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出人意料

岳允杰的第一眼,是扫向了倒在地上的张惠玲。冉杰如今对岳羽的话,基本是言听计从。既然是说了十天下不了床,那就绝不打折扣。等到岳云杰等人赶到的时候,这女人已经连骨头都被踩断了三根。

而那宗族监事摸样打扮的男子,此刻已是一双眼胀成了血红色,恨不得把冉力和岳羽两人给撕碎。不过这时候,在族长面前,却又不敢造次。只能重重一哼,朝着岳允杰猛一躬身。“还请七哥为我做主!”

岳允杰只觉一阵头疼。看这情形,只怕多半是岳羽理亏。如果是在私下的场合,这事自然容易好处理。好言安抚几句,再给天补偿,就足以解决。可如今众多庶支精英子弟和家世在侧,神情间都难免有些物伤其类的忿怒之色,一个处理不好,在族内只怕有是一场绝大风波。

“小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有方家的媳妇可是惹到你了——”

“什么惹到他了?跟本就是无缘无故!便连我只出面劝了几句,也挨了他的打!”

那捂着脸的妇人一声冷笑。“这样的子弟,若现在不加以管教,长大了那还了得?”

那边岳允杰闻言却是皱了皱眉,一方面是对这女人插言不满,另一方面却是感觉眼下的局面,愈发棘手了。本来是打算先含糊过去,被这女人一搅,倒是有些难以收场。

“无缘无故?”

岳羽神情淡漠地看了眼地上,那位应该被他称为‘婶娘’又或者‘姨妈’的女人,然后微微一哂。“这女人对我长房不敬,我只是在教训她,什么是尊卑,什么是规矩而已!”

“竟有这种事?”

岳允杰目光微凛,用求证的目光扫向了周围。那附近围观的人中,知情的都是面色一变,想起了张惠玲母子,强插在岳张氏身前的情形,而不知情的,这时也都是不着痕迹的把头偏开,避开与岳允杰的对视。便连那也有些哑然。

“她是有些过错,可那也用不着下如此狠手?这里毕竟是祠堂——”

岳羽微摇了摇头,然后双目微睁,看向了声音来处。“正因为是祠堂,所以我才没让人当场撕了她的嘴!”

那妇人被岳羽那突然间满布戾气和侵略姓的眼神吓了一跳,再不敢多言。而岳有方则是又急又怒,心里更隐隐的有些发虚。他直觉的就感到,岳允杰初时就有些偏向岳羽,然而那时对他的态度总算还是和善。然而从刚才开始,那面色就渐渐地冷了下来。他这人本就不擅长于言辞,加上又不了解当时的情况,一时间竟也不知如何反击。

“此事到底谁是谁非,一时间也说不清楚——”

稍稍沉吟一阵,岳允杰转过了头。“这样吧!依我看,就先把这事放下,等到祭奠之后,由族中长老来决断如何?有方!现在还是快把尊夫人抬出去,请人救治要紧!”

岳有方顿时轻松了一口气,岳允杰没有当场做出偏向岳羽的判定,在他看来那是最好的。至于族内长辈那边,他的影响力,总不至于输给一个注定了成年之后,会被当成垃圾处理的小孩。当下急忙张罗着,让下人弄来单价,把他妻子抬出。

而这时候的岳允杰,已是轻笑着走到了岳羽身边。又一次拍向了他的左肩,岳羽心想你还来?身子向左摇晃了下,便任由岳允杰的手拍在了他的肩上。

这时若有与岳允杰同级别的强者在此,必然会为之惊异。岳羽的身子这一晃看似平常,却在瞬息之间就有数个变化,最终迫得岳允杰收了几分力道,才免去了难堪。

而对此岳允杰却是非但不怒,目内的喜色,却更加浓厚。

“你这小家伙,这次确实是有些过了!”

岳羽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,他这人姓格就是这样,有前世时那段雇佣兵生涯,已经改不了了。别人让他三分,他也同样回敬人一尺。但若是敢欺到头来,那他就十倍偿还!

岳允杰对岳羽的态度也不在意,转过头径自与岳张氏说着话,然后领着他们往前面走。岳羽正要跟上去时,却被后面一只小手拉住了手臂。

“你刚才也太过份了!”岳冰倩仍旧是冷漠的表情。不过那脸上可能是由于过于激动和气愤,布满了红晕。

岳羽见状不由一楞,以为岳冰倩是在怪他对女人动手。当下苦笑着摸了摸鼻子,如果张惠玲那时惹得是自己,他根本就不会在意。可那女人一直在针对着的对象,却是岳张氏,在却是在他忍受范围之外。

“你知不知道那个岳有方的父亲是什么人?那是宗族分管弟子考核的监事之一。得罪了他,你这一辈子都别想通过七级武士考核!”

岳冰倩抓着岳羽右臂的双手,力气不自觉的逐渐的加大。“还有岳有方,人家也是一镇之主,他要整你的话,方法不知道有多少!”

岳羽只觉自己的臂膀居然一阵生疼,再仔细看岳冰倩的神情,当少女眼眸里那浓浓的担忧,映入到目中时。岳羽只觉心口猛地被撞了一下,哪怕明知道,岳冰倩此刻真正在担心的,其实只是另一个小岳羽。可他仍感觉胸腹间,满布着一中快要把他心胸融化的感动。

这感觉令岳羽的心情是复杂之极,有些陌生不适,又有些惭愧,还有股说不出滋味的浓浓暖意。最后他几乎是以躲避瘟神的方式,狼狈得挥开了袖子,然后又远远的站开。这才重新冷静下来,整理着思绪。

“小妹!我问你,刚才我的话可有哪里说错了?是不是站不住理?”

“这倒没有!”

岳冰倩对岳羽的态度有些奇怪,不过却也没怎么在意。她凝着眉,会议着之前的情形。“那女人刚才所为是有些不妥,可是——”

“呵呵!既然如此,那还需要担心什么?伯父他自然会为我们做主!”

也不等岳冰倩说完,岳羽就再次轻声一笑,然后走向了殿前。他现在完全是怕了自己这个‘妹妹’,生恐会再一次的,出现刚才那种感觉。明明就已经是个大男人,居然还会被一个小女孩轻易感动,实在是有些丢人显眼。

岳冰倩则是神情一楞,然后猛跺了跺脚,疾步追了上去。心想如果你哪怕能有一丁点的本事,那岳允杰也会全力护着你。可如今不但是半分用处都没有,加上之前惹起的供奉,那位素来都自诩公允的伯父,又哪里会在意一个废物的死活?这件事,究竟还是得请母亲想办法。

而随着落在最后的冉力,也收起了斧头匆匆离去。这一片人生噪杂的区域,却出奇的出现了一阵短暂的寂静。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目视这那远去的母亲三人,有的愤恨不已,有的则是若有所思、

——能够令那位族长大人神态如此亲切,并且从始至终都是和颜悦色。这种情形,这在族内可不多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