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九头蛇查水表

好书推荐:

“你对中餐感兴趣,是因为马丁?”

佩珀好奇的问。

“没错,在学校的时候他经常给我做一些奇怪的食物,但很好吃,后来我知道很多都是中餐。”

贝蒂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。

“听着很浪漫,如果你们都是学生,就更甜蜜了。”佩珀笑着说,“他就是靠这个追到你?”

“也许吧。”

贝蒂笑着摊摊手,“感情的事,谁说的准呢。”

“不错,只比芝士汉堡差一点。”斯塔克吃了两个饺子,满意的点点头,“所以,马丁对中餐感兴趣,是因为你的外祖母是华裔?”

马丁怔了一下,他都忘了这件事。

“或许吧……你调查过?”

他只是随意一说,但话音一落,却突然感觉到周围气氛有些凝滞。

斯塔克张了张嘴:“呃……你知道的,其实,就是……”

马丁也反应过来,说别人调查自己,在这些美国佬眼里可能是一种比较严重的指责,涉嫌侵犯隐私和人权。

而斯塔克也确实嘴贱的问过贾维斯。

这就不是开玩笑了。

马丁笑了笑,道:“那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斯塔克尴尬的点头:“你说。”

马丁笑呵呵的问:“我需要确定一件事,我和贝蒂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?”

噗~!

除了马丁的三人都笑喷了。

贝蒂哭笑不得的拍了马丁一下:“就算是,也是姐弟!”

佩珀用力捂着嘴,怕自己会失态的大笑。

“哈!实际上……”

斯塔克刚开口,就意识到这只是马丁的一个玩笑,根本不需要回答,转而耸耸肩:“实际上如果你们是姐弟,才更有意思。”

四人的小聚,从打架开始,又在轻松中结束。

午餐后,各自回归了繁忙的状态。

斯塔克有了战甲的改进思路,尤其是新的反马丁战甲。他想到某种结构,如果能限制马丁的活动,会让自己更容易取胜。

佩珀要在托尼当甩手掌柜的时候掌管整个斯塔克工业的事务,尤其是消除奥巴代亚和拆分武器部后的负面影响。

贝蒂则开始了新一轮的“活力药剂”实验,顺带给给马丁测试新的身体数据。

最闲的就是马丁了。

测试过数据,发现自己最大爆发力已经超过四十吨,顿时心满意足了。

再量过身高,发现自己还不到一米七六,又有点惆怅。

这次强化对身高影响的有点小啊!

测试后他也没有彻底闲着,有人陆续到访。

先来的是布朗斯基,为了约定的“活力药剂”。

马丁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家伙了,军营里比自己还矮的大兵可不多。

“这东西叫什么?像是游戏里的回复药剂?”

布朗斯基看过贝蒂写的简易说明,已经双眼冒光。

“这又不是打游戏,我觉得你可以叫它鸡血药剂。”

马丁笑呵呵的说道。

布朗斯基无奈的撇撇嘴:“说点我能听懂的,OK?”

“打鸡血用来形容人的情绪很亢奋,有点搞笑的意思,不过我觉得很不错,不是么?”马丁耸耸肩。

布朗斯基收起试剂:“好吧,随你,我回去试试你们的鸡血。”

活力药剂的名称,就这样被马丁随意的定了下来。

布朗斯基走后,一辆印着供水公司名称皮卡到访,下来两个身着工装的水管工,上门检修水管。

马丁让他们在门口稍等,查了下记录,发现每年这时候确实都有供水公司的人来,但他总觉得这两人很可疑。

随后,他热情的把两人迎进来,拉着两人到了大厅。

“你们辛苦了!我这儿也没钱给你们小费,这样吧,咱们一起喝两杯,先别急着干活。”

马丁不由分说的把两个工人拉到桌子上,一人塞了一瓶酒,超市刚买的70度伏特加:

“来!喝!”

