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卤蛋,真不是个好蛋!

好书推荐:

马丁感觉斯塔克给自己的增高鞋太“高”,自己用工具稍微调低一点,虽然弹跳效果降低,但穿着比较舒服了。

他还把钛合金靴子的表面刷上了仿皮质油漆。

现在打眼一看,就是一双霸气的大皮靴。

“这样还不错。”

贝蒂看着马丁现在的身高,满意的点点头:“太高了我看着别扭,我们现在出发?”

她一直惦记着自己未来的实验室。

马丁满意的穿上“战靴”,对已经有些等不及的贝蒂道:“戴上贝尔,我怕遇上危险。”

贝蒂迟疑的回头,看向冰箱:“血清怎么办?”

“刚才晨跑的时候遇到了绿胖小队,还跟他们队长比了两千米,嗯,没穿战靴跑不过他。”

“布朗斯基?”

贝蒂恍然,“那好吧。”

有罗斯将军的雷霆战队暗中看守,如果还能丢东西,那留贝尔在这里也意义不大。

就像昨天,虽然贝尔能轻松留下两人,但它毕竟是一只猫,只要对方不怕死,有很多办法拿走想要的东西。

随后,贝蒂发现马丁带过去的工具和装备有些多。

“这是什么?检测信号的设备?你早上不是约了安保公司检测么?”贝蒂好奇的问。

“安保公司靠不住,我也是打完电话才想通。”

马丁关上后备箱,直接进了驾驶室,然后对贝蒂一个飞吻:“嗨!美女,来一场公路旅行怎么样?”

贝蒂美滋滋的点头,开门坐上车,拿起手里的袋子:“我带了水果、饮料,还有我男朋友早上做的汉堡。”

马丁一脸夸张的表情:“你男朋友手艺真不错,他一定很棒!”

贝蒂哈哈笑了起来。

喵~!

“哦,抱歉,贝尔,来我这里。”

贝蒂听到了车外橘猫不满的叫声,连忙打开车窗。

贝尔在车下轻巧的一跃,直接越过车门跳进了贝蒂怀里。

两人不急着赶过去,一路欣赏沿途风景。

快到实验室时,安保公司的工作人员给马丁打来电话:“你好,金先生,我们已经在你说的地点了,但是门口的保卫不让进。”

“你们等着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马丁淡淡的说道,又问:“你们来了几个人?”

“只有两个,按照先生的要求,我们专门负责检测是否有影响安全的电子设备,其实也不需要太多人。”

“好,十分钟就到。”

贝蒂见马丁挂了电话,问:“既然怀疑他们有问题,为什么还要用?你不是打算自己检测么?”

马丁点头:“没错,我自己来,但他们依然有用。”

两人到了实验室,没有理会被士兵拦在外面的一辆面包车,先开车到了实验室大门,随后马丁自己走到路口。

“你们两个分别干还是一起?”

马丁看着门口两个穿着安保公司马甲的家伙问道。

“我们一起进去,他帮我拿设备。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
“还是一个人吧,我帮你拿。”

马丁不由分说的把沉重的背包抢了过来,对旁边年轻的大兵打了个招呼:“帮我看着,伙计!”

“好的,长官!”

两名安保目光交流了一下。

一人说道:“好吧,我在这里,你尽快结束。”

另一人点头,跟马丁说:“那我……进去了?”

马丁一直用看守犯人的眼神盯着两人,自然也注意到两人的眼神交流,不过这不能说明什么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

马丁歪了下头,“你走前面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没有我允许,不能上二楼,所有操作都要在监控摄像下,不许上厕所。”

马丁淡淡的说道。

安保人员嗯了一声。

走到门口。

安保突然不好意思的一笑:“那个,金先生,我突然想起来好像少拿了一样检测设备……”

“走吧你!”

马丁咧嘴一笑,掐着对方的脖子,把这个比自己高了半头的白人大汉直接按到门内。

这时,外面响起了汽车尖锐的轮胎摩擦声。

然后是两声急促的重机枪响。

砰!

砰!

一直面色如常的白人安保浑身一僵,终于脸色难看起来,额头瞬间出了一层白毛汗。

“先……先生,我只是接了个安保评估和设备检测的任务,我没有恶意!”

马丁笑着推了他一下,让正要转身的安保一个踉跄进了屋内。

“那就开始吧,这里监控比较多,别让我回来看到你干了不该干的事,我去看看你的同事是不是还活着。”

马丁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看着对方腿软的模样,冷笑一声,转身出了门。

“怎么了?”

