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争吵

慎君夷身边那些属下,平日里见得最多的就是穿黑色,要么就是穿土褐色,眼前这个穿得花枝招展还顶着个男人样貌的人,哪位?

慎君夷受到惊吓后定了定神,朝着莫颜拜下去道:“恕本官眼拙,娘娘您哪位?”

莫颜挥退身边的两个宫女,而后瞪着一双玲珑大眼睛看着慎君夷道:“大人,您怎么才一天就不认属下了啊,呜呜呜大人难道气属下进了宫不能陪大人了吗?”

慎君夷嘴角抽了抽,莫颜这样子实在辣眼睛。

“你把这衣服脱了。”慎君夷道。

莫颜眼睛睁得更大了,“脱,脱衣服?”

“哎,”慎君夷看不下去了,直接侧过身道,“你怎么真当了陛下的妃子,本官送你进皇宫,是想让你暗中保护陛下,你这搞得轰动王城,成为众矢之的,日后本官远在江湖,如何能护你?”

“大人不用担心属下的,属下是陛下的人,没人敢来找属下的麻烦的,大人你看,陛下对莫颜真好,送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首饰呢!”莫颜道。

“你一个男......”慎君夷觉得他以后再也不要找这么男不男女不女的当属下了,搞得最后,自己都忘了莫颜不是男人是女人。

“罢了,你好好跟着陛下,本官就先走了。”慎君夷道。

慎君夷踱步而出,莫颜看着慎君夷的背影喊道:“大人,别忘了走之前再来看看属下啊,不然属下会想您的!”

慎君夷出了凌风殿,路过了承御园。

来时承御园并没有人,可此刻有一个女子挡在了去路。女子身着宫装,看样子是宫廷中人,慎君夷仔细回忆什么人入了宫,却了无头绪,此刻那女子回过头来,慎君夷只看了一眼就行礼问道:“臣尚书令慎君夷,敢问姑娘是?”

女子身边的一个宫女,正是香浓,只听她回道:“尚书令大人,这是揽华殿里未来的皇后娘娘。”

“皇后娘娘?臣眼拙,敢问娘娘是?”慎君夷道。

“大人别听她胡说,小女只是暂时住在皇宫,小女是刑部尚书张笙的女儿,张岄遥。”张岄遥道。

“原来是张大人的千金,臣慎君夷有礼了,可刚才您身旁的侍女说您已经被定为了皇后?”慎君夷道。

“小女是薄命之人,哪堪得上皇后之位,大人慢行,小女只是出来看看,这就回去了。”张岄遥道。

“恭送娘娘。”慎君夷道。

慎君夷回到府中招来了属下,这才问到这张岄遥进宫始末,可若陛下是男子,这件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但陛下明明是女子。

慎君夷与张岄遥初见,却觉出此女子无心于后宫,慎君夷本不是多事之人,他心知此事与张笙攀附皇权有关,张岄遥不过是权力之下的牺牲品,但韶华空付红颜薄命,若能跳出樊笼,这世上便少了一桩叹息之事。

萧北情再次见到慎君夷依然很不愉快。

“爱卿连朕的家事也要管,不如直接入朕的后宫,当这后宫之主。”萧北情冷道。

“陛下,臣非是要管陛下家事,张岄遥无心后位,陛下也难消美人恩,不如放她离去。”慎君夷道。

“她可是张笙送进来的,立她为后是朕同张笙合作的条件,若非张笙,朕说不定早就死在朕的两位皇姐手上了,朕做不出这过河拆桥之事。”萧北情道。

“陛下,您照样立她为皇后,只需要日后找个借口说皇后暴毙,送她出宫即可。”慎君夷道。

“慎君夷你都要走了怎么这也要管那也要管,张岄遥的死活与朕何干,她的命运不在她手上,怪只怪她生错了人家!”萧北情道。

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陛下明知何为身不由己,何不可怜一下身锁围城之人。”慎君夷道。

“朕可怜她,那谁来可怜朕啊,你给我滚,有本事你就从朕的后宫把她劫走,不然你一个将离之人,能管得了她几天?”萧北情道。

慎君夷走后,研政殿外的奴婢听见陛下在砸东西,看来尚书令大人同陛下闹僵了,然而他们不知这是尚书令大人又同陛下闹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