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秘法傀儡

涂成轩几乎是下意识的,命令着十色蜥尽全力撕开那些玄色藤蔓。而本人则是在同时间,以心神联系上了位于地下的地龙蚓。

他这只五阶妖兽的嗅觉极其灵敏,姓情也是非常记仇。能够令它即憎且惧,方圆数百里范围内,唯独只有那个逼迫十色蜥不得不断尾逃生的那个少年而已!

不过就在他刚准备往壳兽之下的地面一跃,再次利用地龙蚓逃生之时,无数的藤蔓再次拔地而出,竟是将泥土深处潜伏着的一个状如蚯蚓状的无骨巨虫,硬生生扯拉出了地面,然后又将之密密麻地卷捆住。只不过瞬间,就将其十数丈长的身躯彻底绞成了粉碎。

望着那纷散四溅开来的血肉,涂成轩的面色的血色几乎褪尽,忙向后倒退了一步。而这时的鸿浩,则是望着那傀儡的方向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缠丝咒,竟是秘法傀儡——”

这话音还未落下,那金色傀儡的周色已是笼罩了一声五色灵甲,手中的那柄黑色巨剑,亦被一层青色的光泽笼罩。然后是右足猛然一踏,向这边猛奔而来。那迅捷无比的身影,与那庞大的体积,简直是全然不成比例。

鸿浩再次哑然,能使用三重秘法,灵力供应竟还未出现后力不足的现象,这已远远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之外。而此刻他的脑内,反反复复的只有一个念头。那就是这金色傀儡,到底是这北马原附近,哪一位机关师的座驾?想来只怕那些五阶灵兽,实力也不过如此!

鲜于平眼神更显得深沉,右手已是按上腰间的剑柄。他先是深吸了一口气,才大声开口:“来者可是岳家城的岳羽大人?既已驾临此地,又何必再掩掩藏藏?还请现身一见!”

他这几句话说得洪亮之极,配合上内息加持,在这谷道之内竟是回音不绝,远近皆闻。而就在那余音还在回响之时,那傀儡那边也传来了一个清冷无比的声音。

“是我又如何?鲜于平!此地三千余人,皆因你这一言而死!”

鸿浩原本听到自己师傅言语时,还感觉一阵错愕。他可从没听说过,那个岳羽有制造和艹控傀儡的本事。然而当那令他印象无比深刻的声音响起,他的瞳孔却顿时猛地一缩,眼神也是一阵恍惚。这声音还带着几分属于少年的稚嫩,听来也是毫无感情波动。可却又令人清晰无比的感觉到,那隐藏于平静表面之下,被主人死死压抑着的,不断涌动怒咆着的岩浆。就仿似活动的火山,表层冰雪皑皑,却随时都会喷发出毁天灭地般的能量。

不过更令人惊栗的,却还是这两句话里,透出来的那刻骨杀意。就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商队周边那些及时从壳兽上跃下,试图远遁的人影,都被那藤蔓一一捆住。然后也如先前的商队哨骑以及那地龙蚓一般,都在藤索的巨力绞缠下,纷纷骨肉碎裂,身体扭曲的不诚仁形!

望着这一幕,鸿浩只觉的身上一阵凉意刺骨。一个先天的岳羽,已是如此可怕,那么再加上这么一台,不知由何人艹纵的傀儡呢?

而就在这时,他居然看见鲜于平,向他使了一个颜色。初时还有些难解,到最后却是更觉心内冰冷无比。明明是炎夏,然而这身周温度,却仿似降入到了冰点以下。

——原来便连自己的师傅,也是没有丝毫应对的把握么?

无数的念头,在他的脑内一闪而过。鸿皓轻轻拂袖,示意身后的几名下属上前。略作交代之后,就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远处的傀儡。只见在那十几丈高的傀儡头部处的弩箭发射口,已是站着一个廋弱人影,那清秀的面孔,是没有半丝表情的低头望着壳兽上的几人。唯独只有那眼眸里,透出了清晰无比的情绪,冰寒如刀,就仿似俯视着的,只是草木蚊蚁!

而即便是此刻的岳羽,也是心里诧异之极。他以为自己这一刻会疯狂的宣泄自己的愤恨杀念,会感到快意无比,然而当他在半空中,利用傀儡发动缠丝咒这时,心境却又是冷静的可怕!

同样处于错愕状态的,还有站在岳羽身后的岳冰倩。她原本就在奇怪,她醒来看见的那个狭窄空间,到底是什么所在。而等她弄清楚的时候,却是跟随着岳羽,到这弩箭翻栏处之时。然后岳羽已是艹纵着傀儡,从高达数千米的山巅,一跃而下!

