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事前准备

一直到返回城内,冉力都是一脸茫然,想不通为何岳羽会对林卓说出那番话来。至于黄凡,则是更加的不知所以。

岳羽也不想在这时候解释什么,他在进入城门之后,就直奔南城方位。而当三人到达这个岳家城最繁华的区域时,发现他们家药铺的门,出乎意料的仍旧敞开着。

不过岳羽只是看了一眼,就转身走向岳有宁那家锻冶铺所在的小巷里。这时候不是回去的时机,若是岳张氏不在时还好。可一旦真在店内坐镇,那么可能一整个晚上,他们都无法脱身。

那个破落的锻冶铺内,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冷清。不过三人远远的,却听见后面传来叮叮当当的敲打声,显得颇为热闹。

岳羽没什么耐心在外等候,打了一声招呼,就轻车熟路的直接走进后院。然后只见岳有宁正指挥着几个个学徒给几块金属甲片淬火,而旁边的兵器架上,则摆放着一排他上午定制的刀剑。

岳羽拿起其中一柄剑看了看,然后脸上微露笑意。这个老铁匠还算是比较实诚,即便以这样的速度赶制,这剑的质量仍旧是超过了普通的四级钢剑一截。

“嘿嘿!小羽你感觉如何?这次你有宁叔可是把压箱底的功夫都拿出来了,再不满意的话,那我也没办法了——”

将手边的事情处理完,岳有宁就笑着走了过来。“既然要赶时间,质量就顾不得那么多。现在这水准,已经是动用了我不少诀窍,这次是便宜了那群兔崽子有眼福!”

“质量还不错!有宁叔的手艺确实了得!”

岳羽神情淡淡地把剑放下,然后以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神,看向了这后院的内间。岳有宁心领神会,带着几人走入进去,然后以无比庄严肃穆的神情,在这间房内的密柜中取出了一柄以厚布包裹着的长剑。

“这是我前两年费尽心力,打造出来的一柄金乌剑。自成剑以来,就从未有其他人见过,你看看是否满意!”

将裹布一层层的翻开,岳有宁眼里带着几分兴奋,又带着几分虔诚的,将剑从鞘中出了一截。然后那闪耀的光华,刺得屋内几人都齐齐闭上了眼睛。

岳羽带着几分惊异的一把抢过,当他的真气,探入到剑内。岳羽先是只觉一阵惊喜,岳有宁拿出的这把金乌剑,居然等级高达十级,实在令他喜出望外。然而紧接着,岳羽却又是一阵惋惜。

“这把剑,太可惜了——”

岳有宁苦笑一声,却并没有反驳。这把金乌剑可说是用尽了他毕生搜集的珍贵矿料,可最终的品质,却只在十级到十一级之间。

——而就是这么一点差距,使得它的地位价值都大大缩水。

在这北马原,任何一把宝兵都是万金难求。而在这之下,哪怕是最顶峰的异兵,市面的价格也不过才五百两足银而已。

“有宁叔是打算这把剑卖出,然后另寻新矿料炼剑吧?”

岳羽把剑收入鞘内,然后一阵沉吟。“我可以给你二百两银子,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!”

岳有宁双眼死死瞪着岳羽,直到良久之后,才轻吐了一口气。如果是正常途径,这点钱自然是远远不够。可眼下他做的生意,无论是矿石收集,还是成品之后的贩卖,都是瞒着宗族,属于见不得光的私活。岳羽能够给这个价格,其实已经是相当厚道了。

然而紧接着,岳有宁的神情却是再次一僵。

“银子我先给你三十两,剩下的今后两年分期付完!”

岳羽一脸理所当然的把剑放在身后,然后生恐岳有宁不信似的,指了指身后的黄凡。“以后你每个月到我家掌柜拿钱,不放心的话还可以立字据!”

黄凡神色异常难看的,冲着岳有宁笑了笑。其实他刚才就想跑到药铺里去,通知夫人。可惜从头到尾,都被冉力死死的看住。

这时候,岳羽再次无比诚恳的一笑,“有宁叔您应该也知道了吧?淡云城那位少城主,已经向我们家提亲了!”

此言一出,原本已经打算将岳羽几人轰出去的岳有宁,顿时间一阵惊疑。淡云城是什么样的存在,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。这么说来,他眼前的这小子,该不会是要飞黄腾达了?

而在他对面,岳羽却是舒了一口气。他知道眼前这位族叔,是依靠一身出众的铁匠本领,才最终得以成为宗族一员。这些年潜心于锻冶技巧,消息未免就有些不灵通。不过到底能否骗到对方,他自己也没什么把握。

现在这种情形最好,能够避免一场尴尬。其实打从见到这柄金乌剑起,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哪怕是暴力抢夺,他也一定要把它弄到手——

在兵器之后准备的,是三套黑色的紧身衣,还有一些气味药水。另外岳羽又特意把自己的鞋加高了两厘米左右——这已是极限,再高的话,那就影响到战斗了。然后肩膀、双臂,腿部和胸部都垫了一些棉絮,使他的身形看起来更靠近诚仁。

等到这一切都一一准备好,三人又转到城主府前的时候。黄凡已经是面如土色,他如果到这时候还猜不到,岳羽究竟打算做什么,那就是蠢货了。

而在这里,林卓果然就如同一杆标枪般,神色冰冷地挺立在府门前的街道上。岳羽冲他点了点头,带着几人先转入到附近的一个小巷,然后在泥地里草草划出了一个城主府的结构图、

作为岳家城内最气派的一个建筑,城主府看似占地广大,其实结构很简单。不过只是一个后院,加上前殿以及两侧的二十几间厢房。其中后院是无人居住的,岳允杰身为宗主,平时却住在族里祖祠附近的宅邸,以表示他更看重宗族的态度。

“最重要的是弓!酒宴中除了那些巡府武师之外,都不可能携带弓箭。所以阿力你的任务,就是找到存放弓箭的地点!最可能的是西侧这四个厢房,还有大堂后殿——”

冉力皱眉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。可最终还一脸不爽的,把身上背负的那十几把刀剑,塞到了林卓手中。此刻他心里彷惶和兴奋夹杂,从本心而言,是想跟随在岳羽身边并肩战斗。不过冉力更清楚,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能否破坏掉那些弓箭,直接决定着岳羽的的成败。他这位小少爷,是绝不可能把此事放心交给他人。而且他那特征夸张的身形,也是个问题,实在是太容易被拆穿身份了。

林卓那漠无表情的脸上,也闪过了一丝惊讶和不解。然后转瞬之后,又重新垂下了眼睑。“弓箭应该是存在西侧第三间厢房。不过族长和那些几位大人的弓是分开的!”

岳羽微微颌首,岳允杰的那把十八石弓,自然不可能与普通弓箭存放一处。这也与他的预料差不多。

“其次是府外的巡城武师,还有撤退!”

话音一顿,岳羽的视线转移到了黄凡身上,然后从怀中又掏出了几个瓷瓶。“麻烦老掌柜回去后,把瓶里的药水四处洒洒,记得离我们家远点——”

黄凡苦着脸,把瓶子接到了手中。他心情沮丧无比,不过这事他却又不敢不应。原因是岳羽交代完之后,又很无辜的一笑。“老掌柜您是聪明人,那么想来您也一定能想到,如果我们在撤退的时候,是因为老掌柜您忘记了什么,而最终被抓的后果罢?我向你保证,最后我们不一定会有事,您那里却一定会倒霉——”

黄凡现在差点要哭出来,心想自己怎么就摊了个这么一个主子?倒是岳羽后面这句类似威胁的话,却令他心内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