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药房风波

黄凡摸了摸鼻子,干脆的避开了岳有德那求援的目光。他也不是不晓得,岳羽做的这种事,实在是犯了大忌。眼下族里也不知道多少双眼睛,正紧紧盯着这边。即便岳有德替他们瞒下这件事,也有无数暗中之人,等着兴风作浪。

而如果是半个月前,他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岳有德的阵营,劝说岳羽放弃做这蠢事。不过经历过那天夜里的事情,他是绝不相信,自己的小主人是无的放矢。也宁愿相信,岳羽这次之所以会如此,是别有用意。

而对于岳羽那暗藏的恐怖实力,黄凡也是略知大概的。所以他是打心里,就不觉得岳羽的所为有什么不妥!

——其实想想就能知道,如果换成他是岳氏族中那些族老们,只怕也多半是对这个实力出众的晚辈呵护的居多。以他想来,恐怕族内那些老人们,是正愁没有示好的机会。不过才一些珍药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!

再退一步来说,即便族内是真下定决心,要惩戒他家的小少爷。以岳羽的本事,又何处不可去得?

而看见黄凡直接装出一副与我无关的神情,岳有德的眼神,却是再次发怔。这结果是着实大出他的意料之外,原本以为,这老掌柜定会助他一臂之力才对。可是看这反应,若不是之前黄凡在对账之时极其认真,也无任何偏倚之处、岳有德都差点怀疑。这是哪家混入到岳张氏的歼细。

此外更令他好奇的是,黄凡的语气和行动之间,对岳羽的那份敬意,都不似在做假。如果这对象是岳张氏,他绝不会奇怪。可若是针对着一个十三岁的少年,那就未免有些令人费解了。

想来任何一个成年人,哪怕是面对自己雇主,心里也不可能真的就存在尊敬这种情绪吧?正常一点,也该是呵护,宠爱之类的表情才对——

岳有德心里一时间,是充满了各种不解的疑问。不过到这时候,他也不准备放弃。眼看着冉力,已经把大半的黄纸包,都装入到布袋里。岳有德是愈发的焦虑,一咬牙后再次朝着岳羽行了一礼。

“少爷,恕你德叔无能,这么大的数目,我这边实在是无法抹平账目。如果今天您一定要全部拿走,那就请少爷您另请高明!”

“有德叔你真不肯帮我做账?”岳羽转过脸,面上丝毫怒意都没有,只是那眼神,带着丝异色。

“不是肯不肯帮少爷您做账的问题!”岳有德闻言略略皱眉,然后又恢复了坚定。“今曰你有德叔便是死,也不能让这些珍药出我药铺一步!”

“这样啊——”

看见冉力那边已经把药包都清扫一空,岳羽心里一阵犹豫,在以理服人和强闯出去这两个办法间打着转。而最终,当想起岳张氏今曰的忙碌时,岳羽不由苦笑一声。他这次来,可不想来给自己母亲添麻烦来的。不过这样也好,就当是顺便帮岳张氏解决一些小问题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德叔和黄掌柜,把铺里十年以来的账簿都给我拿来吧!我想要看看,这些年的账,可有什么谬误之处!”

岳有德第三次发呆,刚才看见岳羽那犹疑不定的面色,他以为自己是已经说动了的。结果这药材的事情没解决,又冒出了查账一说。真是笑话,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哪里能看得清什么账簿?

不过以岳羽的身份,这个要求,他也无可拒驳。略感狐疑的与黄凡对视了一眼,岳有德摇了摇头,还是走出了药库去准备。他的体重虽是极具分量,不过或者是由于担心岳羽就这么趁机走掉的缘故,这次的行动间,竟是出人意料的极其迅捷。过不多时,就领着一群账房先生,各自捧着几十本厚如字典般的账本走了进来。

岳羽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,发现这记账方式,无论出入都是最简单的那种流水账。他估计也是如此,这个世界,并没有提供先进复式记账法发展的基础存在。

抬起头,目光扫了眼自己身周,那十几个神情怪异冷漠,又带着几分轻视的账房。岳羽轻声一笑,快速翻动这账本的页面。他体内的智能寄生系统,尽管如今也无力在推算武学上,给他太多的帮助,可是对于这些简单的数学,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问题。

而望着岳羽那完全就是过目既可的翻阅方式,岳有德和黄凡心里都是微微凝眉。后者原本还有着几分期待,心想说不定他家少年,这次又能给他一个惊喜,可如今却也放弃了。而岳有德则是从头至尾,都是不抱希望。

这个世界人人习武,对文事却也不是很看重。族中虽有教学,不过却只限于识字,能看得懂那些武学秘本即可。至于这记账和查账这种比较专业的学问,族内却是不大重视。而以岳羽的年纪,也不到那个时候。

岳有德暗自摇头,他都不用拿眼去看,都能知道自己手下这些账房这时候的心态。除了心存讥嘲之外,恐怕还带着些欲看好戏的心态。

他不知道岳羽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缘由,想到要去查账。然而无论如何,这次岳羽颜面大失,是可以肯定的。这些账房老油子,别说是一个对账目一窍不通的毛头小孩,便是族长岳允杰亲至,恐怕也难对付得了。

而刚等他思及此处,岳有德就见岳羽的动作骤然一停,然后似笑非笑的,用毛笔在账簿上划了一个圈。

“庚戌年四月初七,此处三百七十三两纹银,购得苏矾十四两三钱。这条账是谁记的?”

岳有德心中猛地一突,而在他的的左手处,一名长着倒三角眼的账房先生,则更是面色发青,手脚都在不停的颤抖。而岳羽的话音却还在继续——

“真是好笑!与苏矾药姓类似的黄明矾,价格才不过十七两四钱多一点。怎么这苏矾就贵得如此离谱!再之前七天,苏矾也才是二十二两,之后价格再怎么涨,也不该如此离谱!我记得族中有规矩,贪十两者断手,贪二十两者偿命——”

视线冷冷的扫过了房内的众人,岳羽的唇角处,逸出了一丝哂笑。“给我拖出去,杖毙!”

心脏猛地一紧,岳有德强压着心里的慌张,想要开口求情,然而当对面那清秀少年的目光扫来,却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。闭上了嘴巴。只是眼看着,冉力一脸嬉笑的,将那已经瘫倒在地的账房拖了出去。

这时候,房内诸人都已是如临大敌。每看到岳羽在那账本上划上一个圆圈,心情就更紧张一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