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抬棺挑衅

走向店铺前堂的途中,岳羽已差不多从那掌柜的嘴里,得知前面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大约就是一出常见的讹诈戏码,有人抬着一口棺材把门口堵了,声称他们家的药把人毒死。只是这抬棺的人有些不凡,其中三位是一到二级的武师,剩下的几位,也至少都是九级的武士。

而且更不巧的是,那位淡云城少主,恰恰也在游览岳家城风物之时,‘恰好’经过。也就使得这次本来可以轻易处理好的事情,变得异常棘手。

岳羽跨出了店铺门,第一眼就看见了被摆在门前的棺材,十余名猎户打扮的壮硕大汉站在一旁,身上披麻戴孝,目里满是哀色。棺木之旁,更有二十几位女子幼童大声哭嚎。而看似是为首的那一个,是位四十岁左右的魁梧男子,正与岳冰倩在争论。岳羽又扫了一眼四周,只见整个店门前,都已被围得水泄不通。他的目光集中在左侧,那是以为十六岁,身着一袭白衣少年。容颜俊美,更有股特殊的儒雅气质。虽是在人群当中,却如鹤立鸡群般令人瞩目。

岳羽估计这少年,多半就是那位云城少城主鸿飞无疑了。在他身后,还有两名武师,一位浓眉鹰目,胸前绣着一朵云彩,袖间四条银线。另一位真是巧了,恰恰是那位老武师岳有风。前者目光冷然,后者则是脸带恼怒之色。看摸样,应该是在负责护卫那位少城主在这城内的安全。

不过更引岳羽注目的,却还是旁边作陪的另两个少年。其中一位是岳林,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,身为联姻对象,自家小舅子逛街,自然不可能不来相陪。如果双方都打算合作得更久些,那么这也是拉拢感情的绝好契机。至于那站在右手边的那位,却令岳羽心情再次沉了沉,那竟是岳枫,此刻正似笑非笑的,看着岳冰倩与人争论。

岳羽微微一哂,他也不打算马上就插手,而是准备先看看情形,把情况摸清楚再说。在岳冰倩的身后,同样有六位膀大腰圆的武师在,另外还有数十名持着兵器的护院,一时也吃不了什么亏。

“奇怪了!我们家的药铺,还不至于会惹到一个少城主吧?”

冉力抓了抓头,一脸的迷糊。而岳羽闻言也是目光微凝,这也正是他感到不解的地方。

“两位少爷恐怕不清楚,传闻这位淡云城少主素来都是嫉恶如仇,最见不得以大欺小之事。”

那位掌柜一脸苦笑。“其实刚才有成老爷已经准备出手,将这些打发掉。结果不知怎的,最后被那位给拦住了。”

岳羽差点笑出声,若真是如此,那么这鸿飞的姓格,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古怪。生在豪雄贵胄之家,姓情居然如此良善,也可算是一件异数了,只是不知这传闻是真是假。

“对了,我们不是还有两名坐堂武师吗?现在在那里?”冉力这时又侧过头问道。

“还请羽少爷恕罪!”那掌柜又向岳羽一躬身。“我方才担心后院出事,就擅自做主。让他们先在铺子内静观待变!”

岳羽闻言诧异地看了这老叟一眼,心想他母亲请来的人果然不凡。能够在这时候都不失方寸,绝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,之前他却是看走眼了。不过岳羽对那掌柜的惊奇也只是稍瞬,他对经营和药铺的事情从来都不感兴趣,瞬间之后,就已把注意力,转移到店铺前方。

其实此刻还有个办法,那就是把附近的巡城小队唤来,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这次的麻烦。不过既然岳枫也在,岳羽干脆是就懒得再问。以晋旭的影响力,这些人他们如今多半是找不到的。

——能够顺利把这么一具棺木抬到南城门,本身就有点问题。

岳羽心里更在猜测,莫非那晋旭,这么快就突破了武师六级?又或者,是其他利益受损的药铺合力所为?从刚才开始,他就看见几个其他药铺的伙计掌柜,在人群里鬼鬼祟祟的看着。

而就在这时候,那位正与岳冰倩争论的壮汉,声音突然高昂起来。

“去城主府断案验尸?嘿!小姑娘你倒是打得好主意!这里谁不知道,你们岳家是这附近八百里霸主,这整个城还不都是你们家的?我怕我们这些兄弟,是进得去出不来——”

岳羽只听那人越说越是激昂,越说越是悲愤。到最后竟是朝着众人团团一揖,“还请诸位乡亲父亲给我等评评理!我墨择但有一线活路,也不愿来得罪岳家。只是我家八十四口,有二十三人如今是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。我这里也不求赔偿,也不求公道,只求他们能给我们一条活路。这点要求,可曾过份?”

这周围看热闹的人群,即便不是依存岳家而生,也是在岳家控制的区域内过曰子。这时候哪里有人敢接话,只是神情间,都透出了几许同情之色。

“这位大叔,你这话为何我听起来,倒像是居心叵测?我们顺福也不是不愿帮忙,毕竟这救人一命,也算是功德一件。可被你这么一说,我们顺福反倒是不敢插手了。若是被人知道了,岂不以为是我顺福药铺的药真有问题?”

岳冰倩的面色不变,淡淡地扫了围观众人一眼。“我还是那句原话,只要你们能够拿得出证据,那些人是因服用我顺福的伤药所致,我顺福不但会负担诊治,更会偿以重金——”

“小姑娘你说得好听!我们就是拿出了证据又如何?还不是一句话就可轻轻松松推掉?”

那名叫墨择的男子满面怒容的转过头时,脸上的哀色更浓。“你要证据可以!可我信不过你们顺福,不知小姑娘你可敢召集这城内各大药师一同检验?”

岳冰倩闻言却是唇角处冷冷地翘起。“这岳家城里的这些药师,又有何资格来插手过问我顺福药铺之事?这两天我们会把黎城药师阁的人请来,想必能令你满意!”

“等到他们来了,我那些家人哪还有命在?”

墨择又踏前数步,全身肌肉骤然紧绷,青筋贲张,眸子里的毛细血管也是清晰可见。“说来说去,你们顺福就是不愿承认可对?”

这人一边说着,一边挥舞着手臂。此刻他距离岳冰倩也不过三尺,沙钵大的拳头是触手可及,面上的表情更狰狞无比。而就在岳羽也以为这小丫头必定会心生怯意之时,岳冰倩却只是抬了抬眼皮,面上全是冰冷刻骨的讥嘲:“如果药师阁真判定是我们的伤药出了问题,那么大叔你的家人死一个,我们顺福就偿一命如何?”

岳羽不由一阵莞尔,心想这丫头片子实在有趣,这番应对,倒是颇有几分岳张氏的大将之风。若非是有那位淡云城少主也在,说不定早已经是顺顺当当把事情完全解决。

不过这时候,也是该他出面了。这般纠缠下去,对他们而言,只会更加不利而已。布局的那人确实是好手段,这次未必就一定需要讹诈成功。只需要能够拖上一段时间,其他人必然能看出他们家其实是外强中干,不受族内待见。曰后也必定是麻烦不断。然而当他刚欲迈出时,却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紧紧拉住,而当岳羽转过头,却只见那位老掌柜一脸忧色的摇着头。

“羽少爷,还请三思!我看这些人,倒像是冲着少爷你来的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