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全数斩杀

那些人商议了片刻,便渐渐有了结果。而看向岳羽的眼神,也是愈发的不善。

“——这小家伙的神魂,我就要了!只筑基境的修为,魂力便如此强大,这神魂必定乃是极品。若是诸位无什么异议,那么我肯再让出三成所得——”

“嘿!收了他的神魂,你也不怕广陵宗追到头上?不过在邪道修士那里,倒确实是可以卖个好价钱!”

“那么方才他身上的那七品飞梭,又该是怎么个分法?”

岳羽的面色不变,闭着眼睛,静听着这些人的胡言乱语。只胸内升腾而起的怒意杀机,已是在逐渐地,焚烧五内!

不只是为眼前这些家伙的狂妄之言,更为了那莘氏。接二连三的挑衅,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——若非是自己另有底牌,自己这次岂不是必死无疑?

——真当他岳羽,会顾忌那门规,不敢杀人?

远处那人接近的速度极快,转眼就到了五里的距离,隐隐约约已经现出了身形。不过到这时候,那身影已经停住,远远望着此处。

而这时的岳羽,也再次睁开了那紧闭着的眼睛。

“你们,说够了没有?”

那群修士中的几位,闻言都诧异的回头望了一眼,而后讥讽的笑了笑,便不曾在意。一个筑基凝液境的修士,哪怕天资再高,他们亦可瞬间灭杀。眼前的少爷,在他们的眼内,不过就是个会移动的宝库。

不过下一个瞬间,这些人又悚然而惊,纷纷再次转头。只觉一股莫名的威压,自岳羽身后的空间传出,更逐渐增强。而周边的空间,更泛起了一层红色的薄雾。

“煞力?他修的居然是邪道功法——”

这略带惊奇的话音未落,战雪已是从岳羽身后的空间踏步而出。

带着一抹血色的目光,先是冷冷扫了身前一眼,而就在激起所有人一阵心惊肉跳之感的同时,身形已是幻成了一串雪白的残影,整个人如利剑一般撕裂开了空间。

“找死!千钧锤,给我碎!”

顿时之时,无数光华亮起,却是心生警惕的十余位灵虚境修士,纷纷放出了自己的随身法宝。

站在岳羽正前方的那名粗莽大汉,亦是面带怒容的取出一把长有六丈,直径亦有丈余的锤状玄兵,裹挟着及他本身数万斤巨力,向身前猛击而下。

——在这大到夸张的玄兵之前,战雪那纤弱的身形,在对比之下,实在是堪称渺小。

可就是这仿佛不堪一击般的人儿,此刻却唇角浮起了抹冷酷笑意,纤细的右拳,毫不避让的迎击而上。

轰隆!

当拳锤交击,众人只觉身下一阵剧烈的摇晃,紧接着就只看到,那粗莽汉子在往后倒飞时,脸上那浓浓的惊恐绝望!

下一个瞬间,以万斤玄铁之精制作的重锤,已是炸裂折断。那汉子的全身血肉,也化作了无数细碎的肉块血浆,崩溃四射开来。

战雪的身形犹自未止,仿如鬼魅地,向旁飞掠后猛力一踢,然后就将身旁的另一名修士的头颅,连同身前把高达八品的盾形玄兵,整个踢成了粉碎。

“金丹!该死,这女人竟然是金丹——”

这一刻,任何言语无法形容这群修士心内的惊恐。能够以肉身对抗法宝,更将两件八品法宝一击粉碎,除了金丹修士之外,他们已经想不出,还有其他的可能。

几乎没有人去仔细思索,这魂识威压的不对劲,还有战雪身上,那灵力波动远逊真正金丹修士的问题。方才出言要岳羽神魂之人,已是惶然驭器而起,向远处的天际逃离。另外还有十数道光华,也在这瞬间腾空而起,各选一个方向,分头四下里逃散。

战雪的身影终于顿住,然而目光里的鲜红亮泽,却愈发璀璨。

“爆!”

随着十数声爆裂声响同时传来,那些刚刚飞离地面不到二十米的修士,纷纷再次栽往地面。

同时间,近千余条银色丝线,已从战雪的身上喷薄而出。而第一个死在千丝雪剑剑下的,正是那首先逃离的修士。

许是被岳羽通过通幽珠传过来愤怒意念所感染,又许是战雪本身的战意和杀念,已经到了理智全失的地步。这位窥伺着岳羽神魂之人,被百余道银丝合拢了过来,然后整个身躯,先被绞碎切割成了近千薄片。紧接着这些银丝如龙卷般疯狂卷动,一直将这些碎肉绞成了肉末,才被召了回去。

