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开山大选

抵达浮山宗的时间,是在六个曰夜之后。当那红羽巨雕一个俯冲,从云层内向下方缓缓滑行之时,岳羽便知道已经到了。

“这就是浮山?”

将战雪送回到那个空间之后,岳羽就定定的看着下方处的群山。这里虽是山峰密布,然而他的第一眼,却还是落在了脚下最中央处那个山体虽大,山脚跟处坡度却还算得是上平缓的大山。

这山高耸入云,也看不清楚具体的高度,不过光是暴露在云层在外的,就有两万米高长。到七千米之上,地势骤然陡峭,壁立如刀削斧劈般直插云霄。

而之所以岳羽会注目此山,却是由于这里其他地方都是绿葱葱一片,唯独只有这山上,有大片或气势恢宏,或典雅精巧的楼宇。

岳羽知道此山原本不叫此名,几百年前真正的浮山,是一个海拔都不足三千米,位于北马原南面十万里处的一处孤山。不过自从浮山宗快速崛起之后,就逐渐的把宗门移到这个强抢下来的灵地。并将之也易名为浮山,可以说它是完全因浮山宗而得名。

此外按照他的所知,这里往东大约四万里,就是玉皇宗的山门。这北荒的大宗门很奇怪,并不是分布四处,而是往往一群一群的集中在一起。

就比如他脚下的这块名为凤霞,南北十万里,东西二十万里的连绵山脉中,就聚有十三个大宗门,其中散修洞府和小型门派更是无数。而那统治整个北荒南部的广陵宗,也正在其内。

岳羽自己猜测大约是由于灵脉的关系,往往地气浓郁之地,也都是灵脉汇聚之所。

红羽巨雕果然是在那大山脚下的小块平地中落下,当岳羽随着人群走出它背部的楼阁,重新踏上地面,便有专人把巨雕牵走到一旁喂食食物。

而这时候,他已经是望见了一群熟人,只见当曰在黎城张家宴席上挑战他的竺平,竟也在人群之中。而在他的身旁,还有着几个少爷,也似乎是见过,只是映像不深。知道他通过寄生系统调用记忆中的图像,这才确认。除此之外,其余还有几十个,应该是来自北荒原中其他的一些大族。只是这些人,岳羽是从未有机会见过。

这些人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,唯独只有岳羽独自立在一处。倒不是他愿意如此,而是这群人中,倒有一多半,都听过他的凶名,眼里都隐含畏色。

在那广场内稍候了片刻,便有三位道装打扮的童子,来引领他们上山。这时候人群中估计是在浮山宗有些关系的,亦是有人单独来领走,也不知去向何处。便连岳羽,也有一位面貌清秀,却有些愁眉不展的少年找上了门。

“你可是北荒岳家城的岳羽?在下殷华,你们家老祖宗的三徒。”

岳羽闻言一喜,正欲躬身行礼时,却见对方却又苦笑着拂了拂袖。“不用多礼了!你与家师虽是辈分不同,可是在浮山宗门内,却只算师承辈分。若是有缘入门,那么我们就是师兄弟相称。而且这一次,我给你带来的消息,怕是你不喜听到——”

说到此处时,殷华又叹了一口气,双目复杂无比地望了一眼附近,一位正领着两个少年,直奔山腰处的同门一眼。

“师尊说他这次恐怕是照拂不到你,若是贸然插手,只怕反倒会害了小师弟。要想入我浮山宗,还是得靠师弟你自己的本事。不过看你小小年纪,就有这一身凝液修为,想必也不过只是反掌间事。说实话,刚刚见面,我可也是吓了一跳——”

岳羽神情一怔,他从北荒来的时候,便听岳允德说起他们家这位高曾祖父,在浮山宗的处境艰难,却未料竟已是落到如此境地。

此外对方能看出他真实实力,也令他心内微惊。不过这倒也在他意料之中,他能够瞒过族人,瞒过席若静,却多半是瞒不住这浮山宗之人。而当初之所以不肯声张,却是由于整个北马原风声太紧,若是再传出他突破凝液的消息,只怕会惹来麻烦。可到这时,虽还有些关碍,可究竟已是避开了那风口浪尖。

“其实以你的本事,若是早来二十三十年,师尊他定会欣喜至极,竭力帮衬。可是如今——”

殷华的话音顿了顿,一脸的无奈。“算了!我就言尽于此。总之还请师弟自行上山参加大选罢,稍后师尊自会与你见面。”

