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直面强敌

岳羽甩了甩自己酸软的手臂,痛苦的发现,这接下来一个小时里,自己别说是张弓射箭,恐怕就连把那张六石弓拉开都做不到。

这次的战斗,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极限。就在刚才,加上闪避之时的反击,他已经总共射出了十七支。这是岳羽以前,从未曾达到过的数目。

不过好在这对接下来的战斗,影响不是很大。

岳羽听说这个世界,当真气突破先天之时,已经能够形成一层防御力堪比重甲的罡气。不过现在他面前剩下的这一位,只是四级武师。

换句话而言,只要是拿着兵器,只要是能够砍在这家伙没有衣甲防护的部位。用三到四十斤的力气,与万斤之力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而现在岳羽左臂的肌肉,尽管已经出现了疲乏的迹象。但他还能够握刀,还能够用上些力道和真气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息,已经在补气丸的作用下,恢复了大约六成左右时。岳羽又从箭筒里抽出了一支箭,步向了那名四级武师所站的方向。

“有成叔!我实在没有想到,这次来解决我的,居然会是你!”

当二人间接近百步,岳有成的面容,已经清晰无比映入到了岳羽的瞳孔内。他认得这张面孔,几个月来屡次出没于他家的几名说客之一,而就在半个月前的那曰傍晚,这人也在其内。

说起来,其实岳羽早在刚开始的时候,就已经将之认出。只是那时候的铜镜,毕竟有些模糊。而岳羽脑中的辅助智能系统,也未必就一定不会在图形修复对比的时候出错。

此外这位有成叔,平时也是那些人当中,少见的对他较为和善的一个。

“我和晋旭又何尝没看错了你?”

岳有成深呼了一口气,就在这短短时间内,他已经把自己的心情给调整了过来。然后自嘲一笑。“我是真的没能够想到,自己一来以为是废物的小家伙,居然有如此手段。要依我看,岳家所有小辈中若论人才,当以你为首才对——”

这一刻岳有成看向身前这踱步而来的少年的眼神,实在复杂到了极点。

不论方才那周密而精巧的伏杀,光是岳羽展现出来的那无比精准的箭术,就已经谈不上是废物,反而应该是岳家城内目前最需要的一种人才才对。

然而最令岳有成深深忌惮的,却是这个少年的隐忍。能拉开六石之弓,那么修为最少也武士五级。令人难以相信,一个还不到十二岁的少年,竟然能够忍受住旁人的冷嘲热讽,一直都死死的隐藏着自己的实力。

岳有成甚至想到了半年之前,那时的岳羽从山石上跌落。伤到了后颈,伤到了背部,可唯独那些重要的部位,却是毫发无损。他原本以为这是他们运气不佳,然而此刻,岳有成却开始在怀疑,这是否真是巧合。

“小辈第一?呵呵!有成叔过誉了,小侄可当不得如此赞誉!”

岳羽轻声一笑,他的人生经验不算丰富,也没什么太厉害的察言观色的本领,不过岳有成脸上那明显的忌惮之色,只用脚跟去猜也能大致猜出对方在想什么。

岳羽倒是不介意,对方把他想的更阴险一些。反正他是正愁着自己的这些实力,没法向其他人解释。

“你当不得,那就没人当得!”岳有成摇了摇头,一脸的感慨之色。“能瞒过我也就罢了,连晋旭也瞒在鼓里,那就很不简单了!不过你可知道,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?”

“我怎可能不清楚?”

岳羽摇着头,继续迈步到岳有成的身前四十步开外,“族规有定,残杀同族者,当受千刀之刑。而如果是像您这样,门内统共才不过五十余位的武师,那么想必我们的族长和那些长老,会恨不得把我剁碎了生啖。可问题是,那也要他们能够知道,这事是我做的——”

说到这里时,岳羽的话音一顿,然而慢条斯理的收好自己手中的弓箭,然后拔出了腰间的横刀。

而在岳羽的对面,岳有成的神情先是一凝,今天的事对方是肯定不会说的,至于他本人,那就更不会让别人知晓。

紧接着,岳有成的眼眶又猛地一张,瞳孔里上过一丝惊异。

他如今最忌惮的,就是岳羽的箭术。之前他曾顺手翻动过岳有利的尸体,就那身体上的三处伤口看来,应该是在回归途中,遭遇的狙杀。一把十石弓主攻,一把六石弓辅助。然而岳有利的真正致命死因,却是咽喉部位的一支云雀骨箭。

——这支箭在力道上或者有些不足,甚至都无法彻底击碎岳有利的颈椎骨,但却异常精准的射穿了颈动脉和气管,令他这个族弟连开口呼救都做不到。

还有晋旭手下的那位三级武师,岳羽在百步之内三箭同发,几乎封死了前者所有闪避的空间。也就是说,无论他如何躲避,结局不是死亡的话,也会重创。

岳有成实在难以理解,眼前这个少年,为何会放弃掉自己最有利的武器。

难道说,是已经乏力了么?

岳有成的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,若真是如此的话,那的确是个好消息。可这却无法解释,岳羽为何还会一步步毫不犹豫的向他靠近。

思及此处,岳有成的目光,又扫向了一旁,几十步外的冉力。

之前并不是没有考虑过,先行处理这边的威胁。然而那小子却异常的机敏,并没有急着去取回他的巨斧,而是第一时间,就再次拉开他手里的十石弓,指向这边。一直到如今,都未曾有丝毫动静。

岳有成对此倒是并不畏惧,他真正担心的是岳羽。不过现在,倒是一个机会——

瞳孔里的光泽一阵闪烁之后,岳有成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。他不确定,这是不是一个陷阱。更何况,哪怕是冉力天生神力,又能把这十石弓张开多久?

这权衡利弊的过程,只是瞬间就已完成。而当岳有成重新定下心神之时,惊讶的发现岳羽,竟然已经是接近到十步之内。以他现在的轻身术,几乎可一跃而至。

“有成叔,别的废话就不要多说了。你再怎么称赞我,我也不会感到高兴!”

岳羽终于停下了脚步,他先是再挥了挥左臂,然后长刀向前平举。仍有着几分稚嫩的面上,笑意盎然。

“最后再问一句,您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?”

“你这小家伙,倒是挺有自信的。”

岳有成一声闷哼,就在方才这几十息的时间里,他已经仔细观察了周边的环境,至少这二十步之内,是绝不可能有陷阱存在。而这两个小子手里,也不可能有第四把强弓。

“遗言我倒是没有,我只是奇怪。你既然能够在这个年纪,达到五级的程度,又有如此惊人射艺。那又何用隐藏起来,引来这么多别有用心之人?"

“呵呵!这话问得好,可问题是我若不隐藏起来,只会死得更快吧?”

岳羽摇了摇头。“我家的那些田地之所以被人窥视,问题不是出自我的天资,而是直系血亲里,已经没有能够在族内,为我们说得上话的人才对吧?就比如说有成叔你,可愿意将我放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