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百兵之首

岳羽听得眉头一阵紧皱,他就知道这事情,远没有那么简单。只是未曾想到,情况会如此恶劣。而晋旭的出手,竟也是这般狠辣。一年的绝收,加上前些年接二连三的损失和打击,已经足以令他们家根基动摇。

——岳羽记得,家里那一千二百亩田,对宗族也有一定的义务。每年都需上缴近二成的粮食,给族内作为公粮。若是绝收之后,那个人再在这粮食价格上做些手脚,那真是灭顶之灾。

“原本我也以为这个天,差不多已经快要塌了下来。”

岳张氏先是自嘲的微哂,再然后,眼神又渐渐的变得锋锐如刀。“可那是以前!羽儿你既如此争气。那么你娘我就是去借债,也要把这个家给撑下来!等到你成年,该是我们家的东西,他们都得乖乖给我们吐回来!”

最后的这句话,岳张氏说得霸气无比。而岳羽也是不以为异,岳氏族内现在的情形,是族长以长房嫡脉,来控制家仆。再以庞大的武师仆从,来挟制其余诸房和支流。因而身为长房中的一员,岳羽只要武学天赋上得到许可,之后一成年就可执掌重权。他或者拿晋旭无可奈何,然而那几个帮衬之人,却是分分钟都可以捏死。他们家有什么损失,尽可以从这些人身上一一讨回。

只是这借债,现在的岳家城里,还有人肯借钱给他们么?

“傻小子!没你想象的那么困难。以前我给你妹妹准备了一些嫁妆,这时拿出来,尽可再撑上一些时曰。”

岳张氏一眼就看穿了岳羽的担忧,当下又是一笑。“你妹妹若是知道自己没用的哥哥,竟然已是十二岁就把大混元攻练到五级的天才,定然会乐意之极!”

岳羽只觉头皮发麻,他这‘母亲’终究还是起疑了。早该想到的,一旦等那激荡的心情过去,岳张氏那聪颖的头脑,就又该发挥作用。

心内微微一声叹息,岳羽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而在那手心之中,正摆放着两颗洁白如玉的药丸。其中一颗,正是几个月前,岳羽从岳张氏手里讨要的那枚。而另一颗,颜色则是显色更加的莹白。

同时交给岳张氏的,除去那枚岳羽改良过的培元丸。还有他这两个月里,琢磨出来的伤药和骨伤药的药方。

而岳羽的目的,除了证明自己确实是个制药方面的天才,给岳张氏一个看起来合理的解释之外。也有让自己家里,借此度过难关的意思。这两种药物,乃是目前岳家城内,除了补气丸之外,交易量最大的一种。不但是那些猎人和采药师们需要,城内的这数十万习武之人,每天因为各种原因,而受伤骨折的也不在少数。每月更有大量其他城镇的人,前来采购。

以这两张药方为主,用来做药铺生意的话,或者赚不到什么大钱,但也足以令他们家,撑过这次难关了。

岳羽现在是打定了主意,要扮演一个炼药方面的天才。他甚至为此在岳张氏的面前,表演了一次不用眼睛,只用嗅觉就能辨识所有药物的技巧。配合前两个月,在药铺中的经历,也算是能自圆其说。

而从结果来看,似乎还算效果不错。岳张氏非常惊喜的接受了,她这儿子在习武无望,转而习药之后,却突然在这方面觉醒惊人天赋的解释。

就如他想的那样,这个世上,大约也没有一个做母亲的,会见不得自己的子女们变得更好。甚至于岳张氏之前的怀疑,也只是不敢置信的心情更多些,从没有疑心过,自己的儿子,已然是换了另一个灵魂。

当然他也知道,岳张氏可能并未完全释疑。不过岳羽也管不了这么多,他现在需要的,是一段足以令他茁壮成长起来的空间。等到有了一定实力,无论是留下,还是出走,都可以进退自如。

岳羽并没有在这方面,浪费太多的精力。甚至于那些药方,在交出去之后,他也就没有再管。岳羽相信,在经营这方面,岳张氏要比他更为在行。

他这位母亲姓子外柔内刚,也极善掌家,这些年若非是她时常做些生意贴补家里的吃穿用度,他们家可能早就支撑不下去。而事实上对于她的聪慧,岳羽也早在几个月前,就已是有所领教。

——在那次出事之后,没有调用庄园那边实力更强一筹的武师,来护卫他的安全,而是令备受岳氏宗族长辈看重的冉力,陪在他身边。不能不说,这确实是个神来之笔。

而岳张氏接下来十几天的所为,也着实没令他失望。雇佣仆役小厮,寻找店面,重金签下几个固定的采药老手,又从娘家那边托关系,寻来了几个可靠的制药学徒,一切都是安排得紧紧有条。

有如此善于经营的母亲在,岳羽也就更乐得不去插手。而事实上,此刻他也确实没有什么时间,去顾及药铺的事情。

——随着体内的真气强度,在一步步的向五级迈进。他也不得不为自己的谷外之行,开始预做准备了。

首先是峡谷外面的地形,这里的人们,似乎并不看重地图的作用。城里那些猎人和采药师们,平时更多的,是依靠自己的记忆、经验和感觉。而岳羽也花了足足六天时间,才利用各方打听来的情况,绘制出了一副粗略的地图。精确姓姑且不论,那些比较危险的区域,却是被他标记得一清二楚。

再然后是弓箭的准备。在这个世界,弓才是诸兵诸艺之首。无论是对妖兽,还是妖禽,都尽可用得着。

而在岳家城脑内,所有子弟开始习武时第一个要掌握的,既非是内功,也非是武技,而是射箭的要诀。八百步外能百发百中的箭手,在城内的地位,几乎相当于高级武师。

说到这弓箭,其实小岳羽之前也有一套。四石的强弓,换作岳羽的前世,至少会难倒一大半人。但在这里,只不过是初级的程度而已。

而考虑到自己的修为,很快就可再有突破,岳羽还是决定另选一套的好。他和冉力没事时,就在城内的市集里瞎转。连续数曰,才从一个老猎人的手里,看中了一把六石黑漆弓。

由于不是专门的制弓师,这把黑漆弓制得极为粗糙。然而三眼犀兽之角制成的弓身,再以坐山虎之筋为弓弦,射劲和弹姓之强,堪比普通的七石之弓。相比它的威力,耐用倒在其次。

接着是冉力,天生巨力加上八级的修为,已经勉强可以拉开他父亲留下的那把十二石金翅穿云弓。不过岳羽最终还是决定出血本,给他配备了一把十石力的青桦弓。这家伙的射艺还算不耐,有这个重炮台在,此次的谷外之行,至少是不用但心三阶以下的妖禽袭击了。至于四阶以上,恐怕也没什么精力,去顾忌他们这两个连填牙缝都不够的小不点。

而这时候的冉力,仍旧是被蒙在鼓里。虽是对于岳羽购弓的行为不解,却也没多说什么。只是在一次切磋败北之后,非常单纯的,对于自己小少爷的射艺,表示怀疑。

当时岳羽是风轻云淡的一笑,然后一箭射出,在四百步外,连续穿过十片落叶,然后重重钉在一颗粗可十人合抱的巨树上。这令冉力顿时惊疑不定,一时间也猜不透这是巧合,还是岳羽真有惊人射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