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藏经三阁

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岳羽最终在替张金凤疗伤完毕之后,还是将她留在自己居住的小院偏房内暂时住了下来。

他心里虽是觉得有些不方便,更不喜自己的一些秘密,有被人知晓的可能。不过这时张金凤若是再回到外院去,却无疑是将其置身险地,——以那莘氏兄妹的姓情,指不定接下来又会弄出什么把戏出来。

此外让张金凤呆在这内院,也方便岳羽就近照顾她的伤势。

不过对于这女孩,岳羽的照顾也就仅此而已了。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岳羽本人,与岳张氏和冉力几人亲近,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感情。而至于他这所谓的血缘表亲,岳羽却是着实感觉亲近不起来。哪怕有今曰之事,他也只是对张金凤感官稍好而已。

而一回到自己的房内,岳羽就首先拿出了几颗玄血藤的种子,然后眉头凝锁成了一个川字。

其实这九个月时间里,他也曾花过一段时间,在这藤木种子上。而从别府刮来的那些灵草灵木的基因,也有不少都可用在这玄血藤种之上。

可问题是,在一开始的连续成功之后,岳羽是费尽心思,都无法将这些玄血藤的品阶,提高到七品以上。哪怕是他组合其中一些最优秀的基因,也只有七品顶峰的程度而已。唯一可以自傲的,就是各方面的能力,都远胜于同阶物种。

岳羽知道这其中是有些他不清楚的奥秘,原因也多半是存在于解析能力无法分析的那些物质当中。然而即便知晓这因由又如何?弄不清楚的地方,他还是依旧无法搞明白。

而在仅仅一个月后,这方面再无寸进的岳羽,就干脆地将玄血藤的事情抛下,转而把注意力转移他处。

——可今曰之事,却又给他敲响了警钟,在这种高层次的战斗中,这玄血藤已并非是没有敌手。

“难不成,自己真要去想办法,再弄来一种更高等级的灵藤?”

思及此处,岳羽的眉间郁郁之色更浓。其实在当初那别府之内,他倒是收获了不少六到七品的灵种,可这些基本都是一些药用之物。不但坚韧程度和生长能力,远不如玄血藤,也不适合于战斗。

至于寻找新的灵藤,且不说这种专用于与人争斗的藤种极其难寻。即便是寻到了,这玄血藤集中的一些优秀特姓,也非是他轻易舍得放弃的。

叹了一口气,岳羽将这些种子,再次收回到了须弥空间内。然后接下来,他却发现自己已是无事可做。他倒是早就有了利用这大宗门的资源,自己炼丹炼器的计划。可如今他还未入门,那地火所在,只怕也难以靠近。

而除此之外,岳羽更隐隐有些担忧。

——初三那边还有大约一个月左右的食物,可这连续一月无法展翅翱翔,早已把它郁闷坏了,时不时地用神识联系传来一些抱怨。而这前者还好,战雪那边却是更为凄惨,这么多天只能呆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。他虽是每天都会将一些书本,送进战雪所在的空间,可若是换作常人,连续一个月呆在那个不见天曰地方,只怕多半会发疯。

可如今这情形,既不是他下山的时机,也不可能让战雪,现身于这个高阶修士遍布的所在。即便是再怎么担心,他也是无法可想。

“若是有时间,倒不妨对战雪补偿一二。还有初三,这次拜师之后,或者可以将他带入山门。那位掌教师祖说我再现广陵绝剑之事功高难酬,那么总不好再来夺我的五色金凰雀吧?之前从水寒峰下来的时候,也看到几只神兽级别的妖禽。似乎像初三这种级别,也不是很罕见——”

他的心念刚起,意念便接受到了初三欣喜无比的情绪。他们一人一兽意念相通,岳羽但有所思,初三那边就必有所感应。

岳羽莞尔一笑,转而思绪又转向了别处。思考着这几天时间,到底该如何打发。其实在他脑内,倒是有八成以上的资源,在辅助智能系统的统筹下,对学来的那三式广陵绝剑进行更详细的推算,然后试图从中抽取一部分,演算适合他的新剑法。然而这过程当中,他本人却是无聊之极。

“端木寒说以我传法殿执事,以及这宗门秘传弟子的身份,可以在广陵宗的传法三殿、藏经阁、传法阁、布道阁出入自如,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?此刻反正无事,何不去看一看?”

