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七章 断其根基

半个月后,仍旧是靠近海边处,一座位于河岸旁的庙宇上空。

端木寒满脸都是喜色,就在她的下方处,那供奉着所谓‘妙灵昭应弘仁普济海圣真君’的庙宇前,不但人影稀疏零星,香火亦是少得可怜。她如今都懒得再出剑,将下面的庙宇拆毁。

“小羽你这办法,没想到还真有点用处。我看最多再有个三到四月时间,就可以把那条章鱼逼上来!”

一边说这,端木寒一边兴奋的挥舞着小拳头、而与之对应的是,岳羽那边却是一脸的无精打采。

“师傅缪战了,不过依我之见,还是不可大意。还需加把劲为好——”

对信仰不同的异教徒加税,这在岳羽前世古时,是屡试不爽的方法。利用广陵宗,对地方门派和势力的强大影响,层层施压,一切自然是顺风顺水。而沉重的税赋打击,也足以在短时间内,将那海圣真君在这片海岸附近的影响力,削弱到极致。

只是再接下来的事情,还是有些麻烦。他虽是在半月之间,便令海圣真君的信徒星散大半。然而仍旧有大约百分之三四左右的人,在坚持信奉拜祭。而这一部分,基本上都是海圣真君,最为虔诚的信众。

岳羽第二个没有想到的是,那海圣真君倒是真会忍能忍,即便是被如此打击,都未曾有出头露面的意思。记得前世他看过报道,说章鱼乃是世界上,最聪明的动物之一,看来也并非是咩有道理。

“难道说,真的要到海底里去寻它?”

这个念头,只是在岳羽脑内冒出个头,就被压了下去。一来大海辽阔,实在难寻。二来在海底之内,那条章鱼的战力必定平添数倍。

便连端木寒那冲动的姓子,都能耐心在岸边等待,没道理岳羽他反倒没了耐姓。

岳羽还真不信,那海圣真君到底能忍多久!

而此刻他的心里想的更多的,还是战雪的事情。如果有人以同样的方法,来对付战雪,那他又该怎么应付?

仔细想想,其实这办法也只能对付像海圣真君这样尚未成气候的小妖兽。一旦对方拥有如十二巫神那般强大的还击能力,绝做不到对那些信众进行高压打击。除非是真正丧心病狂,将这些人斩尽杀绝!

——在洪荒时代,修士们之所以最终能胜,也是域外天魔最终失控,吞噬了大量的生灵血肉,人类陨亡大半的缘故。

问题是,战雪如今虽是肯定不会比那海圣真君逊色多少,然而在那些元婴修士眼里,仍旧是不堪一击。

岳羽又想起前世时西方的那些教会组织,要对抗俗世力量的压迫,也只能从俗世着手。战雪在那个世界,已经有了些巫祝,专一负责侍奉。是不是在这个基础上,更进一步?

“我是越想越离谱了——”

先是自嘲一笑,紧接着岳羽目内,就闪过了一丝冷芒,然后身边风鸾剑蓦地一道剑芒划下,将下面那小小庙宇,尽数摧毁。

虽说这里拜祭的信徒不多,然而这庙还是该拆。总得让那些虔诚信众明白,他们信奉的海圣真君,如今是自身难保!

端木寒知道岳羽急切回家的心思,此刻见状,不由转头望了过来,然后捂着嘴吃吃笑。“其实三四个月已经很快了,我原本以为至少要一年两年的。前两天我把这方法告知师尊,便连他也称赞,说你知道变通,这次是帮了大忙。我们北荒万余年都没有什么成气候巫神出现,即便发现了也都是一剑诛灭了事。倒是没想到,还有这方法——”

岳羽面上却无丝毫得色,哼了一声,便向下一处城池飞了过去。

而就在这时,他的灵觉忽有感应,遥遥望向了东方。只觉在数百里外,有些隐隐约约的灵力波动。他不敢确定,望向了端木寒。然后只见对方,也是神情凝重的看向那个方向——“师傅,可是那海圣真君上岸了?”

端木寒微微摇头,催动着朱泪剑,迅速化成了一团红光,向海边急速飞去。岳羽挑了挑眉,亦是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。

此处距离岸边不过千余里,以二人的遁速,不过顷刻便至。然后就见距离海岸大约三十余里的深处,赫然有一条差不多有三十层楼高的巨型章鱼,漂浮在海面之上。

“这就是麝香八爪章?”

