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 三品黑纹

这块原石内外围的灵力却是衰弱之极,岳羽以五色神光打通壁障,不过瞬间,就已对里面的构造了然于胸。在这块原石中,除了寥寥几块灵石之外,竟是一块通体都是暗黑色的不知名金属。情形与方才他接触过的那一块,竟是大致仿佛、岳羽开始时也是一阵失望,紧接着当他的真气,再继续向内探入,却无论怎么样,都难以深入其内之时,却又突然醒起一物。

然后他整个人,顿时都是一阵轻微的颤抖。几乎是用尽了他全身力量,才没将那激动之情,显示与自己的面上。

居然是黑纹铁,是三品灵物黑纹铁!无论是外表还是那特姓,几乎都于典籍中所述极其相似。

——色呈暗黑,外有风纹,灵力内敛。无一不与这原石之内的这块黑乎乎的东西相吻合。

此外疑点还有它的质地,岳羽以真气探入其内,刚至表皮时,就受阻不能寸进,更无法解析其内的原子结构,只能简单的探查出其晶体排列。

而这种情形,他只在从靖海宗别府取出的那几把六品以上的邪道法宝玄兵上见过。

这也就是说,这块原石之内的金属,在密度和坚硬程度上,不逊色于那些邪兵,至少也是六品左右的水准。而按理来说,这类灵金所蕴灵力,应该是相当强大才对。

可事实所见,却是截然相反、岳羽深呼了一口气,有意继续输入些真气,再做一番详查。然而这时原石内的那层灵力壁中,被他以五色神光消融出来的缺口,已然在开始逐渐恢复。他微一凝眉,稍作思量之后,就放弃了继续使用五色神光的打算。

这原石内所蕴的灵力本就不多,被他消融多少就减弱多少。若是一旦这层灵力壁无法维持,不止是这里面疑似黑纹金的金属,会被其他人发觉,他自己也会被人怀疑。

缓缓把手收了回来,岳羽依旧是站在这块石头面前静立不动,目内是亮泽频闪。

——在他看来,无论这里面的金属,是否是黑纹金。买下之后,自己都不会太亏。

而若真是如他所猜测,那么这一次对于自己而言,可就真是天降横福。

——三品灵物,这可不是那些记载天下奇物的典籍里,被判定是用处不大,或者干脆就是毫无作用的那一类。而是真正货真价实,被列为奇珍之属!

他以前服用过的那两种,都可以大幅提升修为实力的清灵玉液,冰玉魂水,也不过只有四品!能够在价值上,稳稳压倒它的,也唯有他如今手里的通幽和定冥二珠而已。至于那三品的九转灵寂丹,虽然传说是可以助金丹修士,度过元婴天劫,成功化丹为婴。可能否胜过这黑纹金,却是两说。

——这种灵金之所以珍贵,并非是它的坚硬和锐利,又或者是与天地之灵极其亲和之类的缘故。而是它本身灵力内敛的特姓,一般除非是真正已经至大乘期的修士,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,都很难察觉它的存在。甚至于后者,也不乏有被黑纹金所制法宝暗算的例子。

传说在中原南方的某些仙家流派中,有种炼制玄兵无形剑的法门。所用金属当中,黑纹金就位列其内,而且是居于首位。

此外这黑纹金与雷系灵力极其契合,也同样是雷系法宝玄兵,所需的灵金之一。

以之炼制玄兵,不但是威力强绝,更是暗算阴人的绝佳之物。

不过最令岳羽感觉惊喜的是,这种黑纹钢,正巧是他能够用得着的。虽然是三品之物,然而按照典籍内的记载,其熔点却不是很高。一般普通的地火,就可以将之熔炼,无需什么地心肺火或者太阳真火之类。

此时岳羽是正想自己和战雪,炼制一套强一点的法宝玄兵,以用于战斗。可惜的是手里能用的材料不多。那曰在别府里倒是带出了一些,然而品阶还是稍稍低了,好的都被带着。至于那些邪道法宝玄兵内,倒是有些好东西。可他如今也无法炼化那些血煞之力,亦只能干放着。

“也不知这块毛料,最后能卖到多少价格?还有这石内,到底含有多少黑纹金?若是那一块通体全是,那么应该足以炼制两件玄兵有余——”

岳羽最担心的其实后者,内中的那一块金属,里面他未曾详探。若是里面只是包了一层土,虽然还是赚了,对他而言却是没太多意义,只能转让他人。

“怎么端木师妹也打算来赌石么?”

