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爱你屎大颗

好书推荐:

“我是托尼·斯塔克。”

马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一愣,连忙招手把正在做实验的贝蒂叫过来。

“有人么?马丁?”电话里的斯塔克问。

马丁忙道:“我在,你真的是那个斯塔克?”

贝蒂一听,惊讶的问:“是经常上电视的那个花花公子?”

斯塔克轻佻的声音响起:“让我看看,罗斯将军的女儿,美丽的伊丽莎白,听说你跟将军的关系一般,不过无所谓,我跟他关系也一般,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搞出二战以来最接近成功的血清,或许我们在这方面会有一些共同话题。”

“谁告诉你关于血清的事?”

马丁突然问。

先后两个间谍的出现,让他心里非常警惕。

斯塔克没问题,但他的消息来源很可能有蹊跷。

斯塔克轻笑着说:“我花了一千万,从罗斯将军那里要来了你的电话,当然,我本来也能查到你的电话,但是我们都知道,这种事必须要那个老家伙点头。

噢,对了,听说他最近身体不错,所以我也想试试。

你知道的,有时候又要应付那些热情的女孩子,又要在实验室里熬夜,身体负担比较重。”

贝蒂突然没了兴趣,摇摇头,低声道:“还真是个花花公子,我先去忙了,你跟他谈吧。”

马丁对贝蒂示意“交给我”,继续道:“我们都明白,罗斯将军不可能打给你电话主动告诉你血清的事,而你的斯塔克集团跟罗斯将军没有直接联系,所以,能告诉我是谁向你透露了消息么?”

斯塔克似乎沉默了一下:“我有个关心我的叔叔。”

马丁恍然,那个大反派叫什么来着?

“奥巴代亚。”

马丁还在回忆剧情时,斯塔克说出了这个名字。

马丁点头:“没错,奥巴代亚·斯坦,他替你处理军方订单,不过他告诉你这个消息,应该不只是关心。”

斯塔克好笑的说:“没错,或许他希望我能破解你们的血清,这样他也可以给自己用了。”

马丁也笑了笑:“既然将军同意了,只要你出一个让我心动的价格,我会把血清交给你,而且你破解的可能性很小,剂量也不够你用作实验。”

斯塔克又恢复那种轻佻傲慢的语气:“你怎么证明那种东西是安全的?我可是在卫星上看到了那种绿皮怪,还是一大群,如果把视频放到网上,恐怕人们会以为外星人在攻打地球,不管怎样,我绝不想变成绿皮人,你明白么?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!”

对于这种问题,马丁和贝蒂早有准备。

“定金打过来,先给你实验报告,另外还要签一份保密协议。”

马丁等了几秒没有回应,“斯塔克先生,还在么?”

斯塔克道:“让我们抓紧时间,看看你的公司账户和邮箱,尽快给我回复。”

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马丁看着直接被挂断的电话愣了下,然后撇嘴骂道:“该死的屎大颗!”

“他是出名的嘴臭。”贝蒂笑了笑,“所以我懒得跟他说话。”

马丁摇了摇头:“电脑呢?让我查查账户,如果他给我打钱了,我就决定原谅他。”

几分钟后。

马丁兴奋的喊:

“贝蒂!亲爱的!我们有钱了!”

“难怪那些模特都喜欢这家伙,真是大方啊!”

“屎大颗!爱你呦!”

贝蒂快步走来,看着账户上的一连串“0”,也高兴的搂着马丁的脖子:“这只是定金?看来我的新实验室可以筹建了!”

一千万!

马丁感慨:“不愧是不差钱的主,对这位来说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。”

最重要的是,马丁并不知道这种血清的“市场价”。

所以他没有主动要钱。

他相信以斯塔克的傲娇性格也不会斤斤计较,肯定会给自己一个公道价格。

一个定金就一千万。

总价至少也有两千万吧……

贝蒂看过定金后也有点小兴奋,将整理好的实验报告发给斯塔克,同时嘴里也不住的说着话:

“我们虽然没有搞懂具体反应过程,但大体的强化原理已经比较清楚,唯一缺失的就是强化方向的区别,我的强化偏向智力,而你的偏向身体,它的原因和原理是整块拼图中唯一空白的部分。”

“看来你今后的研究方向已经有了。”

马丁看着贝蒂打开的保温箱:“如果可以,我很想继续强化身体,至少能让我的身高配得上你的高跟鞋。”

贝蒂轻笑一声,正要拿出一瓶“F2”,马丁的手机响了。

“嘿,伙计,告诉你的女朋友,她是世界上最棒的姑娘!”

里面传出斯塔克的大笑声。

“我替她感谢你的赞美,她有多棒我很清楚。”

马丁语气亲热,但却连翻了两个白眼。

被一个花花公子如此热情的夸奖自己的女友,绝对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。

“那些无所谓,我只想说,我的命很贵,没有足够的临床试验,我没法相信你们的结论,最重要的是安全,懂么?至少你要向我证明这是你们给罗斯将军用的那种血清,而不是沃森博士改进的绿皮战士血清。”

马丁听着这家伙傲慢的话,心里冷笑,却依旧用亲切的语气说:“我们会给你更详细的血清资料,希望你能看得懂。”

这次,是马丁挂了电话。

他报了上次“被挂电话”的仇。

另一头的斯塔克瞪着眼睛一阵失神:“贾维斯,我不是在做梦吧?竟然有人挂我的电话!”

“你没有做梦。”

斯塔克看着邮箱跳出来的新消息,一脸不高兴:“让我看看这东西究竟有多难,别让我看出他是个骗子,否则我一定拆穿他的把戏!说不定老罗斯只是染了发,嗯,没错,最多做个拉皮。”

这一看,他就完全陷入进去。

另一边的贝蒂也同样陷入了实验报告中,不过她犯愁的是如何应付自己老爹。

马丁端过来一杯咖啡,笑道:“怎么了?你可是世界上最棒的姑娘,还有什么能难得到你?”

贝蒂笑着斜了他一眼:“别跟斯塔克学坏了。”

她接过咖啡,轻轻的喝了一小口。

“我们已经成了军方的技术供应商,如果不提供后续的血清或试剂,他们不会支付我们太多经费,可我又不想随便给他们S3血清,至少不想立即给。”

说着,她笑了下:“看过斯塔克的定金,我就知道军方太抠门了。”

马丁摇摇头:“亲爱的,你的思路错了。”

在贝蒂惊讶的目光中,马丁指着冰柜的下方:

“那里还有很多没动用的T系列血清,我知道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暂时没有实验价值,但是军方的实验室不知道,或者说,他们有足够的人力和资金去做更多的实验,走点弯路也不怕。

对了,我记得你已经搞出了不少种类的特殊试剂?”

贝蒂很快答道:“四种,目前有用的只有两种。”

马丁晃了晃手指:“别管有没有用,我们又没做实验,万一用它们配出来的T4血清有用呢?”

贝蒂挑着眉毛:“所以,我已经有了四份实验报告和血清样品。”

马丁摊摊手:“一个月交一份,再随便找两种其他配制方案,这足够我们拖半年了,我猜至少能拿到一百万经费,不是么?”

贝蒂笑着摇头:“我从没想过还可以这样写报告,不过似乎没问题。”

马丁挤了挤眼睛:“你以为种花家为啥每年能出那么多论文,这也是科研,说不定运气好还能出点有用的成果呢。”

贝蒂忍不住乐了:“做梦吧。”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