在五里之外,望着这一幕的莘定,却正目瞪口呆。之前他有设想过,岳羽被轻松诛杀,神魂被抽取,练成邪道法宝的情形。再或是这小家伙,有着宗门掌教长老赐下的宝物护身,令他们不得不费上一番功夫。

——甚至借助那飞梭之力,逃过他们围追堵截,又或者众人最终分赃不均,被其乘隙逃脱的可能,他心内也做过一番计算。那时自己说不得,是要想办法不着痕迹的阻他一阻,却万万未料想,最后却是眼前,这宛若地狱般的情形。前面那女人,也不知是何来历,修为绝对未到金丹。可战斗的方式却是野蛮暴力到了极致。任何秘法,任何玄兵法宝,紧接着是以肉身之力扫荡,一击而碎,横冲直撞蛮横无忌。

不是金丹,却仿似更胜金丹修士一筹!

——这就是那小子手里的底牌?

这一刻,莘定的心里是一片冰凉。布局杀这小子,是临时起意。独自一人孤悬在外,又身怀众多灵石宝物,实是绝佳不过的机会。

他那叔父虽是说过,不可轻易再去招惹。却也绝不会反对,在不影响自身家族的情况下,将此子灭杀。

——总之是死在这些散修手里,与他们莘氏无关。

绝不能,让这个人,复原出广陵绝剑!那是他们莘家的东西!

可他这一切计划,都在那白衣女孩突兀出现之后,被冲的崩分离析。

“那个女子,也不知是修的是什么邪道功法?这等级别的煞力,只怕也只有那些著名的邪道高人才能拥有。若非如此,那群废物也不至于会如此窝囊。还有方才穿梭空间而来,这不是元婴修士?”

莘定几乎是第一时间,就驭剑而起,准备逃离。无论是答案到底如何,总之这女人,绝非是他所能匹敌。

不过就在这时,他心内又生警兆。下意识的往身下望去,然后就只见那站在漫天银丝之内的少年,正双目冷然,略带讥嘲的望着自己。

“全数诛绝,一个不留!”

就在话音落下的同时,岳羽已是再次放出了穿云梭,带着初三从地面拔地而起。

战雪眸子里的红意更浓,她伸出手朝着空中飞梭的尾部遥遥一推。而后那穿云梭就仿佛有股巨力在后助推,瞬间就已加速到了极致。

“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手段——”

岳羽挑了挑眉,知道战雪没有使用道法,而是类似于当曰令庭院修复的手段。神秘而有效,却又不知原理,以及这力量,到底是从何而来。

不过借着这股推力,穿云梭却是后发先至,先一步追及到空中那人身后。而看着那身广陵宗内门弟子的袍服,岳羽心内的杀机,亦是更浓一层。

我辛辛苦苦引你到这距离广陵山,足有两千里的所在。又岂能容你就这么逃走?

那人先是慌张之至,可当望见岳羽只是孤身追赶之时,却又是胆气横生。口中念念有词,然后又捏了个道决,周围十里顿时掀起了一阵狂猛罡风,裹挟着无数风刃,向穿云梭削过来。

岳羽却是懒得管他,只是催动体内的混元真气,以五色神光护住了整个梭身。而后通行无碍的直接从这罡风中穿梭而去,便连那些风刃,尚未靠近那梭身,便已溃散。

“还真是五色神光?”

莘定心内猛地一跳,想起了方才岳羽从泪千雪手中逃脱时的情形,催动脚下的飞剑的速度更快一层。紧接又取出了一个钟形法宝,用手一拍,就有一声声仿似要震裂天地的音浪向后滚滚而去。

不过就在下一个瞬间,便有十几道五色光针。以肉眼难及的速度打来。莘定下意识的用巨钟一挡,而后手里这件通体由七品材质,坚固程度不下玄兵的法宝,竟是被硬生生洞穿,又在其内爆裂了开来。

他还尚来不及心痛,就见穿云梭已至近前,而后又是一片五色光华洒下。那巨大的五行流转之力,不止是令他体内的法力一窒,身下飞剑也是一阵晃荡,最终彻底失去控制的往地面栽落。

莘定此刻是既惊又怒,不想岳羽身边的那只灵宠,竟是如此难缠。而就在下一个瞬间,这怒意又转为惶恐。

——那个全身依旧是素白入雪的身影,已是再次从上空跨出,站在穿云梭之上。那被杀意染红的双眼,正宛如神袛般,漠然的向下俯视。

她要死我,这次死定了!

极致的恐惧,令莘定的心脏刹那间停止跳动,然后一股疯狂而又歇斯底里的情绪,在他胸膛里爆炸蔓延。

“岳羽!我即便有错,也该由门内执律殿来处置!你真敢枉顾门规来杀我?就不惧异曰心魔之惩?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