被这话音打断思绪,岳羽回过头循声望去。然后就只见自己的身后,正有一大群的人涌过来,方向正是自己所在的这块灵石毛料。

他心中一惊,连忙让开到一旁。这才开始仔细打量着来人。发现这几十人中,竟无一不是灵虚境以上修士,其中更不乏有金丹境存在。而且身上都穿着各个门派的道服,显然都是落霞山各派驻在这里选石之人。

而那位说话的,正是一位面容方正,神情却远较他人松缓的中年。穿着与端木寒一样的服饰,而那眉眼间,此刻是满蕴着调笑之色。

“怎么?你上次在这里还没有输够,准备来这里再扳回一城?”

端木寒那边闻言却是一声冷哼:“严昊,我来这里赌不赌石,关你什么事?”

岳羽听名字就知道,这应该就是玉容峰的首座真人。传说一大半时间,都呆在这集镇内收集各种炼器材料。在这里撞见,却是并不怎么意外。

而被端木寒如此对待,严昊却也仿似毫不在意,闻言后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:“师妹之事,我自然是管不了。只是这赌石之事风险奇大,便连师兄我也深感戒惧。没有几十年的本事,还是不要参与进来的为好。我听说师妹前些年,是好几次输到差点连你的朱泪剑,都要在这里当掉,还是掌教师尊赶到阻止?其实师妹你要赌石也不是不可,只是切记要注意分寸,玩玩也就罢了——”

端木寒面色,顿时涨红一片,先是怒目朝着严昊一瞪,发狠道:“这赌石亏本不过是常事而已,你焉知我今曰就不能选出三五块好石,把以前的输掉的都弄回来?”

岳羽心里暗感奇怪,心忖这严师伯言语中,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,反倒是诚心劝诫的居多,可为何端木寒,最后会如此反应?难道说,是为方才严昊在话里,翻出了她以前的丑事?

思及此处,岳羽不由哑然失笑,原来自己这小师尊,也是个极爱面子之人。

而那边严昊闻言也是一怔,然后当看到视角的余光,望见岳羽之后,才再次摇头:“三五块好石?呵呵!那就预祝师妹这次能够如愿以偿。”

他嘴里说着恭祝之词,言语间却是毫无诚意,显然是很不以为然。而端木寒听得也是面如寒霜,却也不好再做反驳。

接下来严昊又是向着正躬身行礼的岳羽微微颔首,神情间却是极其温和。只是看向岳羽身后初三时的目光,带着几分惊异和惊喜之色。

等到严昊转身,看向那块毛料。岳羽才抬起头,他正欲与端木寒说话,便又听到一声极其刺耳的尖锐嗓音,再次在他们身前响起。

“端木真人!这位可是你新收下的弟子?也不知道为何,在下是觉得很是眼熟呢!这样貌望起来,倒是与我们浮山宗前阵子叛出师门的逃徒,有些相似——”

岳羽心中顿时一阵凛然,他抬头望去。正好看见一位年纪大约四旬,样貌略显阴柔的男子,正满眼杀机的望着自己。

而那身衣物,他也极其熟悉,正是浮山宗的道袍。气息与端木寒及严昊相似,竟也是位金丹修士。

“原来这里浮山宗也有人在,而且还是金丹级的强者。看来这广陵集镇号称北荒修真界第一集镇,果然非是没有道理!”

岳羽却是毫不担心,他再仔细看了眼前这群人。发现不止是的浮山宗,便连太玄宗的袍服都有。还有一女子的胸前,绣着一个蓝色残月,应该是冰月宗的人。这些人无一例外,都是极感兴趣地看着这边。便连严昊也是凝着眉,重新转了过身,目里满蕴森然。

端木寒的心神,正是不佳之时。一肚子不爽,正没地方宣泄,此刻听得这人言语,当即就是冷笑着回望。“令狐文,你莫非是也嫌自己的耳朵碍事,不想要了?莫说那时我徒儿他还未正式拜师,不算你们浮山宗之人。即便是真是逃徒,有我广陵宗护着他,你又能怎样?再阴阳怪气乱说什么,我今天就砍了你的耳朵!”

此言一出,不止是令狐文的面上骤然间苍白无比,其余那些小门小派,却也有一部分都是神色阴晴不定。而如冰月宗,还有太玄宗的金丹修士,都是淡然自若。当然其中,也不乏有幸灾乐祸者。

而这时候的严昊,紧跟着亦踏前一步:“这孩子如今已是我广陵宗真传弟子,令狐道友你若有异议,可以明说——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