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一章 解密火灵

“我要你这东西做什么?”

岳羽唇角微撇,大袖一拂后将这不灭凰火鼎送了回去。紧接着转而将其余云梦宗与太玄宗弟子的须弥戒,招到了手中。

——不是他的东西,岳羽绝不会去对自己的同门,做那强抢之事。该是他的,那么岳羽也不会客气。

乐寒见状是神情一阵呆滞,然后透出了几分感激之色。而这时候的岳羽,已经开始在清点着这次收获。

收刮出来的八件六七品法器,他望都未曾望一眼,便随手扫入到自己的须弥戒内。然后是三件三品法宝,一面是圆镜,名为五行波光镜,一把扇子,名叫透骨黄风扇。再还有一柄三品剑类玄兵,剑柄上刻着上古篆文,却是极光剑字样。

“即便名为极光剑,想必速度是极快——”

岳羽稍作解析,然后心内全是错愕。只见这剑身之内,竟有一束几乎实质化的光束,在其内流转循环。而这口飞剑上的几个道法,大半是用来拘禁这道光束,不使其逃出。

“原来如此,以这道极光作为动能。此剑的剑速,足以超出寻常同阶飞剑四五倍有余。可惜的是本身有些脆弱,只怕是无法以之使出广陵绝剑。倒像是专为驭剑飞行而制!”

岳羽本待将之全部收起,等回去后交给宗门。有这些东西加上药材,已算是超额完成任务。不过随即又想了云梦宗,那位突然离去的元婴修士。沉吟了片刻之后,又将那五行波光镜留在了自己常用的须弥戒内,准备稍后炼化。

以他此刻灵虚境顶峰的修为,其实还不足以发挥这些三品法宝的二成威力。不过这五行波光镜一来是用于防御,二来是五行相关,与岳羽对五行的理解,加上混元真气的催动,自信能发挥到四成左右。即便真遇到元婴修士来袭,也还多少有些保命之能。

当把这些战利品一一收好之后,岳羽的心内,却微微有些奇怪。

“三品以下的法宝,是一件都没有。不过也难怪,也只有这个等级的宝物,才能对抗住岁月侵袭。问题是在内层那些丹房。为何一具元婴以上修士的遗蜕都没有,全是一些道童?难不成,这些高阶修士,其实并未在心魔来袭时陨落,而是有什么事匆匆离开?当时洪荒大乱,这些人离开紫云仙府去除魔,倒未必是没有可能,不过这么说来的话,那紫云道人多半也是未曾陨落——”

收束住这些念头,岳羽转过头又面向乐寒问道:“你们几个,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”

乐寒的心神疲倦之极,此刻虽是已连续服用了几粒丹药,伤势却是半点都不见好转,只能强撑着精神道:“是我师傅赐下的十张大衍破禁神符。我和这两位师兄觉得这丹房内应该多多少少能得些好处,便进来看看。不想却遇见云梦宗与太玄宗之人,也在此地。”

说到这里时,乐寒的神情已是无比凝然:“师弟切需小心!这两宗似乎一开始便对我等心怀杀意,只是一开始没有把握,才未曾动手。直到我三人寻得这不灭凰火鼎,又遇见云大公子之后,才联手偷袭——”

见他的声音越来越是虚弱,显然是伤势正在恶化。岳羽不由微一凝眉,伸指一弹,以一道气劲将此人击昏。然后满面无奈地走了过去,取出了百余根银针,一一刺入到这三人的体内,帮助化解他们体内残存各种异种真气。

而就在疗伤的同时,岳羽也陷入了深思。

——他倒是差点忘记了,这世间还有大衍破禁神符这种东西。此符亦可算是当世珍宝之一,必须有大乘境修为以上的修士制作,且本身的阵道知识,必须达到一定水准。毕竟这大衍破禁神符,可以说是融汇了制作者近乎所有的阵道精华。制作者的阵道造诣愈强,那么大衍破禁神符本身的破阵效果,也就愈强。

——也可想见,制作此符所需的繁杂材料和大量时间。而若真是此物,破开丹室这里的外围灵阵,也确实不是什么奇事。

岳羽心里顿时一笑,乐寒的长辈赐下这等宝物,事前却未有透露出半点风声给同门,其真正打算,自是可想而见。不过这大衍破禁神符虽好,不过大约也只能是止步于此而已,这由紫云道人亲手布置的法阵,又岂同小可?

