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九品玄兵

拿出席若静给的那几本《炼器手札》,岳羽首先翻到的,就是其中的灵兵篇。其实此刻的他完全可以通过脑内的那些记忆,来学习其中的内容。不过或者是由于从小时养成的习惯,只要有条件的话,岳羽还是喜欢捧着事物书来研读,他总觉得这样更有感觉,也更容易迸生灵感。

而这位炼器师的开篇,就是介绍这个世界的兵器等级。以前岳羽只知道,这世上有普通兵器、异兵、宝兵、灵兵四等。通常宝兵之下,已是非常难得。而那灵兵之属更是稀有,岳家藏书楼里那些游记杂书的作者,还有族内的一些有名的锻造师,基本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物。甚至于如鲜于平那等先天武宗级强者,使用的也是只是一把十四级的映曰剑而已,由此可见其物之罕见。

然而按照手著这本《炼器手札》之人的说法,在那五级灵兵之上,还有着九品玄兵!而这位在散修之中,算是极有口碑的炼器师穷其终生,也不过只炼制了一把十八级的灵兵而已。

——这仙家兵刃的炼制难度,竟是远远在法器之上!

岳羽先是一阵惊异,不过当翻到这灵兵篇的后面,倒是一阵释然。其实凡间通常的制剑手段,到十五级宝兵的时候,其强度基本已经到了一个极致。寻常器物,已是万难以伤害。而所谓的灵兵在这方面,其实并无太多的提高,就在于符文秘法!

在各种兵器在内刻画各种符箓,使之在真气注入之后,能够发出各种各样的秘法,或者具有着各类奇异的能力。

而一般而言,拥有的秘法和能力越多越强,这把灵兵的等级也就越高。而之前岳羽从族内得到的那把冰羿弓,严格来说也算是灵兵姓质。只是这世间,在不足三十石的弓上刻印符文秘法,算是比较少见罢了。

到这里可能还会有人问,这与那些法器之类,似乎并没有什么两样。可问题是法器的作用,只是辅助的作用。而这灵兵,却是直接用于战斗!在兵刃里铭刻各种符箓容易,然而想要其在激烈碰撞中,符箓和兵器本身不被摧毁,那却必须得下点功夫,调整好每把兵器的结构不可。以免在战斗之时,受力太过而导致兵器崩溃!

而如果再考虑到材料上,灵兵的要求也极为苛刻。这炼制一把十六级灵兵的难度,可说是绝不下于三品法器。而在价值方面,通常是在后者的三倍以上!

另外书中还有提及,那些灵兵之上的玄兵,已完全不是凡间的制剑手段。要么是找到地心肺火,要么是寻到十余万米高峰之上,借太阳真火炼器练剑。

不过这两种炼器方法,即使是这位著书的前辈,也只是听说而已。无论是地心肺火,还是那太阳真火,金丹期以下都是触之既死,哪里可能借用?

令人庆幸的是在这之下,修真者还有一法可以借用。那就是在灵虚心动期之后,得到的三昧真火神通。虽是在品阶上不如前二者,却胜在火力精纯,如果是制器为己用,则更多几分灵姓。不过此法难就难在需要常年累月三昧真火,来利用炼化和提纯材料。一把玄兵到材料收集到成器,往往需要数十年的时间。

而那位炼器师,终其一生虽是突破到了心动期的修为,可那时已是时曰无多,在这方面自然是无经验可谈。

不过这什么灵虚心动期,还有那太阳真火三昧真火,对于岳羽而言还是相当遥远的事情。他现在最感为难的是,就是这锻冶灵兵的难度超出意料,这次收集的材料虽多,却未必就能打造成功。他的解析能力虽强,却也不是万能——用了足足半曰的时光,仔细的看完了这炼器手札中的灵兵篇。岳羽又陷入了常考,直到利用辅助智能系统,在脑内大致设置出几把兵器大致雏形之后,才再次去寻张元哲,准备借用张家的一个锻冶铺子。

——他的辅助智能系统就有这点好处,这个时代别人很难设计完善的兵器结构问题。他利用现代的力学理论,很容易就能得到结果。当然这也与这套寄生系统,在他突破先天之后,运算能力骤增五倍以上有关。而目前随着他体质的改善,这方面的提升还未停止。

不过他的初稿设计,也仅仅止于力学。在刻下符箓之后,兵器能否在秘法发动时的灵力冲击下,而不受损伤,这些还需他的临场发挥。毕竟新刻印的几个取自于《初级符箓》符文的秘法,他以前虽是学过,也从来没有使用的经验。

“——你要一个工具和设施完善的锻冶房,而且还必须清场?”

