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众生蝼蚁

见识过狮鳄兽的威势,岳羽是打心里不想再与之有什么牵扯。他虽是嗜好于挑战强者,却还没有发疯到,会去主动招惹这种比之自己,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的存在的地步。

而在兽群远去,那披甲巨兽的身形消失在他的视野之时,他的第一个念头也是准备返回,尽快离开这苍嘴山的地域。

不过林卓的那句话,却让他又打消了逃离的念头。狮鳄兽远去的方向,确实是云谷。而根据那些商队的说法,那片区域是目前南面唯一还算保存完好,人力物力损失也比较少的区域。

——云梦城若想要保全自己旗下的这些外围力量,那么与狮鳄兽一战恐怕是势在必行。甚至其他几城的人手,也会参与其中。而那机关师出手的机会,也是极大。

稍一思索,岳羽就毫不犹豫的骑上了已经有些秫秫发抖的龙鳞马,远远的跟了上去。至于那些在高阶妖兽威压下,已经站不起来的驮兽,则是干脆放弃。

而这一次,他是直接让初三升空到了一千米的高空,远远观测狮鳄兽的动静。

——此前这只五色金凰雀由于还未完全长成,岳羽从来没让它飞翔的高度,脱离出自己的射程之外。不过此刻要确保安全,那就势必要与前面的兽群,保持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不可。而如今唯一能够帮助他以安全的方式,观察前面情形的,也就只有初三而已。

“可惜了!听岳宜真说这族内秘传的这套驭兽术,等到进展到极致之时,不止是人兽之间可以心意相通。便连所见所闻,也都可互相交流,甚至能够对其躯体直接进行艹纵——”

当初三那意念模糊的信息,不断通过神念联系传来之时,岳羽心里是暗暗一叹。说到心意相通,他早已经做到。可这金凰雀毕竟还未成年,哪怕是神识方面已经胜过其他同类数倍,其灵智却终究还是有限。若是再等几个月,等到它彻底长成定阶之后,那时候他能收到的信息,必然会清晰得多。至于后两步,他现在还不敢去想。

大约紧跟了半个小时左右,初三骤然传来了大量模糊的意念,似乎是想告诉他什么。到最后焦急之下,干脆又发出一阵阵的长鸣,只是那声音里,并没什么惊恐之意。

岳羽眉头微皱,将初三召回之后稍加安抚,然后在附近找了地势较高的山岭爬了上去。当他们从这里往下眺望时,林卓和冉力二人,是再一次怔然发呆。

远处那兽群的速度,赫然已经放慢了下来。而在它们的前方,赫然有十余万重甲武士,以及二十万弩手,排成了无比密集的方阵,拦在了前面,将兽群的去路牢牢的卡住。

——在这阵列的前方,则是数千以妖兽骨骼和铁木制成的木墙和大型拒马,以及无数障碍。另外还有六千余台千丈弩,被分布与两翼高处,那气势竟是坚不可摧。

如此雄浑阵势,林卓和冉力此前都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也在第一时间,就被其震慑。

岳羽却是没觉得什么,他前世当兵的时候,再大的场面也都见过,下方处的那个大阵,虽是透着几分威武悲凉。却也比不过他前世,地球联邦演习时那万炮轰击时候的浩大。

真正吸引他全部注意力的,是在那些障碍拒马的前方挺立,大约高约十二丈左右,身躯庞大竟毫不在那些妖兽之下的三个木制机关人。

那外壳出人意料的,并没什么太威严和华丽的感觉,反而显得朴实之极。只是简简单单的,在表面覆盖了虫兽甲壳,然后关节处,则是蒙以兽皮就算完事。估计唯一可以值得称道一下的,估计就是它们的用料扎实了。那虫壳里里外外,以钢钉和绳索捆绑之法镶嵌了好几层。虽是使其身形臃肿无比,但其防御能力也是强得惊人。

此外工艺方面,在岳羽这个来自异世之人的眼里,也实在是不堪入目。那左右手臂的长度,明显有些不对称。而双腿的粗细,也同样有些不均。甚至于其中的两台,身上是密密麻麻打满了补丁。

——可这惨不忍睹的形状,却丝毫都不掩其本质的强大!

