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爆发的马丁

好书推荐:

马丁的公寓内。

“啊哈,贝尔你真棒!是我要的杰瑞,杰瑞!”

贝蒂一把抱住橘猫,在他的头上挠了几下。

自从给父亲用过血清后,贝蒂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起来。

早上很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跟橘猫贝尔说自己需要一只老鼠,还用画册和录像解释。

贝蒂以为自己的耐心发挥了作用,产生了奇迹,让贝尔听懂了自己的意思。

贝尔其实早听懂了。

他只是懒得去抓脏兮兮的老鼠,后来实在被吵得太烦,就出去抓了一只。

正煎饼的马丁听到贝蒂的话,大声抱怨:“嘿!亲爱的,你不要总说什么杰瑞,要亲手处死的东西,起个名字会让我感觉好变态!”

“喵!”

贝尔赞赏的看了眼马丁。

难得你说一句好听的话。

今天的铲屎官看起来还算顺眼。

马丁举着铲子,怔怔的看着悄无声息路过的橘猫。

他竟然在一瞬间看懂了贝尔的意思!

就是那种朕心甚慰的眼神!

哎呀我去!

真成精了!

呲呲呲——

一阵刺鼻的焦糊味儿。

马丁惊慌转头,举起煎锅,把已经变成黑色的薄饼铲到垃圾桶里。

今天休息,虽然不用上班,但是还有一项重要工作。

两人要把大部分实验器材和材料搬家。

贝蒂家二楼的一间卧室已经完成了简易的改造。

唯一缺少的实验鼠也在贝尔的贡献下准备好了。

正整理器材的贝蒂突然又想起什么,道:“亲爱的,今天的煎饼卷肉很好吃。”

“多谢,这种夸奖我永远也听不腻。”马丁对她挤挤眼。

“那不如多做几个卷饼带走,又要搬家又要做实验,我觉得很可能要错过午餐。”

马丁想了想,点头:“到时候用卷饼应付一顿也不错。”转身去冰箱取薄饼。

超市里的半成品薄饼,直接放锅里煎,勤着翻面,三分钟就能煎好一张。

卷的肉就是牛排煎好后切的牛肉条,再炒个土豆丝,中午饭很快备好。

两人这天果然一直忙到了中午。

三个卷饼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,两人一猫的午饭。

下午还要去公寓把血清移过来。

这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步骤。

为了保证血清状态,两人用了保温箱,里面放了很多冰块。

马丁捧着保温箱,小心翼翼的从公寓里走出来。

可有时候越是小心,越容易出现意外。

“嘿!美女!要去野餐么?一起去啊!”

一辆车路过公寓楼路口,突然停下,车窗里探出一个带着墨镜的黑哥们,对贝蒂吹着口哨。

马丁皱眉,抬着保温箱的手紧了紧。

贝蒂在后面推了下马丁,轻声道:“别理他们。”

马丁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。

两人正要走,却见这辆福特轿车掉了个头开进小巷,在两人面前驶过。

经过两人时,另一个车窗也打开,一个带着金链子的黑哥们探出脑袋,大笑着对两人比划着:“嘿!白人靓妞!冰镇啤酒可不过瘾!要不要来点杂草,会让你们的野餐更狂野!”

小巷前面是个死胡同。

福特车又缓缓的倒车。

马丁听到金链子的话,脸上一抽,一股怒火在心里升起,猛地转身,在轿车倒车靠近时,一脚踹在了后面的轮胎上。

砰!

一声爆响!

烟尘四起!

贝蒂尖叫一声。

福特车停下,里面的几个混混惊慌的开门下车。

“噢!谁特!”

“怎么爆胎了?”

“路上有钉子?”

“该死的!”

“没事,走吧。”马丁对贝蒂轻声说了一句,带着她转身离去。

走过金链子身旁时,马丁轻笑道:“相比杂草,我还是更喜欢冰镇啤酒。”

小巷对面的公园里,长椅上坐着一个刚晨跑完的寸头青年,嘴里嚼着口香糖,耳朵里塞着耳机,似乎在听着音乐。

当那声爆响传来,寸头被吓得一愣,嘴里的口香糖都直接咽了下去。

他伸手用力捏着喉咙,又按了下耳机,声音难受的说:“嘿,上尉,你知道谁能一脚把轮胎踢爆么?我眼前就有一个。”

一辆军用悍马车内,上尉看了眼身旁照着镜子的罗斯将军,大声道:“谁让你看爆胎了!贝蒂和她男友还在么?”

