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你竟然敢不怕?!

好书推荐:

“九头蛇亡我之心不死哇!”

马丁有点郁闷的想着,这就叫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在他的提醒下,卤蛋已经大搞内部调查,结果九头蛇还有余力派人来监听自己。

如果不是自己不按套路出牌,说不定真就中招了。

“这监听器是安装在水管内部!”

贝蒂也研究了一下这个小仪器,随后啧啧称奇,“被他们安装成功了,还真不容易发现,这是他们在琢磨我们的药剂?”

马丁点头:“他们肯定有自己的情报,觉得我们没有把全部血清卖出去,或者觉得我们有研发潜力,值得冒险监视。”

贝蒂看着窗外被马丁扔在公路边上的高个工人,心里有些复杂:“他们太过分了!”

“你不觉得我过分就好。”马丁道。

贝蒂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那个人可能活不了多久,你留着他还想利用一下?”

马丁惊讶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?我家贝蒂竟然能想到这点!”

贝蒂笑着翻了个好看的白眼:“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我已经能猜到了。”

马丁指了指远处的公路:“刚才给科尔森打了电话,很快就到。”

没多久,公路的地平线上,就有了两个黑影飞驰而来。

被发现的间谍就是“定时炸弹”,不论是坑神盾局,还是坑蛇盾局,马丁都很乐意。

科尔森让人把那名痛哼着的高个子工人抬上车,然后苦着脸对马丁说:“也许我不该这样说,但是每次来找你都没有好事,这次感觉也不会太平。”

马丁摊摊手:“你们应该庆幸,每次遇到我都能分辨出敌人,我都说过不止一遍了,你们真应该给我劳务费。”

科尔森侧头看了眼马丁身后的客厅:“那位水管工先生没问题?”

马丁回头看了一眼:“他应该只是贪小便宜。”

科尔森见手下已经离开,低声问:“我能问一句么?你是怎么分辨的?这对我很重要。”

马丁奇怪的道:“你们不用吐真剂么?”

科尔森一脸无奈:“如果这么简单,我还会天天愁得睡不着么!你看看我的头发又少了!对我们来说,最关键的是用吐真剂之前。”

也是,用了吐真剂也要有人审讯,可审讯的人都有问题,吐真剂又有个屁用。

马丁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又指了指装着高个工人的神盾局面包车:“那就是你们没脑子,伙计,我本来觉得你还算聪明,但是看你这样子,应该是被卤蛋带傻了。”

科尔森顺着马丁的手指看过去,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挥手大喊:“离开!离开那里!”

轰——!

神盾局的黑色面包车突然爆开,烟尘四起,火花喷涌,油箱直接燃起一团火。

好在车里的人一直在戒备,听到科尔森的喊声就向外跳。

只有一人想拉着那名水管工间谍,被炸伤了后背,结果水管工没拉出来,在车里被大火吞噬。

“怎么了?”

贝蒂跑到门口惊呼。

马丁摆摆手,示意她先进去:“没事,一会儿就好,帮我找个急救包。”

科尔森跑过去,痛苦的拍了拍头:“该死!怎么会这样!”

“我先看看监控,一会儿再来。”马丁对科尔森喊了一声就跑回客厅,打开电脑,回放了一下画面。

“后面的两个轮胎先爆炸了!”

马丁放慢播放后,立即就看到了问题所在,连忙跑出门,先在自己扣下的那辆黑色大吉普的轮胎上踢了两脚。

听不出来什么。

又跑到科尔森开过来的那辆大吉普旁边,踢了轮胎几脚,听着声音明显没刚才那么“空”,立即就放心了,高兴的大喊:“嘿!科尔森!你这里有炸弹!”

科尔森听到马丁开心的声音,本来也想笑一下,结果立即反应过来,刚要跑过去的脚步一顿,脸上僵住,回头看着自己的几个手下。

马丁走过来,一脸欣慰的拍了拍科尔森的肩膀:“还好,你脑子坏的还不彻底,需要我帮忙么?”

这时候你跑过去,直接就会被人炸死。

科尔森忍着给他一拳的冲动,我车里有炸弹,你高兴个屁!

谁特!

他面色凝重的低声道:“当然!我知道这里被你信号屏蔽了,所以不是远处遥控,应该是他们中的一个近距离引爆,最先跳下车和受伤最重的都有嫌疑。”

马丁却摇摇头:“你没时间再回去调查,必须立即找到线索,我先确认一下,刚才的爆炸是近距离遥控,而不是按个按钮之类的就引爆?”

科尔森摇头:“我知道这次会很危险,来之前亲自检查了车辆,不会有那种按钮,并且这两辆车也是随机挑选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脸色黑了下来。

马丁嘿嘿一笑:“你可别变成卤蛋的黑脸,我建议你回去把神盾局所有的车都扔了,为了不给二手车公司增加危险,都给我就行。”

科尔森突然高声道:“把你们的手机都拿出来!”

马丁摇摇头,对面面相觑的众人道:“把你们的所有衣服都脱下来,包括内裤!别让我说第二遍!一个一个来,其他人不要动!你,就从你开始!”

他随手指了一个表情没那么惊讶的人,刚好就是受伤最重的那个家伙。

呵,光天化日之下,荒郊野外之地,一个力大无穷的汉子要你脱裤子,你竟然敢不怕?!

这可不该是你装镇定的时候。

“我……我手够不到……”

受伤特工费劲的抬起流血的手背。

马丁笑眯眯的上前,徒手撕衣。

刺啦~!

“哦,不!”

“还挺白。”

马丁打量了一下男特工还算有型的身材,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目光落在了对方的手表上。

刚才他有潜意识的保护手表的小动作。

科尔森脸色一变,上前一把抓住手表,拽下来扔到地上,用力踩碎,露出了里面的机芯结构。

马丁算是半个专家,从碎裂的机械结构里挑出一个比指甲盖还小的东西:“微型天线,比手机里用的还小。”

科尔森连忙扑向这名特工,用力捏住他的嘴,同时对周围手下大吼:“都别过来!”

马丁看着他干净利落、毫不犹豫的动作,竖起拇指:“这才是科尔森,未来的神盾局局长!”

科尔森猛翻白眼:“弗瑞局长监听不到我们,不用拿这些话恶心他,快来帮我!”

马丁走过去,捏着挣扎的男特工的下巴,向下一拉。

咔嚓!

脱臼了。

科尔森连忙伸手从对方嘴里取出一颗铝合金壳的“毒牙”。

马丁看着他手里沾着的口水,嫌弃的后退一步:“快把他们都弄走,我可不想有人为了灭口向这里发射导弹。”

科尔森起身,擦了下额头上的汗,瞄着其他不知所措的手下,对马丁道:“我不能开着轮胎里塞了炸弹的车回去,所以,为了让我们能尽快离开,是不是把你那辆私自占用的SUV还给我们。”

马丁一滞,随后指着“炸弹车”不耐烦的道:“滚吧!这辆车我扣下了!”

我把漫威搞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