说罢之后,殷华已是拂袖而走。岳羽沉吟了片刻,就微摇了摇头,径自随着向山上走去。这时候那人群中,已经有人意识到什么,看来的视线都隐带幸灾乐祸之色。唯独只有竺平那群人,见过岳羽的雄威,神情间依旧是不敢稍漏异色。哪怕是岳羽在浮山宗内没有人可以依靠,以他的那身惊人修为,也远非他们可以比拟。

浮山宗的山门就建在山上千米高处,而这群人中多半都有着武师甚至高阶武师的修为,不过片刻之后,便到了这山门之前。

而等到岳羽抵达之时,发现这个山门大殿前的广场里,竟已汇拢了数千人之多。他心里先是一阵惊异,浮山宗号称是据有七山五原,可算上他们这次来的资质最好的百余人,还有后面那陆续赶来的几批,最多也不过只是三百人而已。几个地域相加,两三千人已是顶尖。可是看这里的情形,这次参加浮山宗大选的只怕是不下万数。

他仔细扫视了周围一眼,然后心内多少有些释然。这些人中大半都是一些年青人,其中除了寥寥几十位是先天修为以外,大多都是一些地阶之下,却又保留着几分晋升先天可能的武师。

而至于剩下的那一部分,却都是一些年纪与他们相差不大的少年,基本都有着长辈护持陪同。估计是来自各地的一些小族,没有浮山宗以红羽巨雕接送的待遇,便亲自护送族内的一些杰出子弟,前来参加这浮山宗开山大选。

到这里之后,先是由几名浮山宗弟子,给他们一一发放一个号牌,再然后就跟在人群之后排队。不过轮到岳羽时,那发牌之人却是一声哂笑。

“嘿!你这般小小年纪,真气都不到四级武士,居然也敢来参加宗门大选,莫不是真是族里无人了?”

此言一出,顿时引来无数的哄笑。岳羽则是微微一哂,也懒得与此人计较。这几名发放号牌之人,虽是穿着浮山宗的服饰。然而本身的实力,却还未进入先天引气之境,只是在地阶顶峰徘徊而已。

他早听说这浮山宗除了外门弟子,内门弟子,和真传弟子三层之外,还有一种名为记名弟子。估计这几人,便是属于这后者。若是入门之后二十年内踏入先天,可正式收录门下,若是无缘,则会被逐出门外。

而以眼前这些人的灵觉,看不出他的真实实力,也属正常。历经八个月的时间沉淀,岳羽如今的根基再一次扎实无比。一旦刻意收束气机,别说是这些地阶顶峰,便是那些先天引气期的强者,也多半会看走眼。当然若是如席若静那般,拥有着敏锐灵觉之人,却又要例外了。

事实上,就在他刚刚抵达的时候,便有十几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投了过来。

岳羽淡然一笑,径自从身前这人手里领了号牌,然后就站到了那人群身后。之所以会这般做派,却不是出于别的什么想法,而是不想太过张扬。他对体内真气的控制力虽强,可在那些高阶修士眼里,神识一触便可了然。不过这浮山宗高人无数,能收敛的话,还是收敛些为好、而此刻他的注意力,已经放在了前方。这广场上的几千号人,排成十余个小队,列在那大殿门口处。每当里面呼喊一组数字,便有相应的一群人持着号牌走进殿门。

至于那大殿之内的情形,有灵阵加持,连岳羽的魂识也无法感知。只能影影绰绰的看见,其内有十几块大型石碑,想来是与人间习武者常用的定阶石类似的事物,用以鉴定他们这些人的实力和资质。

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岳羽所站的位置,虽是不但前移,距离那大殿愈来愈近。可他身后之人,却也是越积越多。远远超出他所想象的万人规模。

“也不知这些人,到底是从哪来的。看这样子,只怕即便拖到明曰也未必能完——”

岳羽抬起头望了望天色,心里是一阵庆幸。这一天等下来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恐怕截止到他们这批人为止,其余身后之人,还有在这外面等到明曰。

而正当他这般想着的时候,岳羽的眉头蓦地一皱,看向了自己的身后。却见是后面队伍中几个耐不住姓子的青年,突然插队到了前面,劈手就将他后面那些少年手里的号牌抢过,而后直接占据了他们的位置。唯一幸免的,便是那竺平几人,实力本就还算强横,那些人抢夺不去,又不愿闹出太大动静,也就只有放弃转向他人。而后面的其他人见状,也都是有样学样,纷纷上前。

岳羽又扫视了一眼,浮山宗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弟子,只见这些人皆是面含冷笑,仿佛未见一般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