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八章 玉皇灭门

广陵山下,近四十余万修士从广陵集镇中涌出来,汇聚在了山脚处,遥遥望着上方。

只见整个山峰顶部大约万余丈处,到处都是乌云汇聚,蓝色的雷光不断闪耀。而这已经遮蔽了整个天空的云层,此刻望来就仿佛这云空正在向下塌陷。

“这是劫云汇聚之兆。嘿!看来是广陵宗又有人渡劫成婴了,我看这次,多半是那封云真人——”

“那可未必!我倒认为于维真人更有可能。昌真人渡劫之后,这广陵宗二代金丹弟子,就以这二人为首了。不过于维真人进入金丹境的时间更长!”

“修真之道,又岂能以修炼的时间长短论之。那李无道不过是广陵宗三代弟子,听说如今不也是结丹在即么?”

“无论如何,这次广陵宗能添一位元婴修士是肯定的。一门七元婴,北荒还有谁能抗之?”

山下仰望的人群皆是议论纷纷,而在其中,亦有一些人,默默然地注视着山峰上方,目光布满了杀机与异色。

同一时间,落霞山脉北部,距离广陵山十二万两千里处。农易山手驻紫轩剑,神情漠然地望着前面的山峰。此外在他身后,还有昌冰鸿与莫君二人,正是并肩而来。

而在他们所注目的地方,无数的光华乱闪,暴乱的天地之灵四处肆虐。万余人正结成阵势,以道法猛攻那山峰顶部。而那山上的护山法阵,正是摇荡不绝,眼见便要彻底崩溃——“出其不意,于所有人以为最不可能之时动手,师侄果然大才!”

莫言收回了视线,唇角边透出微微的笑意:“浮山宗与太玄宗直到此时,仍旧未曾有来援迹象。看来多半是准备把目标放在我们广陵山了。想要围山打援,嘿!于师侄与封师侄,必定会令他们大吃一惊!这玉皇宗覆亡。也已成定数——”

“我算什么大才?太玄宗那位宗主才真正是不得了。打着同样算盘的,可不止是我农易山一人而已!”

农易山自嘲一笑,然后面现凝重之色道:“这次也是占了他们至今仍旧无法协调一致的便宜,这才能先发制人。只是我宗虽有底牌,他们五宗也不是全然没有准备。这时候,实在难说胜负如何。而且这一次,却是等于把宫师叔他们,置身于险地。更还有郤师妹,这次却是苦了她——”

宫言微一皱眉:“险地谈不上!在那紫云仙府之内,宫师兄足以安然无恙!再有岳羽护持,旁人也奈何不了我宗弟子。至于郤瑶那孩子,师侄你也莫要自责!她不如你们,这一辈子都没有结婴机会。若能强行渡劫成功,再加上我等收罗来几枚四品延寿丹,道基再怎么不稳,也有四十年以上寿元。对她而言,反倒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师叔莫忘了广陵绝剑。若羽儿他能再悟出广陵绝剑的第三式到第六式,我宗至少还有三人能成功结婴。郤师妹正是其中之一——”

农易山沉痛的话音一顿,语气又转为期待:“我如今最期待的,却是羽儿他们。也不知这一次,能否成功获得那玄昊丹与二品延寿丹?我自己也就罢了,昌师弟与郤师妹尚还年轻,不应当为我广陵宗而亡。”

昌冰鸿却是面色冷然:“我如今已经是了无生意,要此丹何用?农师兄能够在强行结婴之后,还能在六十年内,把修为提升至出窍之境,才是真正天才。若能有灵丹续命,重新转固道基,足以护佑我广陵宗六百年。我与郤师妹强行渡劫,乃是出于自愿,你也无需愧疚什么!”

农易山目中隐露不悦之色,正想再说些什么。忽听得前方三峰处,传来震耳欲聋般的喝喊:“萧染!我奚莫自问这些年对你们玉墟宗不薄,为何要甘当广陵宗走狗来攻我?你真以为你占了我们玉皇山之后,便能大兴宗门?广陵宗又岂能容你们宗门兴盛。他曰莫要与我们落到同样下场!农易山!我知道你也在此地,可敢与我奚莫堂堂正正一战?”

当这话音落下之际,一道万丈余长的玉白色剑气,从峰顶直击而下。不过在山脚处,亦有一层光膜及时升起,笼罩着下方的万余修士。不过当那剑气与光膜交击之时,仍旧有大量细碎剑劲穿透,瞬间间便周围的百余修士,撕裂成了碎肉!”

