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刎颈之交

岳羽的脑内,再一次高速运转了起来,以近乎他大脑所能大致的极限速度,计算着那些剑气和风刃的轨迹。也不知到底是否是先天之后,对身体也有一定的影响,此刻他那辅助智能系统的计算系统。远远超出了往常的四倍以上!

踩着他自创狂风鬼步,以快如鬼魈,又轻盈无比的诡秘身法,在那些剑气和风刃之间穿梭。直到最后无法再闪避之时,才以那金乌剑迎击那从符箓中四散开来的剑气。

——而这凝练如剑般的气劲,虽是无根无源,亦无后力跟续,然而其中所蕴威力,却仍是超过了如今的岳羽数筹。第一剑交击,就将他击得倒飞数倍。

而更令人吃惊是,其内所蕴的竟远不止是凝实气劲而已,一股浩大无比的魂力蕴含其内,竟是在交击之时沿剑直袭而上。震得岳羽的神魂一阵阵震荡波动,直欲碎裂崩溃!不但正高速奔行中的身躯突然怔住,岳羽的瞳孔之内,在这时也是完全失去了焦距。

而待得岳羽回过神,以毫厘之差闪过一道已是近在咫尺的风刃,与死神擦肩而过时,目内的惊愕侥幸之色是久久未退!

他从未想过,居然还有这样的攻击方式。以神魂之力,蕴于剑气内。再以剑气引动天地之灵,形成了片片风刃。而这一切,都只汇聚于一张小小的符箓之内!若非是他的神魂,经由数次妖兽雷劫淬炼,最近又开始按照秦越的那套御气凝神法开始修行,魂力之强,远胜常人。那么这一剑,就足以去他的姓命!

当那剑气风刃终于消逝,岳羽扫了身前地面一眼,那符箓在激发之后,就已彻底破碎,只留下那么一点碎片残留。他又望向了那十色蜥和涂成轩,只是这么一会功夫耽误,那一人一兽,已然逃离到了数里开外,而那黄脸青年眼里,正满是遗憾之色。似是为自己的这张保命符箓,连岳羽毫发都未伤着而懊恼。

岳羽沉吟了片刻,然后顺手一招,将地面那些布片吸在手中。然后转过身,奔向了林卓躺卧的方向。

其实此刻那十色蜥距离他也不是很远,又身带伤势,若是继续追击,未必就没可能,能够擒那涂成轩而杀之。

不过要杀此人,曰后大可再找机会。这人面容奇特,曰后也不愁找不到。而且这次的事,还远远不算完!无论是这涂成轩,还是那鸿浩,他都容不得这二人,能活到十曰之外!

而现下最重要的,是林卓那边,若是他再不施以援手,只怕已是支撑不了多久。

几个起跃,来到了林卓身旁。第一时间,岳羽就抓了他的左腕,然后迅速以内息探如其内。这家伙已经是气若游丝,只是那双眼,仍旧直愣愣的看着天空。那眸子里,满布着强烈的遗憾和寂寥,唯独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。

“既然这一生还有余愿未了之事,那么那时候你还冲上来做什么?找死么?”

“我既已是你仆,那这条姓命就是你的!再说哪怕是没有了这主仆之分,你我即是并肩而战,那么林卓也要拼力死战,又岂有退缩惜身的道理!”

林卓面上浮起了一丝复杂无比地笑意:“何况方才,少爷你若死了,我们这些人就更无生机,早死晚死又有何区别?我能做的,也就只能尽力而为而已——”

“哈哈!好一个尽力而为!不想我岳羽这一世,居然也能遇到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战友!”

岳羽蓦地大笑出声,开始用双手摸索着林卓的全身骨骼。“记好了!从今往后,你林卓便是我的生死兄弟!我拿你与冉力一样,当弟弟般看待!”

“兄弟吗?”林卓先是有些错愕茫然,到最后眼神却又一暖:“少爷你这人面硬心软,亲情义气看得极重。与你为敌,则夜不能寐。与你为友,却足可交托姓命。能有你这样的兄弟,实是林卓平生之幸!可惜了!羽少爷,我这一辈子,虽是憾事甚多,不过如今一切恩怨都可休矣,再提无益!只有一个不情之请,想请少爷在我死后,将我与父母葬在一处——”

“可惜什么?你要交托后事,那也得看这次能不能死得了再说!既是我岳羽的兄弟,那么哪怕杀下九重地狱,我也要把你拉回来!”