岳羽注意的,是位于章鱼头顶部,一个金光灿烂的人影。面如朱枣,怒目圆睁,八只手臂各自手持刀、枪、棍、钺、鞭、锏、拐、斧、椎八种武器,望来真是威严赫赫。与他之前在那些庙宇中,所看到的海圣真君神像,相差无几。

望得此景,他心内顿时一沉。唯一庆幸的是,那人影仍旧有些虚幻,“居然已经快真正凝练成巫神之身!看来真是快要成了气候——”

端木寒冷冷一哼,再次加快了遁速。只是她刚刚冲至海边,那巨型八爪章鱼便已迅速下沉。等到二人先后赶至的时候,那章鱼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岳羽以魂识感知,亦是毫无所得。

“这家伙,跑得倒是挺快的!”

端木寒一阵沮丧,愤愤然的一剑向海面斩去。这次是全力出手,那沛然剑芒,直透海底深处,掀起了漫天浪啸。只是最后除了浮山了一些鱼虾尸体之外,其他就再无所得。

端木寒却毫不在意,狠狠发泄了一番,才望向了岳羽。然后就只见这徒弟,神情是比之先前还要凝然。她先是微微讶异,顺着岳羽的目光看过去,而后瞳孔亦是微微一缩。

只见前方海面千里之外,正有几条巨大龙卷风暴,正在逐渐形成。掀起一波波十余丈高的海浪,向岸边席卷而来。

——隐隐约约间,可以看见那边,正有一些见势不妙,急急返回的渔船,被纷纷打翻。

端木寒又看向了身后岸旁,然后只见一些衣衫褴褛的渔民,正慌慌张张的拜在了沙滩上。

“刚才是海圣真君显化,真君他终于发怒了——”

“我就说过,惹恼了海圣真君,迟早会出事情!”

“其实族里也是没办法,听说是海元门强令各城各族这般行事。人家先天武宗几十位,随便动动手指头,便能令我们宗族满门灭绝!”

岳羽双眼微眯,一剑向身后划去。剑气疾扫,在沙滩上绕了一圈,掀起漫天烟尘。那些愚民更是惶恐,向上空剑气来处的云层看了看,便纷纷四散奔逃。

而端木寒,亦是倒吸了一口气,用贝齿轻轻咬着指甲。

“这一次,怕真的是麻烦了!”

岳羽微微一哂,是彻底压下了早曰回家看看的心思。心里一股火气升腾而起,他倒是要看看,这条麝香八爪章,到底能跟他们耗上多久!

整整一个多月,海边都是狂风四起。整个绵延数万里的海岸,都是片板不能出海。

原本岳羽以为那海圣真君的伎俩,就仅止于此而已。然后才十几天过去,他就发现,自己还是把对手估计的简单了。

就在这三十几天时间里,这片区域之内,竟是未有滴雨落下。倒处都是一片炎热清空。别说是云,便连风都是罕见。一些有河流经过的地方倒还好,然而大部分地区,大地却都是已经开裂。

而与之相对应的,却是附近区域,都是风调雨顺。

二人初时还不怎么在意,然而渐渐的,却已明白这多半是又是出自于那海圣真君的手笔、“这巫神的神通,虽与我们修士不同。可神奇之处,却更有胜之。光是在战斗上的帮助,便令人心惊。此外像这般控制几十万里方圆的气象,换作我们修士,恐怕也只有元婴境的老怪物,才能办到。而如今那章鱼,都还未完全封神成功——”

岳羽心里暗暗称奇,却并不觉怎么棘手。那条麝香八爪章虽是手段层出不穷,可在他眼里,却只是负隅顽抗,找死而已!

收束住了思绪,岳羽望向了自己脚下。这是一处地形隐秘的山沟。正有数百人影,在一个巫祝打扮之人的指挥下,正在向一个陶制的神像三跪九叩,口里念念有辞,岳羽听了几句,便已是索然无味。都是一些乞求雨水,又或者海边风浪平息的祝词。海圣真君虽被禁绝,然而这些信徒却转到了暗中。而随着几十次在海边显圣,这信众也再次慢慢增加。

他更感兴趣的,却是年轻男女,正在祷告婚姻之事。岳羽心里暗暗好奇,那条章鱼最多也就能控制一些风雨,在海里掀一点风浪而已。怎么就跟这姻缘,扯上了关系?

传说那麝香八爪章每次遇到逃生时,便会从其吸盘里,喷出一种粉红色液体。气味类似于麝香,能够勾动人兽姓欲,是最好的一种催情药材。

也不知,这些年轻男女求告姻缘,是否与此有关?

嘿然一笑,岳羽便转过身,驭剑离去。在他视野所及的远处,已经可以看到正有一队装束整齐的人马,明火执仗杀气腾腾的向这边赶来。

——那海圣真君虽懂得以显圣和灾难施压,可相较于雄立北荒万载的广陵宗,任谁都知道该到底如何选择——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