“玉皇宗的剑诀,传说是得当年轩辕黄帝的部分真传。裹挟万民意念,类似于神道,如今看来倒真是有些不凡。这玉墟宗不错,他们宗门所传的太虚罩亦是不逊色于小诸天四九归元罩的大神通,可惜无人能练成。这简化版本威能虽是降了几个层级,不过也算是当世最难缠的几十种神通之一——”

农易山随口点评着,对那玉皇山上的喝声是不理不睬。不过就在这时,远方几名道袍各异的修士联袂而来,都是眼现焦躁之色。

莫君见状,顿时嘿然一声冷笑:“这玉墟宗看来耐不住了!都到这时候,还想暗藏一位元婴修士,我看他们居心实是叵测!”

“管不得那么多了,总比玉皇宗连通太玄浮山,要灭我宗根基要好。这次灵明宗与横山宗已损失不少人手,真消耗他们太多力量,也非好事——”

农易山摇了摇头,已是提起了手中的紫轩剑,目内爆射出一阵强烈紫芒。“师叔,师弟,广陵剑阵!先把此处之事了结了,你我再横扫北荒!”

莫君于昌冰鸿皆是神情微凛,各自持剑而起。瞬息之后,就有三道浩大剑芒合于一处,以斩天裂地般的威势,撕开云空,直击前方玉皇山顶部。不过瞬息之间,便已将那山顶部的护山灵阵冲溃,然后竟是生生斩下了小半截山峰——紫云仙府炼丹室内,岳羽只觉全身痛楚无比,身躯一边炎热一边冰寒。按照那记录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的紫册玉简中所言,把这真诀炼到第二重,有灵虚境修为之时,便有收取这‘乾离真焰’与‘太玄真水’之力。

当时岳羽想及那紫云道人,乃是一代太乙真仙,更是自创这套堪比冰魄神光的大神通,所言自是不会有错,于是当时也没怎么去细思就信了。只是却万万未曾想到,将这两样先天之物一吸入到体内,就差点遭遇到灭顶之灾。

乾离真焰要将他的全身焚尽,而太玄真水则是把他半边身躯冻僵。

若非是他如今的肉身强横堪比金丹,五色球形符阵又及时运转,自动控制着混元真气,在体内循着五行经脉轮转,将这水火之力慢慢转化,此刻他已经是死了多时。

“大意了!这玄冰离火真决第二重,能不能炼化这两样东西,估计连那紫云道人,也没有真正试过。这次还是亏得这五色神光——”

知道自己的混元五行真气撑不过太久,岳羽收束着心意,倾尽全力的控制那两个小型水火符阵,将那‘乾离真焰’与‘太玄真水’吸纳入其中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身上覆盖着的炎力与寒霜,才逐渐的消退。而两个小型符阵之中的水火虚影,也已是完全的实质化。那乾离真焰虽是跳动不休,却无法冲破小型符阵的束缚,而太玄真水也仍旧散发着冰寒之力,却也是被符阵所困。

岳羽内视丹田,只觉这两个小型符阵,就如那紫册玉简中所言的那般,非但不曾消耗他半分力量用以维持。反而能从这两样先天之物中,吸取到一股股无比精纯的水火双属姓的法力。

“——不可思议!有这乾离真焰与太玄真水在,我能够使用的法力,算是足足增添将近十成!曰后有时间的话,倒是可以修炼一番水火两系道法,先前专攻木系,这两系倒是有些忽略了——”

岳羽心里清楚,此刻只是将这两样先天火种真水,勉强融入自己的丹田之内而已,根本就无法驭使。要想真正炼化,做到指使随心的程度,需要足足将近十余年时间,将自己的神魂与它们结合。

当然想要修炼到那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的第三重,要求倒不是太苛刻。大约两三年时间,能够做到任意吸纳其水火之力便可。不过眼下却是无法办到了,岳羽虽是对那冰焰绝光,还有紫云道人后面留给自己的东西极是期待,此时也是无法可想。

岳羽叹息一声,站起身后活动了一番全身骨骼关节,然后猛地一拳刺出。竟是瞬息间击破数层音障,引得周边空气鼓荡,罡风四起。

吸纳乾离真焰与太玄真水,尽管弄得他几乎当场身亡,却也令他在这过程中,狠狠淬炼了一番自己的肉体。岳羽只打出一拳,便知道自己这一次,至少增加了大约二十石力量!

不过紧接着,岳羽的面色却是一变,倒不是其他有什么不妥。而是脑内辅助智能系统的提示,他吸纳这两样先天之物,足足用了近五天的时间!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