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8章大园子

黑城说是一个市,其实就是个县城,平房比比皆是,都是上了年纪的建筑,这边的人个头普遍挺高,而且还有不少少数民族,民族特色也很明显。各民族都很和谐。

王浪在路边等车,出来晚了,出站口的出租车都走了,剩下的就是那种三个轮子的车,这边叫三二八,方言叫三码子,至于为什么这么叫,王浪并不知道。这种车基本上都要被淘汰改朝换代都是出租车了,但是偶尔还能碰到。

迫不得已,王浪只好堵了一个三二八。

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鹰钩鼻,眼窝很深。

“你走哪达?”中年人用富有地方特色特色的普通话问王浪。

“大园子。”王浪想了想开口道。

“大园子,大园子有点远,得加钱捏。”司机开口道。

“行,拉到了就行。”王浪说完话就闭着眼躺在了后排,卢默伟坐在副驾驶,这是第一次坐这种车,左右晃的厉害,但是这个司机却是个牛逼人物,整辆车都在剧烈颤抖,后面都冒着滚滚浓烟,可是那个速度简直牛逼的没话说。卢默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旁边的扶手抓稳了。

“你是大城四来滴吧?”司机看了眼卢默伟,卢默伟紧张的盯着前面的路况。听到司机师傅的话反应了一下点了点头。

“哎呀,你们大城四的娃娃脸蛋子都bi滴很。”司机玩笑道。

卢默伟没听懂,但是点头就是笑。装作听懂了一样。

“你们四浪亲戚滴吧?”司机笑着开口道。

“看路看路!”卢默伟指着前面。

司机师傅压根儿没什么反应,车子上下剧烈跳动,就感觉是要散架一样,卢默伟也随着车子上下颠簸,车子本来就矮,颠簸的时候脑袋杵了好几下顶板。

“大城四滴娃娃没坐过三二八吧?”司机笑着看揉脑袋的卢默伟。

卢默伟指着前面迎面而来的车,“看车看车!”

司机鸟都不鸟,“不用怕,他们不敢碰。”

果不其然,迎面来的车活生生的调转车头给三二八让了路,司机摇下车窗,把脑袋伸了出去,冲着那辆车骂了声,“瓜皮!”

卢默伟感觉世界观被重刷了一遍。

司机师傅还是转头和卢默伟聊天,偏头看了眼后排的王浪,“你这个朋友四不四不爱片传?”

“啥?”卢默伟没听明白。

坐在后排的王浪咧嘴笑了出来,“大哥,我挺爱片传的,跟你片个事。”

“你说。”司机爽快道。

“大园子的老板换了没?”王浪坐了起来。

司机师傅想了想,“换了,年前滴事。”

“现在是谁当家?”王浪又问。

“潘胖子,这个驴日的把钱挣了,不干人事。”司机师傅骂道。

“怎么说?”王浪来了兴趣,旁边的卢默伟逐渐适应了司机开车的节奏,也是转头听着。

“年前,他外父不知道从哪达弄了一个东西,那个东西不干净,没多久就死求了,东西到了潘胖子手上,潘胖子不仅没死,还越来越有钱了。”司机师傅伸着脖子看着前面的路况。

一阵剧烈的颠簸之后,司机师傅可劲儿踩油门,“你们是去跟潘胖子做生意吗?”

王浪嗯了声,“咋了,不行吗?”

司机师傅笑了笑,“行,有啥不行的呢。你们大城四的人钱多了就去么。”

王浪掏了掏耳朵,从兜里掏出一百块放到了司机大腿上,“您给说说,有啥问题吗?”

司机把钱塞进裤兜,先是感叹了一句,“你们大城四的有钱人就是多。”随后又开口道,“潘胖子从他外父手里拿的那个东西其实并没有问题,是潘胖子有问题,这个人不对,手不干净,人日鬼滴很,做事也麻大滴很,只要是跟他做生意,肯定没有好下场。”

王浪掏了掏耳朵,“这个人怎么个日鬼法儿?”

司机师傅骂了一句脏话,“这个驴日的,不知道挖了多少人的坟,看谁家有钱就去刨谁家祖坟,在黑城是出了名的日鬼。跟他做生意,尤其是外地人,手里头要是有他看上滴东西,想方设法就要得到。得不到就刨人坟。

黑城古墓比较多,一半都叫潘胖子摸过。没让摸过滴都是坟里头没东西滴。所以,你们要是来跟他做生意,我劝你们就提前回去吧。潘胖子在黑城的势力也是数一数二的,有的是办法让你们这些外地来的回不去。”

旁边的卢默伟没忍住问道,“警察不管吗?”

司机摇下车窗冲着外面吐了口痰,“管我滴个球,没凭没据滴,警察抓了潘胖子能干个啥,最多也就关一两天。放出来之后人家还是该干啥干啥。而且谁举报滴他谁家就准备被刨坟,这潘胖子日鬼扯了。”

王浪笑了笑再没说什么,司机从旁边端起一杯水润了润嗓子,看样子是拿了一百块钱准备办一百块钱的事。

“你们要是来做生意,趁早就算了。”

王浪又问道,“这两天大园子里面的外地人多不多?”

司机师傅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事,“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,这两天大园子里面的外地人还挺多的,我那天还拉了一个过去,听他们的意思,好像是有个交流会,我感觉肯定还是潘胖子胡日鬼着呢。”

王浪没再问什么,靠着椅背闭眼假寐。

副驾驶的卢默伟忍不住了,“师傅,您说的这个潘胖子是什么人,这个大园子又是个什么地方?”

“潘胖子明面上是个搬砖头的,其实在大园子里做的是进出生坑的活儿,里面动不动就能出现邪价儿的热坑,都是几百方几千方的价,潘胖子一年光从中间提成就能提几百方。”司机师傅把脑袋从窗户伸出去又吐了口痰。

旁边的卢默伟听的一脸懵逼,“啥?师傅您说慢点,您说的啥我都没听懂。”

司机师傅斜了眼卢默伟,叹了声气,“你们这些城市里来滴瓜怂尽都钱多了烧滴,跟潘胖子做生意就是自寻死路。”

吐了口痰,司机师傅扭头看向后排假寐的王浪,“这兄弟行里人吧?”

王浪没说什么,前排的卢默伟指着前面,“看路看路!”

嘭!

车子骤停。

撞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