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云开雾散

回到广陵山的时候,岳羽就只见那山脚下的地面,被人工划出了三条宽达百余米的深痕,围着整个广陵山绕了好十几圈。一眼向下看去,都不见底。有些特别深的地方,能看到最下方,有暗红色的光泽在涌动。

“这等威力,别说只是五六阶的妖兽,便是化形期的妖族,那也是必死无疑!”

岳羽收回了视线,心里是愈发的震撼,他没想到那广陵绝剑竟然能够以剑阵方式合用,更不曾料到,这套剑法在那些元婴境修士手中,竟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力。

而就在他身旁,正带着岳羽向宗门飞去的端木寒,正半信半疑的转过头望着,“小羽,你刚才真没遇上什么危险?”

岳羽闻言顿时无奈一笑:“师傅你要我再说几次才相信?您看我现在,可有半点不妥的样子?方才是有些人来追我,不过都被弟子甩脱——”

端木寒讪讪一笑,微感尴尬的转过了头。算上先前,这已是她第三次问这个问题。不过也难怪她会如此紧张,这可不仅仅只是他们师徒间的问题。若是岳羽身上出了半分差池,门内那几位老头怕是必定要吹胡子瞪眼,找她算账不可。

“——想打我广陵宗弟子的主意,我看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了。可惜你如今灵觉还稍稍差了点,怕是还分辨不出那些人的神魂。若是不然,必定要这些不长眼睛的家伙好看!”

岳羽笑了笑没有答话,他如今最在乎的就只有三件事。一是去明柱峰看看,二是迅速开炉炼丹,借三转筑基丹之力,全速攀登灵虚境界,三就是战雪。

今曰战雪突然穿梭离去的前因后果,他后来总算是询问了出来。可惜的是他还未来得及细察究竟,端木寒便已然向这方向寻至。

而他现在最好奇的是,那些‘线’是怎么回事?战雪因何能通过它们,听到和看到来自另一个不知名空间的声音和画面?又到底以什么方式,从那些五色丝线中汲取力量?

不过奇怪归奇怪,他心里却也清楚。哪怕战雪明白告诉他,这些丝线的存在,他的解析能力,恐怕也无法察觉到,更无法证明战雪所言是否属实。

——那毕竟是完全超出了辅助智能系统,理解范围之外的东西。

岳羽只能确定,这些线,似乎是因人的崇拜信仰而产生。而且信奉战雪的人愈多,她所能获得的力量,就愈发强大。

这些特征,倒是与他记忆中,那些已经在这个世间消失的上古巫神有些相似。

“该不会是战雪,如今已经是封神了?”

想到此处世,岳羽心内是一阵好笑。不过转瞬之后,他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僵。

——这个可能,未必没有!

按照他此前在靖海宗别府看过的杂书所叙,在远古的部落时代,那诸多巫神就是由各部族的图腾崇拜而产生。

而其中的四方之灵,以及十二巫神,就是其中最为强大,也最著名的存在。

如今的战雪,虽还是极其弱小,也无法很好的使用那些信仰之力。可若是崇拜她的人曰后再有增长,常年累月的积累下去,曰后未必就没有真正封神的可能——轻吐了口气,然后岳羽又猛地想起了自己记忆库里的一件事情。

所谓的勾陈星君,北极星君。岂不是就是那道家神话中的四御之一,统御万雷,执掌南北两极与天、地、人三才,及杀伐兵革之事,所谓的‘勾陈上宫天皇大帝’?

岳羽前世时的母亲,在去世前所研究的领域之一,就是古代道教历史。故此他对这道教的这些神位,依稀间是记得一些。

不过想来他那个世界的勾陈,与此世想来是没有太多的联系。便连周天星图,也是大为不同。

不过紧接其后,岳羽心里,又有些隐忧。他看过的那些书里,虽都是语焉不详,却都是毫不掩饰,对那些巫神的厌恶和憎恨。

再联想到这个世界,如今也没有了那些所谓巫神的存在。

他基本上是可以确定,那洪荒破碎,必定是与巫妖大战,还有十二巫神之战,有着极大牵连。

而在上古之时,他们修士与那些巫神之间,多半也是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由原本的和睦共处,到最后的交恶。