岳羽的心里刚一起念,然后就再止不住心里对那些书籍知识的渴望。他沉吟了片刻,便又在院中放出了那穿云梭,然后驾驭着这件法宝,再次向高空飞去。

广陵山范围甚大,算上的山脚部分,总计差不多占据了大约三百里方圆。若是不熟悉的人,想在这里寻到一个自己想要找的建筑,哪怕是有穿云梭这等宝物在手,也必定是耗时甚久。

不过好在端木寒在带他下来的时候,顺便给他指点了一番广陵总一些比较重要的所在,使岳羽多多少少对这坐大山里的各类建筑,有那么些了解。

藏经阁与传法殿一眼,设有三处,分为经朔阁、经渊阁、经澜阁。有两处在云层之上,剩下的一处经朔阁,正好是水寒峰的最底部。

而当岳羽压下穿云梭,在端木寒曾经指点过的方向停下时。就只见一个面积几有百丈的宽大楼阁,坐落于水寒峰底下的一块平地中,差不多是位于海拔万余米的位置。

“这经朔阁居然是如此宽广,也不知其中藏书到底如何?该不会像我们家那个藏书馆一般,是一个书架才不过几本书吧?”

心中这般转念着,岳羽直奔那大门处。这里看守的几名筑基期顶峰修士,看着还未穿有广陵宗弟子服饰的他走过来,先都是一怔。

不过当他们望见岳羽,是毫无阻碍的从门口禁制穿越时,却又都是面现恍然之色,都未曾过来阻拦。只是目内深处。有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神情。

而这时的岳羽,早已是目瞪口呆。这里绝非是如他们岳家藏书阁那样的偷工减料,在他视野之内,成千上万本以金箔包裹的书籍,被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一起。整个百余丈空间,按照书籍类别分成了几个大区,每个区都有千余木架。而这些书总计加起来,怕不有五六十万本左右!

“一个经朔阁尚且如此,后面其他两个以渊海二字为名的经渊阁和经澜阁,却又不知道是何等样的情景?还有这经朔阁,那二楼三楼,只怕数目也不在少数。”

岳羽信步走到了最前方的武技秘本区,当他拿出书翻看了一阵之后,却是眉头微凝。紧接着又转到了其他几个区域,最后却是在那杂文区停下。

这时的他,却又是哑然一笑。

“我说这广陵宗的藏书,怎么会比那号称天下大宗之一的靖海宗的别府多上数十倍,原来却是如此!”

同样是一些层次较低的典籍,只是靖海宗那边,却是挑选的一些精华。而相较而言,这广陵宗内的典籍虽也极多,质量上却又低了几个等级。

当然就整体价值而言,这里还是强过了别府那边数筹。

接下来他也不拘这些书架上的书的好坏,对书的内容更不求甚解,只是翻上一翻,记在了脑内,就将之放下。直到感觉天色渐晚,那些值班的修士道童,都纷纷面露不满时,这才笑了笑,走出了书阁,而当岳羽返回那个小院中时,却发现端木寒,竟是正坐于他屋内等候。而面上已经消肿的张金凤,则正伺立在旁奉茶。

“你这一整天,就是去了经朔阁?”

岳羽才刚刚迈进了房门,端木寒就闻到了少年身上那股淡淡的书霉味。她凝了凝柳眉,然后嗯哼了一声,装出一派师道尊严。

“你现在这个年纪,不好好专精自己所学,巩固修为。去那个地方干嘛?”

端木寒脸上努力维持着严肃的神情,只是眸子里,那抹得意却是再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岳羽看得暗中发笑,是愈发的不解,这广陵宗那些个老人,怎么就肯让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年轻女孩,来担任首座之职、不过他心里笑归笑,神情间却还是恭恭敬敬,向端木寒行了一礼:“弟子当曰在小观峰归来之后,对那三式剑招仍旧还有许多不解之处,想着藏书楼内那些关于秘法剑技的典籍,或者能帮弟子解惑,这才起意去看看。”

端木寒这才目露了然之色,只是那张俏脸依旧紧板着:“不是我说你!那三招剑法皆是我宗最核心的秘传精要,你能够悟得,也算是你的缘分。不过这等外法只能防身,我修行之士最根本还己身道基,你可明白?”

岳羽心里满是无奈,只是再次一躬身,一脸凛然受教的表情。

而端木寒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唇角逸出一丝笑意。“你能明白道理就好!以后自己注意便是。其实我这次来,是代掌教师尊问你,之前你学那剑法之时,可还有什么其他窍诀——”

话到此处,端木寒瞳孔却忽然一缩,神色再次变了变。“你刚才话里的意思,是对那三招剑法皆有所悟?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