂草不感兴趣,你们的烤肉呢?鸡腿也可以,给我一块肉,我要去跟楼下的老鼠打个招呼,希望它们不会跑上来咬掉你们的小丁丁。”

“哇喔!还是老师会玩啊!”

“马丁,你的小丁丁一定被咬过!”

“快让玛丽看看你的小丁丁,说不定还有救!”

一个上身吊带下身热裤的火辣女生大笑一声,转头对说这话的男生竖起中指,然后大声道:“你的消息过时了,马丁的身体不看也知道没问题,否则泡不到贝蒂老师!”

“这是真的么?”

有人惊讶的大声问。

马丁笑着摊了摊手。

“呜哇!”

“我的天!”

“该死!”

众人一片惊呼,也有男生在哀叹,清纯靓丽的伊丽莎白·罗斯,很符合他们心中对师生恋的幻想。

但是这份幻想被现实打破了。

而且是被他们觉得很“loser”的马丁打破。

马丁看到他们脸上的惊讶,心里得意,却不敢逗留,拿了一块不知道谁吃剩下的披萨就走了。

再不走,就有被人灌醉的风险,很可能今晚就回不了家了。

回不了家是小事,关键是玛丽那几个姑娘眼神太吓人。

他怕会失身。

披萨上面还有一块培根肉,放到捕鼠夹上,披萨饼也被撕成小块,放到了捕鼠夹前方。

次日清晨,马丁被一阵铃声吵醒。

睡眼惺忪的拍了下闹钟,却发现不是闹钟在响,扭头一看才发现手机屏幕亮着。

拿过来一看:贝蒂。

“喂?贝蒂?”

“我在你家楼下了,来搬东西。”

“啊?哎!来了!来了!”

马丁瞬间清醒,起身套上一身运动服就跑了下去。

贝蒂看着头上顶着“鸡窝”的马丁,顿时笑了。

“嘿嘿,刚醒,还没洗漱。”

马丁尴尬的挠着脑袋上翘起的头发,却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“走吧,先把东西搬上去。”

贝蒂拉着马丁到车后。

马丁搬重的,贝蒂拿轻的,两人跑了两趟才清空后备箱。

有昨夜狂欢后打着哈欠出来的女生,看到两人搬东西,就上前好奇的问:“罗斯教授,你是搬过来跟马丁一起住了?”

“不是。”

贝蒂笑着摇头,没多说什么。

有男生听到了声音探头出来,大声问:“贝蒂老师,那我们还有追你的机会么?”

贝蒂又摇头,笑道:“也没有。”

马丁翻着白眼大喊:“吃点东西接着睡吧,你们昨晚可是玩了一整夜,小心今晚玛丽把你榨干。”

说着,他挡住贝蒂的身影,催着她上楼。

几个男女生看着马丁小心贝蒂的样子,顿时一阵哄笑。

上了楼,马丁道:“你不知道,他们玩起来很疯。”

贝蒂摇头道:“不,我知道,我看到了地上的套套。”

这下,轮到马丁傻眼了:“他们在走廊里就敢?”

贝蒂好笑的瞥了一眼马丁:“是不是有点后悔昨晚没去?”

马丁摇头,开了门后让贝蒂进屋:“其实我去了,但只拿了一块披萨就跑了。”

“晚上饿了?”

“不,是给老鼠的。”

马丁向楼下指了指:“冰箱里有喝的,我先去看看能不能抓到一只杰瑞。”

“为了动物实验?”贝蒂笑着冲他摆摆手:“快去。”

几分钟后,马丁一手拿着老鼠夹,一手拎着一只大老鼠回来了。

这只足以让大多数女生尖叫的大老鼠,却让贝蒂随手接了过去,还笑呵呵的说:“你们这里的老鼠真肥啊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马丁放开老鼠,就跑到水池用力洗手,洗了两遍才出来看着贝蒂饶有兴致的观察着笼子里的老鼠,不由得竖起拇指:“不愧是女博士,这家伙在我手里扭来扭去的时候,我都忍不住想把它扔掉。”

贝蒂抬头笑了下:“如果你有了给数百只小白鼠断颈的经验,就不会觉得抓一只老鼠的尾巴难受了。”

“呃,算了,我还是先做点早饭。”

马丁咧着嘴做了个搞怪的表情,“那么,想吃点什么?”

“随便。”

马丁拍拍头,做饭的最讨厌听到这个词。不过他已经有了应对经验,转身走向厨房,墙上挂着一本食谱。

他随手翻翻就决定早上吃三明治。

几分钟后。

贝蒂开始布置各种设备,马丁开火煎蛋。

早餐后,贝蒂开车带着马丁去了一趟学校,把马丁办公室里的小冰箱搬了过来。

这里有最关键的东西:血清和血样。

为了保证血样不变质,马丁还把家里带来的冰块放到了冰箱里。

随后两人又出去采购了一些零件、试剂和耗材。

一直忙到中午,马丁的客厅彻底变成了实验室。

“亲爱的,中午吃点什么?”

马丁打断了正忙碌的贝蒂。

“呃……”

贝蒂想了想,刚要开口,马丁就笑着说:“随便?”

“哈哈!”

贝蒂笑着点头:“你知道的,随意做吧,我相信你做的我都爱吃。”

马丁摇头:“你的信任让我压力好大,万一作出你不爱吃的可怎么办。”

“没关系,我都会说爱吃。”

贝蒂笑着摆了摆手,示意他别站在这里碍事,可以滚蛋了。

“好吧,半个小时后吃饭,说真的,你该休息一下了。”

马丁见贝蒂根本没听,无奈的耸耸肩,进了厨房。

他觉得自己在厨房里摆弄厨具的状态,应该能跟贝蒂操作实验设备的样子有一拼。

都很专业。

冰箱里翻了翻,马丁决定做一锅番茄土豆肥牛汤。

贝蒂的胃口不大,所以马丁完全按照自己的饭量准备,只是多加了个番茄。

汤锅煮上的时候,再下两碗面。

最后用麻酱调了一些蘸料,至于蘸着肥牛吃,还是做成麻酱拌面,就看心情了。

公寓客厅里唯一的一小块空地被摆上了桌子。

热腾腾的汤锅和面条端上来后,贝蒂也没心思继续实验了。

“本来不饿,一闻这个味道就流口水了!”

贝蒂靠在椅子上,一脸陶醉的闻了闻满屋飘香的味道,随即起身去洗手。

马丁用麻酱拌了一碗面,又用汤泡了一碗面。

然后向贝蒂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来吧,选一个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贝蒂看着两大碗面,翻了个俏丽的白眼:“你当我是猪么,我连半碗都吃不了,给我再拿个碗。”

每样尝一口是个不错的选择,因为这两种面都很好吃。

看着贝蒂吃得香,马丁也来了胃口,“呼噜呼噜”的吃起来。

这时,房间里又响起了“哗啦呼啦”的声响。

马丁一怔,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,一只老鼠正在笼子里乱撞。

“杰瑞怎么了?我记得它的腿都被夹断了。”

贝蒂用汤勺给自己盛了大半碗的肥牛和土豆片,毫不奇怪的说:“我用了布鲁斯的血清,刚才那只断腿很快就恢复了,很神奇,但是有些暴躁,这是明显的副作用。”

马丁为它默哀两秒钟。

他知道,贝蒂心里已经给它判了死刑。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