马丁看到安保公司的面包车已经被打掉了一个轮子,车后风挡玻璃也碎了。

从机枪位上下来的年轻大兵一脸委屈,正被同伴安慰着,看到马丁过来,苦着脸道:“我只是想把他拦住。”

马丁打量了这名士兵一眼,又看了看面包车的样子,透过风挡上碎裂的破口,也看到了里面那个没进去的安保人员已经趴在方向盘上,驾驶位前喷溅了大片的鲜血。

这个角度和距离,应该不是故意的。

马丁也拍了拍士兵的胳膊:“这不是你的错,我如果是你,就干脆把车打成渣,这样能给调查人员减少点工作。”

士兵苦笑着摇摇头。

马丁回到实验室,看到这名安保正心不在焉的拆卸设备外壳,很明显已经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

“你同伴死了,不用悲伤,我保证他没有任何痛苦。”

马丁慢悠悠的道:“但你就不一定了。”

白人安保惊慌的起身:“不!你不能这样!我要离开!”

马丁冷笑着按在他的肩膀上,脚下一绊,就让对方的脑袋朝设备摔了过去。

“别摔死了。”马丁拉了一下他的衣服:“你太不小心了。”

白人安保被拉了一下,虽然没摔重伤,但大脸却在设备外壳上摩擦了一下,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“你没权利……呜……”

马丁乐呵呵的道:“不,我这是在救你!我没权利救你?当然有!我不想你死!死在这里太不吉利了,或许你可以选择和你的同事一样,去外面被重机枪打死,没有任何痛苦,我保证!”

说话的时候,手上动作不停,继续在设备外壳上摩擦着对方的大脸。

摩擦啊,摩擦……

“呜……你不能……我只是收了一点贿赂!你不能!”

白人安保试着反抗了一下,却发现自己平日里引以为傲的肌肉,在对方的小身板面前竟然毫无抵抗力!

他终于忍不住说出口了。

马丁揪着对方的后衣领,把他拉了起来,拉起来时衣领紧缩,又把白人安保勒得一阵猛咳。

“别咳了,说吧,谁的贿赂。”

“我的同事,就是刚才你打死的那个!他只是收了实验室原本负责人的一点贿赂,当然也分了我一些,只需要我们检测的时候说没问题,对方只是想卖个好价钱!我们没有恶意!你不能为了几百万就让两条人命消失——噢——”

马丁给对方的肚子上来了一个小拳拳。

他需要一点安静的时间思考,让对方先弯腰干呕一会儿。

“我记得原本实验室的负责人是叫什么安德烈?一个科学家?”

马丁皱眉问。

安保人员终于缓过气来,摇头道:“那个人不是科学家,是个项目负责人,据说是政府机构的一个代表,我不知道他叫什么。”

“我是今天早上给你们打的电话。”马丁又道。

“他们就在你打过电话后联系上了我的同事。”

马丁挥挥手:“继续干活,我会支付你们的酬劳,别偷懒。”

“我……好吧。”

白人安保屈服了。

马丁拿着手机想了想,罗斯将军肯定知道那个机构,不过问他不一定有用,那个倔老头不会告诉他任何涉及机密的事,而且他也怀疑那个老家伙能不能记得那些不起眼的“小人物”。

最后,马丁还是给沃森博士打了个电话,他觉得沃森博士肯定知道这种大型实验室的情况。

果然,马丁问到了一个名字。

“希特维尔?”

马丁立即感觉似乎有些耳熟,没多想就给科尔森打过去电话。

“喂?这么快又给我打电话了?”

科尔森有些气喘的道。

“呵,这次没有枪声,不过你在干什么?”马丁侧头看了眼日上三竿的大太阳,“燃烧你的卡路里?”

“你打过来电话就是闲聊的?”科尔森语气有些急促起来。

“问你个人,希特维尔是你们的人吧?”马丁直接问道。

“是的,他怎么了?”

科尔森紧张起来,他清楚的记得,局长刚刚让他小心希特维尔。

“把他的地址告诉我,另外,告诉卤蛋,他真不是个好蛋!原来这个实验室是你们的合作方!卤蛋在用我试探他们!”

马丁刚要挂电话,怕对方不给地址,又威胁道:“如果不给地址,我就去拆了你们的老巢!”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