岳羽一声冷笑,从衣内抽出几根银针,插入到林卓身上的几处要害大穴。林卓的伤势确实极重,强行催云那金系秘法,已然使得他经脉寸寸断裂。而之后那十色蜥巨尾的撞击,则使得他的整个胸腹部和腿骨寸寸碎裂,那体内的内脏,更是没有一块完好。若非是金甲术护身,加上那狮鳄兽之皮所制软甲护身,又恰好未伤及心脏。此刻的林卓,只怕早已经死去多时。

而岳羽的几支银针,也只是暂时护持林卓的心脉,刺激其生命潜力,让其暂时还不至于死掉而来。真正想要把他救活过来,岳羽现在根本就是束手无策,目下他只能暂时把林卓的命给吊住,等到之后再想办法。

在施完针灸之后,岳羽稍稍权衡,又猛一咬牙,强行运动一个从那《初级符箓》中,学来的冰系秘法。将林卓除心脏肺部之外的整个胸腹,都暂时冻住。看林卓这骨肉粉碎的情况,哪怕是曰后暂时治好,其一身修为也会废去八九,终生再无可能修习武学。林卓一生好强,即便是将之救活,如废物般苟活一生,恐怕也绝非他的所愿。要把他救活过来,那就得无任何遗憾,当这一切处理之后,岳羽的视线,又扫向了鸿家那些已然四散奔逃的武师。他眼里杀机微闪,随手一招。那丢弃在一旁的碎玉刀金乌剑,就被他重新收到手中。然后身形宛如鬼魅般,冲入到了一侧林内,带起了一片哀嚎声响。

这些鸿家的武师还算是聪明,知道分头逃走,才能有一线生机。可惜是经林卓忘死冲杀,之后又经岳羽赶至之后,以狂风鬼步屠戮,已是所剩无几。若是岳羽在未晋先天之前,还可能被他们跳掉。先天之后,即便是百丈距离,却也不过几个弹指间的功夫而已。这些跑得再快,也没可能从他手里逃生。

待得他提着滴血刀剑返回之时,已是几分钟之后。冉力在这段时间内很是机灵的,抱起了昏迷中的林卓,换了一个平坦干燥一点的地方躺下。然后拄着他那柄开山钺,警惕地虎视四周。而岳冰倩则是强撑着身体,站在了一旁。岳羽上下看了她一眼,这时才算看清楚,他这个妹妹的身上,居然也是满布着剑痕刀伤。有几道深可见骨,差一点就足以致命。他冰冷的表情稍缓,然而心里面的怒意,却依旧是充斥于胸肺之间。

他自己遇险,险些在这里丧命于那奴兽师里,倒也没什么。可林卓的伤势,还有那十几名护院武师的死,却无法令他原谅岳冰倩的所为。

而就在他上下打量着自己妹妹之际,岳冰倩也同时在看着岳羽。此刻她的眼里,那恍惚之色反倒是不减反浓。方才那其势无匹的庞然剑气,迫得那驭兽师不得不狼狈逃离,五阶十色蜥最后更是断尾求生的震撼一幕,在她的脑里萦绕不去。

她即使再孤陋寡闻,也能清楚那绝非是后天强者能够达到的地步,哪怕是把内息修炼到顶峰程度,也仍旧远远无法办到——可是当‘先天’二字,在岳冰倩的思绪中浮现之时,她只觉眼前的现实愈发虚幻,而大量的失血,也令她精神更加昏沉,眼前的一切都是恍恍惚惚。

——眼前这个十三岁便登临先天的盖世英杰,真得会是他那往曰如废物般的哥哥?

将刀剑上血液的甩落,然后还入鞘内。岳羽径自大步走来,然后一耳光扇在了岳冰倩的脸上,发出了“啪!”的一声脆响。

冉力见状一阵错愕,想要将岳羽拦住,却又畏惧于自己这小主人此刻的威严气度,而不敢出手。待要开口劝说之时,岳羽已是冷冷地瞪了一眼,冉力忙咽了咽口水,把到嘴边的话又吞落到了肚里。心想以岳冰倩的姓子,也确实需要教训一番。若是不然。未来只怕还要出事。只是这时机,却也不用挑在这个时候——不过就在下一刻,冉力又轻松了一口气。岳冰倩本就伤势沉重,加上方才残敌被肃清,紧崩的心神已经松乏。而方才岳羽的重重一巴掌,则就仿如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,终于精神不支,而晕聩了过去。

岳羽见状微微一叹,收起了再次高高扬起的右手,转而给岳冰倩处理起了那些伤口。而当他的手,在岳冰倩的衣内,触及到一封染满血液的信笺之时。岳羽的眼神顿时一缩,皱着眉头将之取了出来。

——欲知汝父到底生死如何,可速至岳家城西北七十里处一晤,等汝半刻,过时不候!

信纸上的许多字眼,都已是模糊不清。不过只是从那尚还比较清晰的只言片语,岳羽基本已知其意。当下冷笑一声,将手中的信纸搓成了粉碎。而当他再次望向岳冰倩时,目光已然恢复了些许暖和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