可以看见兽潮之内的那些妖兽,即便是三四阶的存在,都对其畏惧之极。在冲击之时,都有意识的避开这三台机关人。而本来那密集的兽群,这时也渐渐的出现了三条空白地带。

甚至于那狮鳄兽,在望向这三具机关人时,也是隐含忌惮。

紧接着,岳羽的视线,又落到方阵的左翼,那支由大约八九千人左右的一群骑士,所组成一个三角阵型上。特别是最前面,那部分大约四百人左右的重甲骑士,这些人身上的铁甲样式并不一致,然而胯下无一例外,都是高大的龙鳞马。自刚才开始,就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。人数虽只有四百,其气势看起来,却比附近那些个万人方阵,还要强烈些。

“这就是南方诸城的重甲铁骑么?果然是有些实力,怪不得岳家和鸿家这么多年都无奈其何,反而被其压制!”

岳羽的目光微闪,面上掠过一丝讶色。只从这浩大军容来看,实力足足超越岳家城数倍有余。幸亏的是这次只是由于兽灾而聚集在一起,若是真的携手,那么北方除了那黎城之外,恐怕是没有任何势力,能够单独与之抗衡。

而就在三人各自惊异之际,这场浩大的人兽之战,也终于开始爆发。首先发起攻击的,是在方阵之后,同样是高达数千的投石机,无数磨盘大小的石头,突然之间就遮蔽了天空。然后以万钧之势,纷纷落下。

紧接着是两侧山岭上重弩,无数粗如手臂的弩箭,带着尖锐的啸声,从两翼穿入到兽群之内。而等到这两波打击之后,则是那十余万持弓甲士,以及更后方的弩手。三十余万支箭先是刚刚扬起。再然后俯冲下来,亦同样是在这刹那间,把天空遮蔽得严严实实。

而那兽群的前冲之势,也顿时为之一顿。瞬息间无数的妖兽接连倒下,原本密集的兽海之中,也出现了大量的空白。

“我这一辈子,总算是没有白活!”

直到良久之后,冉力才重重一叹,面上不满了激动的红晕。抛去战场上那惨烈不言,三人眼前的这一幕,也的确是足以令任何年轻人热血沸腾。

想起自己前世初入军营,第一次参加军事演习之前的兴奋,岳羽是会心一笑。不过转瞬之后,他就看到身旁的林卓,是满眼的阴翳。

由此就可以看出二人姓格上的不同,冉力尽管聪明,然后姓子到底没有脱离年轻人的范畴。情绪很容易受外界刺激。而林卓则相对要冷静,而且是第一时间想到的,是这庞大军阵对自己的威胁。

而岳羽如今,也是同样的感觉。无论是那兽潮,还是那十余万甲士,个人的力量在其面前,是何等的渺小?

此外这一幕,也更加刺激到他心内的危机感。传说只有人类的先天强者,才能与五阶妖兽正面硬撼。也只有先天,才能令他在有一天面对眼下这种情形时,有不受其威胁的资格!

这一瞬间,随着这股明悟,他脑内竟有股心境通明之感。而体内的内息,也似乎有了些进境。未曾有多少增长,却愈发的精纯!

妖兽的速度极快,仅仅数息之间,就已冲到了那些障碍之前。虽是在弓弩和巨石打击下死伤惨重,不过以其皮糙肉厚以及巨力,几乎是以摧枯拉朽般的速度,向前方疯狂推进着。直到一个巨坑之前,从内猛然冒出了炽烈的火焰之后,这才止住了进步。

有些已经觉醒了天赋神通的,不段尝试着以各种属姓的力量,来帮助自己突破。不过这些可怜的家伙,却也通常都是人类一方狙杀的重点。

——岳羽很早就注意到,在那群甲士之内,就至少有上千位神箭手,专门照顾那些三到四阶,以及变异过的各种异兽。

而就在兽群在这些工事前伤亡惨重,出现大面积的反弹之时,藏在兽群之类的那只狮鳄兽,终于忍不住出手。

先是一阵巨大的灵力动荡。而后那片壕沟所在的区域,猛然间开始剧烈的晃动。再紧接着,无数的小山包和石枪,毫无预兆的从地面冒了出来。在把兽群之前的那些障碍物,差不多全清理干劲之余,也直接摧毁了正前方的一个万人方阵。

——足足近千人或被直接震死,或被那石枪穿刺。此外兽群之内,也同样又数十妖兽被波及。一时间那片区域内,是满布着尸块和鲜血。

冉力是立时嘶了一声,倒吸了一口气,一腔热血全都褪尽。而林卓在这之后,面色是更为阴沉,嘴里也只吐出了两个字:“蝼蚁!”

岳羽对此是深有同感,他们的实力虽是远远强过那些实力最多武士七级到九级之间的甲士。然而在那狮鳄兽的面前,也同样逃不过蝼蚁二字!

然而那巨大的死伤,不过只是令他稍稍分神。岳羽的双目,仍旧紧盯着下方。就在刚才,那三具机关傀儡,终于动了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