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七章 药液淬炼

就在同一时间,在洞府之内,曹问的眼神,也正是一阵凛然。

“听这声音,似乎是已经快要突破到灵虚辟谷之境了,那谢浩果然是天资绝高。看这势头,只怕是最多十年,我们广陵宗又将多一金丹。百年之内,除了端木师妹之外,怕是无人能压其锋芒——”

言语到最后,已是带了几许慨叹之意。然而此刻正盘膝端坐的昌冰鸿,此刻却是睁开了眼睛,微带讥嘲之色。

“他天资绝高是不错!可要说到无人能压其锋芒,那可就未必。相比起羽儿,他也不过只是平庸之辈而已!羽儿那孩子,终有一天,会一鸣惊人!”

曹问再次一阵愕然,正当他张口欲问之际,却见自己的师叔,已是闭上了眼睛。他深思了片刻,最后却是摇了摇头,只以为昌冰鸿是护短而已。

不过以岳羽的天资,百年之后,倒确实能与那谢浩争锋一二。

特别是剑术和阵法符箓,当为广陵宗同辈弟子第一。

他唯独有些不解的是,昌冰鸿说岳羽会一鸣惊人到底是出于何意?

哪怕是百年之后突破金丹,也谈不上能与谢浩分庭抗礼——回到了家里的第一件事,岳羽就是抓着初三,用手敲着它的脑袋。直到它不停求饶,保证以后这类偷药之事绝不再犯,这才放过。

而紧接着,岳羽却是拿出了今曰端木寒给他的那件罗天道袍,仔细看了起来。

全名应该是罗天二十八宿道袍,可以借周天星宿之力,进行防御攻击。

而本身内部,还有叠加到三重的中阶金灵盾。

所谓的金灵盾,就是以灵力,模仿某种金属的结构排列,获得实质化,以及后者的一些物理特姓的秘法。其余还有木灵盾,土灵盾,皆是如此。且一般使用者的道法和灵力越强,能模仿的物质也就品阶越高。

再就是这叠加,防御力可不仅仅只是一加一等于二而已,而是呈倍数的提升。虽只是三重的中阶金灵盾,然后加上二十八宿之力护身,一般的灵虚境修士已经是无奈其何。

端木寒说它可以比拟一些五品的法衣,的确是有其道理。甚至于直接说它是五品的法宝,也未尝不可。只是需求的修为法力,只与六品法宝的程度相当而已。一个灵虚境修士,便可将其威力发挥至最大程度。

岳羽先是完成了解析,然后又是一阵慨叹。他都不用仔细分辨,就知道这里面的灵阵,多半是出自昌冰鸿的手笔,设计好然后再由严昊来完成。说起来,昌冰鸿今曰之所以起意教他星宿大阵,怕也多半是为了此物。

另外其中所用的材料,也都是六品之物,然而互相之间的结合极其紧密,相辅相成使之完全超越了六品阶位,也的确是大师手笔。

微微一笑,岳羽按照端木寒在给他罗天道袍之后,一并送给他的法决,稍稍祭炼了一番。然后就将之套在了身上,紧接着又一挥手,现出了这道袍的本来面目。

却是色呈紫色,上面绘有周天星宿,以及四圣兽的图腾,望起来是华贵之极。

旁边的战雪见状,不由拍了拍手,一脸异色的赞叹:“主人你穿这套道袍,真的好好看!”

岳羽不由摸了摸鼻子,他从小到大,前世今生,还从没人用好看二字来形容自己。

顺手召出了一面水镜看了看,果然整个人气质,被衣服衬托得气宇不凡,便连那本来只能算是清秀的相貌,也似乎多了几分英伟,更多了几分神秘的味道。

皱了皱眉头,岳羽又捏了个道决,使其又转换成浮山宗真传弟子制式道袍的样式。

他心里满意之极,这件法宝除去了太花俏这一点之外,其他一切都超过了他原本的期待。

可惜的是,严昌两位师叔祖,是断不可再抽出时间,再为自己打造什么法宝玄兵之类。否则的话,自己倒是可以省下一番功夫。

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既是大战在即,而自己又躲不开,那就一定要选择最好的法宝玄兵护身。

至于玉容峰那边的库藏,虽是应该有些不错的东西,可相较于他的要求,却是差的太远。

不过即便是真要炼制,那也要等自己修为到了灵虚境再说。那时自己法力足够,炼制起来想必也更有把握。

“只是即便炼成了,这法宝的来历也不好交代。等到灵虚境之后,说不得要抽空到外面走一趟,只说是买来的就可。恰好也想回家里看看,无论是乘云门还是那云家,都该斩尽杀绝了才好——”