寸头青年用力咽了下口水,缓解一下吞掉口香糖的不适,道:“刚上车,应该是要去贝蒂在郊外的住处。”

“收到,好了。”

上尉放下电台耳机,转头看向罗斯将军:“将军,我们跟过去?”

罗斯将军点头,又问:“我现在的发色怎么样?”

上尉认真看了一眼,才发现将军花白的头发有些泛灰,迟疑着道:“将军染发了?发色不错,不过好像有点掉色。”

罗斯将军哈哈大笑,收起镜子,拍了下前面的驾驶位:“走!”

那天见了贝蒂后,他一直好奇女儿给自己喝了什么东西,监控里也看不出什么。

直到今天早上,已经过了两天,他才发现自己新生的发根都变成了黑色!

他的白发即将变黑!

返老还童!

或许还能增加寿命!

这是伟大的基因成果!

而且很可能是自己女儿的成果!

罗斯将军的双眼放出光芒:“没错,绝对不会是班纳父子的!”

那对父子都像脑袋进水了一样!

怎么可能搞出这种伟大的产品!

……

怀里抱着“伟大产品”的马丁,把保温箱放到车后座上后,松了口气。

贝蒂担心马丁的情绪波动,主动要求开车。

进入出城的道路后,一下子安静了许多。

贝蒂看了眼马丁:“感觉还好么?”

“还不错,尤其是踢出去那一脚之后。”

马丁说完,又回味的啧啧两声:“很爽!”

“暴力狂。”

贝蒂翻个白眼不理他了。

没多久,马丁忍不住又开口:“我记得你家北面有条河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马丁活动了一下手腕:“之前我就发现,发泄出来不仅有助于平复情绪,还能增强力量,所以我每天晨跑,但刚才我感觉,跑步的运动量或许足够,但是还不够激烈,懂么?激烈!”

“你想游泳?”

贝蒂无奈道,“那没必要找不安全的河流,可以去学校游泳馆,说不定会被体育学院看中聘你当助教呢。”

马丁摇头:“不是游泳,而是找个水流湍急的地方,比如瀑布,在那里打拳或者运动,水的冲击力会有很大的额外压力。”

他一脸憧憬的摆了个功夫的起手式:“很多传说中的大侠,都是在瀑布或湍流中练成了绝世武功,说不定我也会成为美国的武林高手。”

贝蒂耸了耸肩:“我们习惯叫超级英雄,什么江湖、武林这类东西我们不是很理解,那些武侠的行为也很奇怪,不过听说很酷。”

“是的,很酷。”

马丁无奈的点头,文化的差异确实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清。

随后,搞研究、做饭、锻炼身体。

下午很快就过去,太阳渐渐偏西。

两人吃着贝蒂做得烤面包,喝着咖啡,享受着落日的余晖。

“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。”

贝蒂看着西面天空上瑰丽壮阔的晚霞,轻声发出感慨。

“没错,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幸福的时刻。”

马丁端起咖啡,装模作样的跟贝蒂碰了下杯子:“干杯!”

贝蒂被马丁的样子逗笑:“如果是红酒,还真的很浪漫。”

马丁连忙摇头:“喝酒就算了,下午本来想去沿着河流跑步,但是收拾院子就花了不少时间,没有消耗体力,我真怕酒后失态。”

贝蒂妩媚的轻笑:“失什么态?”

马丁摆出一脸凶相:“变成大灰狼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吃掉你!”

贝蒂娇笑着看向马丁:“那现在呢?看上去也很吓人。”

马丁正襟危坐:“现在还能忍,可以等天黑再吃掉你。”

贝蒂掩嘴笑起来。

虽然是在开玩笑,但是马丁有一句话是真心的,这确实是他心中幸福的样子。

平静而安宁的生活。

他很希望这份幸福和平静能一直保持下去。

可惜,天还没黑,他还没有变成大灰狼,这份平静就被打破了。

吱吱——

两个急促的刹车声。

两辆军车停在了别墅外。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