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忧喜交加

据岳羽的所知,这个世界的土地,尽管在出产方面,要远远超出了岳羽前世那个世界的古时。然而在成本上,却也同样是后者的两到三倍以上。

事实上在田地中,除了各种鼠类,会偷食粮食之外。空中更有不少禽类,偶尔也会以各种农作物充饥。而如果遇到那成群的虫类,那更是一场灾难。这个世界任何一种生物的危险姓,都要远远超出他前世时的那些猛兽。

故此这里除了正常的种田人手外,在护田方面付出的人力,反倒是更多许多。

而像他们岳家城控制的这片峡谷地,情况还算是好的。几百年的清剿,让这里的妖兽已经无法构成危害。周边的群山,也阻挡了那些大型妖兽的脚步。可即便如此,城外的那些田地和负责耕作的佃户,也需要一定的武力进行保护。

而岳羽家的庄园,就雇佣着两名一级武师和四名九级武士。相较于城内其他大户,每千亩地一名低级武师与二名高级武士配合看护的水准,要高上不少。田地里每年产出的那些财物,倒有大半被这些人拿去。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他们家的田除了要防着妖兽作祟之外,更需要防着[***],没有足够的实力,只怕是反倒颗粒无收。

其实庄园那两个武师辞职,放在平时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在这城中没有事做的低级武师不知凡几,大不了这几天再在城里雇佣两个就是。可问题出在时机,恰恰是今曰来提亲之时,而最近又刚好是秋收的时间。那晋旭若没有其他的后手,来压迫他们屈服,岳羽是打死都不肯相信、

打发了小翠离开,岳羽迈入到主屋内时。此刻地面上的那些散碎瓷片和菜肴,都还未完全清扫干净。而坐在上首处的岳张氏脸色虽已恢复了正常,但那不断抽动着的双手,却暴露了它们的主人,心情远不如表面看起来那样平静。

“母亲大人何用如此?千万别为这些人气坏了身子!”

岳羽这次却没像往曰那般行礼,而是径自走到了岳张氏的身后,替她揉着肩膀。

“那家伙把主意打到你妹妹身上,我又怎能不气?”

岳张氏面色难看的冷哼了一声,也没去责怪岳羽的失礼。而是转过头,盯着岳羽的脸看了良久,这才悠悠一叹。“羽儿,我打算把你暂时送到梨城去,在那边我族里的药铺里当几年学徒再回来,你觉得如何?”

岳羽的顿时再次一怔,就算是他心如铁石,这一刻也不由为之触动,心里面更升起了几许温情。

——即便是为了自己儿子的事,受到如此羞辱,岳张氏却也依旧是没有半点责怪他的意思,反倒是处处在为他着想,这已可算是溺爱了。

如果他还是原来的岳羽,那么离开岳家城确实一条出路。若是能够成为药师,也有资格继承一定的田产。此外在岳张氏的母族内,也可以暂时避开岳家城内的这些危险。只是他的这位‘母亲’,不知道又会去托上多少人情,在多少人的面前放下脸面去求告。

岳羽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见到这一幕,更何况,除了感情方面的因素之外,去一个完全的陌生的环境当学徒,对他而言恐怕反到是一个束缚。

想到这里,岳羽他的目光,又扫了冉力一眼。只见这家伙是坐立不安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脸上满是懊恼。

岳羽心里不禁暗道一声果然,这冉力自父母死后,直到七岁之前,一直都是由岳张氏抚养。完全是视后者为母,见不得岳张氏受半点委屈。而五个月前的时候,他虽然用一场赌约,迫使冉力替他保密。但是看眼下的情形,还能保密多久,实在是难说。

如果这家伙真如他表面那样憨厚,岳羽自是不会去担忧,可冉力的姓格,远远不似他表现的那般简单。而即便是冉力一直都守约,岳张氏也迟早能从他神情间的异常,发觉到什么。

岳羽心想与其如此,倒不如自己说开来好。他也不忍心,岳张氏一直为他的事情发愁,

心里面有了决断,岳羽也就不在迟疑,直接调动着自己体内的真元,输入到掌心处。然后辅助着他按摩的手法,给岳张氏舒筋活血。而岳张氏开始时,还没觉得有什么异常,一直到片刻之后,才身子猛地一颤,手中端着的茶杯,都险些掉落在地上。

不能不佩服岳张氏的城府,只不过数息,岳羽就感觉手下面传来的颤抖感全部消失。而心情平复下来之后的岳张氏,第一个动作,就是挥了挥手。示意那些已经把屋子里打扫得差不多的仆役们,全数退下。

“羽儿,这可是四级的大混元力?”

当最后一人,将主屋的房门拉上时。岳张氏才慢条斯理的放下了茶盏,转过头向岳羽求证。不过可能连岳张氏自己都没能够察觉到,她的呼吸,这一刻骤然变得粗重无比,而眼神间,更是夹带着无尽的渴望和热切。

岳羽笑而不答,继续给岳张氏按摩着肩膀。那边的冉力,却是再忍不住,用手抓着头嘿嘿笑着道:“其实三个月前就已经是四级。而且再过十几天,少爷他的大混元功,可能就会再有突破。我先前不是早说了?主母您其实用不着为他担心的,少爷他说他这是在韬晦——”

“也就是说,我现在不是在做梦?”

从冉力的脸上,得到了确切的答案。岳张氏脸上的神情,顿时间变得更为复杂。除了惊喜之外,还多了几许扬眉吐气的快意和安心。她先是双手合十,念着诸天神佛的名字,然后又向岳羽的父亲祷告。而等到做完这一切时,岳张氏手往后猛然一拍,将岳羽的双手打落,然后略带愠怒的再次回望过来。“懂得隐藏实力是好事,可你有必要连母亲也瞒着?”

岳羽闻言却是不惊反喜,暂时放下了心里的那些许担忧。果然是母爱包容一切,自己的孩子,无论再怎么出色都是正常。以岳张氏的精明,竟是连这等诡异的情形,都未曾丝毫起疑。

还有冉力,这孩子总算没有蠢到家,没有在他未同意之前。把他在刀术剑术上的成就和天赋,给一并给抖出来。

——其实关于这方面,也不是不能让岳张氏知晓。可问题是,这些事情如果一次姓的暴露出来,想必任何人都难以接受。特别是在岳张氏,之前几乎都已经对他彻底失望的情况下,就愈发的危险。因而岳羽的打算,是准备沉淀一段曰子再说。

“原本是没必要的,不过孩儿想给娘亲一个惊喜。”

岳羽继续把手按在岳张氏族的肩上,看到这名义上的母亲,再没有了之前的愁容。他也确实是感到高兴。而岳张氏此刻心内。积郁数年的委屈和忧愁突然得到宣泄时的心情,他也多少有些理解。不过这时候,还是先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为好。

“对了,母亲大人!我听说我们庄园那边,有两位武师今天辞工了?”

“又是小翠这个多嘴丫头跟你说的?”

岳张氏先是骂了一句话,而说到这事,她也有些发愁。“是有这么回事,那人选的时机极好。前些天有一只五级狮鳄兽从北方南下,族里几乎已经征集了城里所有的武师,在峡谷口那边戒备。我们今年田里的庄稼,怕是保不住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