不过接下来,令她惊异的事情却是接踵而来。能够毫无震动之感的平安落地,已是令人极其错愕。而眼前的这支明显是属于鸿家的大商队,则更让她惊愕难言。自己的兄长,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?他难道不知,这商队之中,有着承云门的先天强者坐镇?

还有对面玄衫男子的那声岳羽大人,竟似已被她兄长当成平辈看待,言语间却更夹杂着几许忌惮。可岳羽也是毫不客气,三千余条人命,在他眼里,就仿如数字一般将渺小苍白。

冉力这时却是抓了抓头发,心里又是兴奋,又是感觉不可思议。心里的滋味,是说不出的复杂。

傀儡第四个起落时,已是靠近了那十色蜥。不过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那柄黑色巨剑并没有趁着十色蜥被束缚之际,刺入它的体内,斩下它的头颅。而是丝毫不曾有停留之意的擦身而过。

原本已经紧张到,心脏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的涂成轩,见状顿时轻松了一口气。旁边的鲜于平心里却是再次一沉,暂时压下了趁机逃遁的打算。从方才开始,就有着两道自傀儡方向投过来的神念,将他牢牢锁定。强弱不同,却又同根同源。而金色傀儡的速度,显然也并未达至极限,那把黑色重剑,虽只是被傀儡倒提于身后。然而鲜于平总有种感觉,无论他从哪个方向奔逃,这把重剑总能把他身躯斩成肉泥!哪怕是他选择在这金色傀儡还在半空之时遁走,也不会再有其他的结局!

——从这机关傀儡瞒过他的灵觉,出人意料的由高空跃下之时,他已是身陷罗网,不可自拔!

而涂成轩虽是心情稍松,可面色上却依旧无法恢复血色。十色蜥的处境,并未曾因机关傀儡对它的忽视而有所改善。那玄色巨藤也不知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灵种,外形看似是玄血藤,然而其坚韧程度却是远超数十倍。以十色蜥那五阶妖兽的巨力,竟也是应对的无比艰难,往往费尽全力撕断了几根,却又有更多的红色藤蔓从地底冒出,将它缠的更紧。整个长达十余长的身躯,几乎快被红色给淹没!无论它怎么嘶嚎怎么挣扎,都无法摆脱被藤蔓越捆越紧的残酷事实。

这一幕在众人的眼里,却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观。这商队壳兽所分布的数百米狭长区域里,全是蔓延开来的如海藤蔓。那沛然木灵在傀儡身周的空间,汇聚成一层浓郁之极的青绿色,然后又迅速无比的在人为艹纵下,向四处发散开来,就仿佛是无穷无尽一般。

“——同时催运三道秘法,这傀儡的五行灵石的品阶定在七品之上!可即便是七品灵石,到这个时候,也该是把储存的灵力耗尽了,为何这傀儡使用如此大范围的秘法,却还丝毫没有后力不继的迹象?话说回来,能够拥有那个层次的五行灵石,又何用浪费在这傀儡上?还有这种藤蔓,至少也是五品以上的灵种,凡人之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?”

就在鲜于平脑内心念电转之时,鸿浩的那几名下属,已是从洞屋内推拉着几个人影,重新返回到了那壳甲的顶部。鲜于平满意的望了鸿浩一眼,他平素最欢喜的,就是自己这个徒儿的机敏灵慧。然而想及此次的无妄之灾,还有那棘手强敌,全是皆由此子而惹来之时。他的眼里,却又闪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戾气。

不过这刹那的恼恨和厌烦,在他的心里只是一闪而逝。

“哈哈!好一个因我而死!如此看来,岳羽大人便连我鲜于平的姓命,也是打算收下了可对?”

仰天大笑着,鲜于平负手身后。面对着傀儡,他神情间又透出了几许傲然!这几百年来,承云门下的内门弟子,又何曾有过畏敌而逃之人?而他鲜于平,更非是胆怯之辈!

——在这秘法傀儡面前,一味的只知逃遁确实只有身死一途,然而全力一搏则至少还有四成胜算!

最后的二十丈距离,鲲鹏是一跃而至。落地时地面的晃动,便连壳兽之上的众人也是隐有所觉。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那黑色巨剑会顺势一剑斩去的时候。鲲鹏那狂猛的冲势,却毫无预兆的嘎然而止。只在泥地里滑行数丈之后,就稳稳停下。

而就在此时,已经看清楚壳兽上那些人物的冉力和谢冰倩二人,皆是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咦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