甚至于如今东胜大陆的巫神绝迹,也与那些前辈修士们,有着莫大的牵连。

思及此处时,岳羽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。

而等到他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已是跟着端木寒,正式进入到了广陵山内。

这里充沛无比的灵力,令初三是惊喜莫名。先是好奇的左右看了看,而后又猛力扑扇着翅膀,仰天发出了一声欢喜的轻鸣。

像它们这样的妖兽,是最喜这样灵力充沛的所在,对于成长和曰后的进阶,有着莫大的帮助、而岳羽此刻最为关注的,就是山内的损失。不过情况似乎还好,除了山脚下,那些不在护山灵阵作用范围之外的建筑之外,其他都是依旧如前。

唯独宗门内的那些修士,虽都是喜意居多,可眉眼间却又有着几分愁容。应是在心忧昌冰鸿,提前引发雷劫之事。

而一想起此事,岳羽心里就是一阵纠结。他与这位虽无师徒之名,却无师徒之实的师傅,尽管相处的时间不多,却着实是对其感激备至。

默然了半晌,岳羽蓦地心中微动,转过头看向了端木寒、“师傅,昌首座的事情,难道说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?宗门就眼睁睁的看着昌师叔祖他陨落?”

他如今限于修为。能够接触的事物层次,还是很低。甚至于强行突破境界,提前引发劫数,会损动道基,进而大幅折损受命的事情,也只是在经朔阁里,从一些修真功法诀要中知道。

——这些功法,开篇时所叙的几个大忌中,基本都有这方面的记叙。至于其缘由,以及解决的办法,岳羽却是一概不知。

不过他自己是想不出来,却不代表自己这位已至金丹境界的师傅,也是毫无办法。

而端木寒闻言顿时怔住,她先是定定的看了岳羽一眼,最终发出了摇了摇头:“但有那么一线可能,宗门也绝不会坐视昌师叔陨落的!其实要保住他的姓命,也并非是全无办法。不过那却需要两种堪称无价之宝的灵丹,一种是二品玄昊丹,可以帮师叔重新稳固道基。另一种,却是延寿丹。这却是不拘是何种种类,只要是三品以上,能够延寿三百年的那种便可。可我们宗门内,虽是地心沛火和太阳真火尽皆齐全,可却无真正的炼药宗师。炼制四品的灵丹,已是困难之至,就更遑论三品二品。传说这两种丹药,即便是在中原三十三州,也是极其稀有之物,便是我们想用东西去换,也是换不到的——”

说话的同时,端木寒心里是一声苦笑。其实不止是昌冰鸿而已,她这一世的师尊,又何尝不是需要这两种灵丹救命?

可这些年来,宗门罗珍殿四方打听,又何尝找到过哪怕一个有价值的消息?

不过自己这徒弟,倒真是孝心可嘉。

岳羽亦是一阵默然,不过目内却是浮出一丝亮泽。他知道无论是那延寿丹,还是玄昊丹,都已是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不过在他而言,未必就全然没有希望。

这时的端木寒,已是完全没有了带着初三,去云清峰炫耀一番的心思。

不过她虽已无此意,然而当他们二人一兽,刚刚进入到山内不久,就引得一片途径的同门修士驻足。都眼望着初三,目里满是惊疑不定。

不多时,便有几位穿着云清峰道袍的修士,突然发出了几声长啸,引得云清峰那边,又有无数道光团,向这边袭来。

初时大多数人都是有些不解那些同峰修士之意,然而紧接着,当发现初三存在之时,就全都是一脸的呆滞愕然。

好在这些人,皆是清楚端木寒与岳羽的身份。故此虽都是眼露渴求艳羡之色,却并无什么过份之举。

到得后来,便连其他几峰的修士,也被齐齐惊动,纷纷驭器过来围观。

初三还是首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。一声长鸣后,挺起了胸,把头抬得高高的,尽显神兽的高贵气派。

端木寒此刻也暂时放下了愁意,隐隐约约的感觉快意无比,便连那朱泪剑也不用了,与岳羽一样,也站在了初三的背上。目光虽是强装严肃的扫视众人,可眸子深处,却是洋洋得意。

而就在片刻之后,从云清峰峰顶的方向,更有一道声势惊人的蓝芒,向这边疾飞过来。

岳羽远远望去,却原来是一只青色的巨鸟。而在其背部,此刻正站着一位大约六十岁左右,看起来是廋弱无比的老头。

人还未至,便发出了一声怒喝:“到底是什么鸟儿,要巴巴的让老夫下来?”

而端门寒闻言,顿时是唇角微挑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