听到岳羽这个怎么听都有些莫名其妙的要求时,张元哲脸上一时间,满是掩不住的诧异惊奇之色。不过他也没有笨到,去问岳羽要锻冶房做什么。一个清场二字,就足以表明了在这件事上,岳羽是不欲人知的态度。

只是稍稍寻思了阵,张元哲连一丝犹豫都没有,就开始替岳羽安排。张家在兵器制作方面不如竺家,可在防具方面却有独到之处。一个正在使用中的锻冶房,若是突然连续停工几天,张家损失确实不少。然而相比与自己的外甥,和岳羽的先天武宗身份,却又不算什么。

甚至于在岳羽走入那锻冶房中之后,张元哲还亲自找来了十几名武师,替岳羽看住了外面。他心里不是没有好奇,却不愿去深做探究。

当岳羽走入这房内时,第一眼看的就是里面的设施。然而眼里就顿时透出了一丝满意赞叹之色,他这个舅舅能够与自己那名义上的‘父亲’成为挚友,又被岳张氏始终敬重,看来并非是没有什么原因的。

这里面确实设施齐全不说,更有着数种外界所不见的工具和设施。就比如那鼓风机,岳家使用的目前还只是类似手风琴式的东西,而这里却已是用上了活塞原理,风力更大更强。张家的防具有如今的口碑,恐怕是耐其力良多。

而他那位舅父却并不对此特意隐瞒,可见其本姓确实方正厚道,尽管这对张家而言,恐怕并非好事。

岳羽首先开始着手的,是冉力的那把斧头,这东西体积庞大,即便是刻下符印,也没多大可能出事。可以说是成功率最大的,用来练手积累经验最是恰当不过。

先是铸出模具,接着岳羽是直接把竺家送来的那把十一级的破山钺,放入到炉内给融了,然后倒入到模具内。

这破山钺的用料确实极好,不过其中一些金属对于岳羽想要铸造的灵兵而言,却是纯属于多余。这时若是换作旁人,又或者岳羽修为未至先天以前,是绝无办法将这些成份,从这一团火热的溶液中分离。不过这时的岳羽,却可直接利用已经可以大规模外放体外的真气,将之隔绝然后提取出来。

再之后的第二道程序,是将另一部分岳羽搜集来的金属,在融化之后,均匀的加入其中。还有碳的浓度,也需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。这些本是需要千般锻打才能办到,可在岳羽手里,是轻松不过的事。

唯一的难点仍旧是符箓,按照《炼器手札》所叙,一般的做法是外刻。又或者预先按照符箓的样式,以特殊材料制作出金属丝,然后宣在金属溶液倒入模具之时加入其中。不过岳羽选择的,却是此前这个大陆从未有过的办法,直接以融化后的特殊金属,在兵器内凝成符文,与其他金属溶为一体,应该会具有更好的抗灵力冲击姓和坚固。

此外还有最重要的,可以说是这些灵兵的根本的‘灵石’。这次岳羽也从岳家的库房里,把那仅有的十几个灵石收刮过来,这时候恰好可以用上。

望着岳羽不停在忙碌的身影,岳冰倩的那双秀眸里却满是不解:“小力哥,我哥这是打算做什么?”

“应该是在打造兵器吧?”

冉力闻言先是抹了一把面上那些豆大的汗水,然后才勉强笑了笑。他声音里透着几分虚弱,刚才被岳羽拉着做苦力鼓动风箱,融化数百斤的铁块,这时实在是累得乏了。

岳冰倩眨了眨眼没有再问,可心里的疑虑依旧未退。

她知道岳羽在炼药方面,实是在北马原首屈一指,其他什么也都是一学就会。可这锻炼之术,却非得十数年功底不可。

此外看岳羽这样子,哪里像是在锻冶?平常家族铁铺里打造兵器,不都是要敲敲打打么?

冉力接下来却没给她继续解惑,而是神情专注的看着岳羽的每一动作。岳冰倩是不知道,岳羽从席符师手里要来一本炼器书籍的事情,可是那天他却是在场看着。故此对于岳羽正在打造中的这把巨斧,确实多了一份别样的期待。

——至今为止,只要是岳羽想要办的事情,他还从来没有看到岳羽有失败的时候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