一个高个子工人哭笑不得:“我们是检修工人,上班不允许喝酒,而且在这里耽搁时间太长了会被扣工资。”

马丁满脸不在乎:“就说这里水管出了问题,直接修理!如果你们需要,我给你们写一封感谢信,只要你们陪我喝好了!”

矮个子工人眼神有些飘忽:“我们真不能在这里喝酒,上个月我就被怀疑偷懒,被扣了工资。”

马丁满脸大气的一挥手:“扣你多少工资,我给你补!别看我没钱,我女朋友有钱!直接用银行账户打钱!坐下!喝!”

两人有些傻眼,刚才两人已经试过挣脱,却根本脱不开身,现在更是被直接按在座椅上。

高个工人无奈的一笑:“那就喝点吧。”

矮个工人也干笑着:“少喝点。”

“吃饭了么?”

“喝!”

“今年大多了?”

“喝!”

“有对象么?”

“喝!”

马丁这个老宅男哪会什么劝酒,只是笑眯眯的尬聊,然后软硬兼施的灌酒。

两瓶伏特加很快就见底了。

随后他发了个手机短信,让贝蒂带点东西下来。

没过几分钟,贝蒂就从楼上拎着一瓶酒施施然的走了下来,笑着对两人道:“马丁很少这么高兴,希望你们喝的痛快。”

高个子已经满脸涨红,舌头有点直了:“我要是被扣了钱,你可别忘了给我补上,马丁可是答应了。”

贝蒂微笑着点头:“玩的愉快。”说完就上了楼。

马丁很快又把这瓶酒劝进去半瓶。

噗通~!

噗通~!

马丁看着趴在桌子上哼唧的两人,打了个电话:“亲爱的,下来吧,我都有点晕了。”

贝蒂小跑着下楼,笑呵呵的说:“我都听到了。”

然后很有兴致的先给马丁检查了一下瞳孔:“你比布鲁斯抗药性差多了。”刚才她拿下来的酒里,掺了一些药剂。

马丁翻了翻眼睛:“那家伙满身叶绿素,我怎么能和他比。”

“这只是吐真剂,不应该这么快晕倒,看来你真把他们灌醉了。”

贝蒂确认了马丁没事,就检查了一下另外两个水管工,然后好奇的看向马丁:“说吧,你打算怎么审讯?”

马丁想了想,走到两人中间,俯身低声道:“HailHydra!”

高个子工人浑身一颤,闭着眼睛动了动嘴唇。

马丁瞪着眼,看到了他的嘴型分明也是想说“HailHydra”!

“麻蛋!我还以为矮个子的这家伙有问题,没想到是他!”

贝蒂惊奇的问:“你说的什么?这么快就问出来了!”

马丁耸耸肩:“暗号,法xi斯万岁!”

贝蒂捂着嘴惊呼出声:“这个年代还有法xi斯?”

“这不就是!”

马丁揪着高个子工人的衣领,拖到了门外,连续的“咔吧”几下,把对方的手腕和脚踝都捏碎。

随后又带着对方的工具包和外套回来,他看到贝蒂正跟矮个工人说着什么。

“你也在审问?”

贝蒂在嘴唇上竖起食指,又对矮个工人道:“他让你做什么?”

矮个子工人眯着眼睛晃脑袋,呜呜的说道:“没让我做什么,只让我不说,事后给我一千美刀。”

虽然话音很不清楚,但两人已经明白了意思。

贝蒂道:“刚才那家伙要在水管上安装一个窃听器,让他不要说。”

马丁恍然:“他心慌了,所以才漏陷,也让我觉得他有问题。”

贝蒂在高个子的工具包里翻出了一个小仪器:“我们已经屏蔽了信号,窃听器有什么用?”

“信号也可以用电流顺着水管传输,他们可以在一公里外的水管上安装接收器,就能实现监听我们的声音,当然,效果肯定不会太好。”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