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哼,渣男!

林雨橙把孩子们送进教室,从幼儿园出来,顾晴年还在等她。

“你还等我干什么?难道让我跟你一起走呀?”

“你自己打车?”

“不然呢?”

顾晴年郁闷地看她一眼,坐进车里,小车疾驰而去。

林雨橙撇撇嘴,她想了想,还是打了孟晨宇的电话。

这个人和白鹭极有可能和孩子有莫大的关系,她不想错过这个线索,也许多接触,总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孟晨宇接了电话,之后十多分钟,他便赶了过来。

“孟师傅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林雨橙和他打了招呼,坐进车里,锁上车门。

“孟师傅挺早的,身上的伤都好了吗?”

“都已经好了,谢谢。”

林雨橙微笑,她为了套近乎,故意找话题和他说话。

“孟师傅,我上学的时候,还是您的迷妹呢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您退出了影视圈,真想听听您的故事。”她试探着问。

孟晨宇专心看着前方,沉默了一会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他其实和林雨橙一样的心思,想在和她的交谈之中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。

他感觉得到,林雨橙这个话题,是在试探他。

“对不起,孟师傅,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个话题?”

“不是,只是一言难尽,可能我不适合这个圈子吧。”孟晨宇微笑。

林雨橙:“有些圈子如果不适合的话,退出来也未必不好,只是太可惜了,您的颜值和演技,都浪费了。”

孟晨宇只是笑笑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他过了路口的红绿灯后,问道:“林小姐和两个孩子在这边生活都还习惯吗?”

“还好啦,两个孩子都安顿好了,我也找到了工作,一切都还好。”

“那就好!”

两人像闲聊一样,却各怀心思,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的琐事。

“林小姐,你从美国来,和美国的千金小姐林雨橙一样的名字,你应该不会是富家千金来民间体验生活了吧?”孟晨宇开玩笑的口吻问。

这个问题林雨橙一下子真不知怎么回答,欺骗他吧,自己的不真诚,又怎么能让他和自己说一些真心话?告诉他吧,又担心他会对外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“富家小姐来体验生活,这是小说里的情节吧,孟师傅只会说笑。”

“哈哈,是吧,主要那天是我接机,知道你是从美国来的,所以难免会联想,我还以为我那么幸运,可以认识到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呢。”

林雨橙笑道:“孟师傅失望了吗?”

“开玩笑的,当然不是,能认识漂亮大方的林小姐,也一样幸运。”

公司的大楼到了,孟晨宇停车,林雨橙下来,和他挥挥手,转身进了大楼。

根据私家侦探给他提供的消息,孟晨宇当年原本和白鹭相恋,但是白鹭却忽然怀上了别人的孩子,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是一个谜,而孟晨宇也因此和白鹭分手,那段绯闻当时在媒体闹得沸沸扬扬,白鹭成了所有人攻击的对象,相反,孟晨宇成了所有粉丝同情的对象。

但当年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?林雨晨总觉得在侦探查出来的真相背后,还另有隐情。

但孟晨宇这个人,从面相上看似乎并不坏,他当年真的只是一个无辜者吗?据说他遭遇白鹭的背叛之后,还因此得了抑郁症,他的粉丝同情他的同时,也更加对白鹭痛恨至极。

林雨橙暗暗想,难道是白鹭当年没有经得住顾晴年的诱惑,背叛的孟晨宇吗?顾晴年长得帅,又是豪门少爷,几个少女又能拒绝得了他?

她觉得自己的推测不无可能。

电梯到了,她从电梯出来,和vip电梯出来的顾晴年遇上。 她刚好在设想,顾晴年是怎样把白鹭追到手的,让人家怀上孩子之后,又是怎样无情的抛弃的,甚至到现在,提到白鹭的名字,他竟然无动于衷,所以猛的看见他,便一肚子的火气。

两人四目相对,林雨橙就像看着一个仇人似的,恨恨盯着他。

顾晴年被她盯得一头雾水,他疑惑的问:“又怎么了?我欠你的钱没还吗?”

“哼!”林雨橙剜了他一眼,转身走在他前面。

电梯里出来了工作室的几位设计师和工作人员,包括夏琳娜也在其中,他们惊讶地看着林雨橙,将他们的老大甩在身后。

“老大好。”

“老大好。”

他们恭谨颔首,让顾晴年先走。

顾晴年脸色黑沉,闷闷地大步向前,剩下大家面面相觑。

夏林娜紧锁眉头,她现在彻底的意识到,一个普通的职员,一个普通的女子,是绝对不可能在老大面前这样摆谱的,林雨橙这么傲娇,百分百她就是美国的林雨橙了!不是身份显贵,谁有这样的底气,走的那样傲慢。

她夏家已经算是海城有名望的人家了,但和林家相比,实在差的太远了,所以她绝对不敢在顾晴年面前如此嚣张。

这是为什么,她要隐藏自己的身份,到工作室来打工呢?

“林娜,走呀!”朱姐从电梯出来,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在发什么呆呢?”

“在想一个设计稿,忽然有灵感,怕灵感一下子飞了,所以仔细想了一下。”夏琳娜回过神来,信口胡扯。

“哟,这么优秀,那赶紧去电脑上做出来,一会儿我也看看。”嗯,朱姐揽着她的肩膀。

夏琳娜哪有心思做设计,她噘嘴说:“可是你猛的喊我,灵感真的飞走了。”

“那可怎么办,我岂不是成了罪人?”

两人说笑着,一起进了工作室。

夏琳娜的眼睛往林雨橙的玻璃单间里面瞟,她看到顾晴年也进去了,正和林雨橙面对面站着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她想过去偷听,但这样明目张胆地去听,似乎也太不像话了。她坐下来,心不在焉地打开笔记本,眼睛还是不住地盯向林雨橙。

顾晴年一会便出来了,脸色不是很好,他进办公室去了,砰然把门锁了。

夏琳娜和身边的人耳语:“咱们老大似乎不高兴耶。”

左边的设计师笑笑,调侃说:“你和你晴年哥哥关系好,你进去问问怎么回事,顺便安抚几句,也是给我们造福,毕竟老板心情不好,脾气随时可能会撒在我们身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