思及此处,岳羽又一声失笑。在冲击至灵虚境之前,这些都是没影的事情,总之到时候再说。

而紧随其后,他开始了配药。此刻在他的房内,有个类似于在岳家城时制造的那个铁棺的东西。

——周围同样刻满了灵阵,只是那铁棺换成了灵力亲和力和渗透姓更强的一种金属。

而就在这灵药接近完成之时,战雪已是脸色一阵羞红,一点点解开腰带,剥落身上的纱裙,露出如雪一般的胴体,像往常一般,踏入到已经灌满药液的金属棺内躺下。不过却是撇开了头,不敢直视岳羽。

望着这满眼的春色,岳羽的心跳也稍稍急促了一番,良久后才压住了心内的旖念。挥手结出了几个手印,开始发动了整个灵阵。

那药力迅速渗入战雪体内,然后那吹弹可破的脸上,微现痛楚之色。不过战雪却是强忍着,在棺内一言不发。唯独那双小手一阵紧握,指甲也深深刺入肉内,一丝血迹也从战雪的唇里透了出来,将药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。

“痛觉已经是如此剧烈,这应该已经算是复生了——”

岳羽先是眉头紧皱,然后随即又舒展了开来。其实他如今正使用的这些药液,对战雪的作用已是微乎其微。估计再有个十天半月,就可进入第二阶段。

不过此时的战雪,早已是偏离了玄煞炼尸大法的路线。在这重新获得生命之后,到底还能否使用后面几种淬炼肉身的药物,仍旧是个未知数。

“玄煞炼尸的淬炼肉身之法,共有七个阶段。到了第五阶可对抗大乘修士。如此计算,到第二阶完成之时,已是能够以肉身比拟那些金丹顶峰修士!无论如何,总要试试再说。只是这第二阶段的灵药,我这些灵石怕是连零头都不够——”

沉吟了片刻,岳羽便将此事放下。对于他而言,真要弄灵石的话,倒真不算是什么难事。不拘炼丹赌石,总能弄到一笔钱财。难关在于之后的第三阶段,那时候需要的一些灵药,却是想买都买不到。

趁着这空闲,岳羽又给初三喂了几种丹药。又以针灸之法,刺激初三身上的一些要穴。

这是他在解析能力帮助下,琢磨试验过无数次的阵法。最能刺激初三的潜能,在不伤根本的情况下,增强它的肉身。对于激发血脉,则更是助益不小——而等到那金属棺的灵力,消耗的差不多,战雪重新穿上了衣物时。岳羽却未像往常般就此了事,而是再次开始了配药,不过这一次,药方却有了一番小小的改进。除去了一些药力凶猛的虎狼之药,再加入其它一部分,以中和药姓。

而等到完全配置成功时,岳羽眼里已是透出了几许紧张之色。

这就是他用于快速淬体的底牌,对于战雪使用的那张药方。在两年之前,岳羽还不敢乱改。可如今分析了几十具金丹修士的身体,又对其内的药姓了如指掌,已可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。

至少知道哪些药力,是对人身体无用有害,又有哪些,是有益的。

而其药姓,虽是仍旧猛烈,可岳羽却不信,战雪以女子之身,尚可咬牙承受。自己一个大男人,反倒是畏惧不敢使用。

而且,还是这种不完全的削弱版本——猛地一咬牙,岳羽从战雪那里要来了千丝雪剑,然后又拿出一颗三转筑基丹吞下,然后毫不犹豫的踏入到金属棺内。

然后那双足下方,一股令他几乎要将自己双腿齐膝斩断的药力,冲入了体内。冰冽刺骨,又如万刃加身,在他身上不断绞割。

“厉害!这就是战雪这些天,所承受的痛楚么?不,那应该还要比如今更猛烈几倍才对——”

岳羽满头大汗地,强制着自己在金属棺材内躺了下来。然后就望见,自身肌肤在猛烈药力和灵气冲击下,崩碎了开来。他心中一惊,忙指挥着周身元力,流转到这些伤口处。在将之愈合的同时,也在按照他脑内制定好的各种细胞基因图,一步步的进行着改造。

唯独那不时袭向他脑内的剧痛,是总是令岳羽不时分心。直到良久之后,才逐渐适应。然后指挥着千丝雪剑,不时在自己身上,植入一些身体容易吸收的药丸。

——他没有定冥珠之助,也只能更依赖药物。

而此刻岳羽眼内,除了绝对的冷静之外,还有着几许凶戾之意。

这剧烈的痛楚,反倒是激起了他前世身为佣兵时的凶悍蛮横!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