倒是乐寒后面的言语,更令他稍稍有些在意。一开始还未有什么收获之时,就心怀杀意。这两宗到底是打得什么鬼主意?其余的师兄弟,是否也会遇险?

岳羽的目内,逐渐的透出几许危险之色。一直到半响之后,才停止了思绪,用手贴住了乐寒的背。无论情形如何。此人的火灵之体,都是他必须要解析的对象之一。

而随着乐寒细胞里的那些基因片段,一点点的分析出来,然后如拼图般,在岳羽的眼前显现。他的心内,也一点点的被喜悦的浸满。

“嘿!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!此人细胞内的火系符文,居然要比他人强上五倍左右,怪不得对火灵的亲和力如此强大。凡使用火系道法时,也足可比旁人增添三成。还有这骨髓元力,产生量也远过常人,只是却天生带着股烈火之姓,只能修炼出火系法力。”

“——只是这等火灵体质,虽是修炼速度奇快无比,然而本身五行彻底失衡,怕是活不了多久。怪不得具有这等体质之人,要快速突破。一方面是寿元增长,一方面是身体进化增强之后,细胞内五行失衡的状况,会稍稍有所减弱,也能够容纳更多的火灵之力!而且这样的人,若想要突破大乘境界,那是难上加难。绝大多数人最后的结果,也不过只是元婴转世而已——”

岳羽只觉脑后的演天珠,再次开始了异变。乐寒体内的这些符文,有很多都他都没有见过。估计演天珠,也是通过它们互相之间的联系和排列,来大致推定出它们的作用与构成。

而更令岳羽意外的是丹田之内,两个小型符阵的火系符阵中,竟是一次姓的,便多出了二十几个符文,炎力大涨。

岳羽稍稍内视了一番,便不曾在意。这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在修炼之初,最重的是水火平衡。稍有不慎,便会生成大患。不过这点程度,还不成问题。更何况他体内,还有着一个五行符阵,时时刻刻转化五行,保持着平衡,使得岳羽的承受力,要远强于他人。

而相较于这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的问题,岳羽如今更在意的,还是岳冰倩几人。

“原本的打算,是想把冉力与林卓他们,也改易成这样的五行灵体。如此不用百年时间,他们便可进入元婴境界。不过以如今的情形来看,却还需慎重行事。我虽有把握在他三人修炼至元婴境顶峰之后,帮助他们突破境界,证道长生。甚至元婴之后,本身也有四百年寿元。不过此事,还得问问他们本身意见才可——”

岳羽转而又想起,在那骨海之中,见到的那个黑衣女子:“也不知此人是否是水灵之体?那冰魄神光,要差了太昊真炎神光一筹,即便有先前那一剑相助阻拦,也不该是太昊真炎神光的对手。若此女真是水灵之体,那么这小小仙府之内,便已独缺木灵,若是能使这五灵汇聚,不知又会是怎样的情形?”

他思及此处之时,已是将三人的伤势清理完毕,一时虽还无法完全愈合,却也无甚大碍了。只需稍加休息调养,便可恢复如常。

然后岳羽微一抬头,冲着悄无声息到了门口,正欲偷偷溜走的云乐辰一笑:“云公子意欲何往?何不在此多坐一会?”

云乐辰面上顿时满是冷汗,有心想要强顶一句,想想几十天前的下场之后,却终究没这个胆量。眼见着岳羽面上的笑意越来越是危险,只得悻悻的回到了原地上坐下。然后怒目瞪着岳羽,心想你到底要杀要剐,就先麻烦放一句话出来!

见这三人都走了回来。岳羽满意地微微颔首。然后便取出了那面五行波光镜,开始了祭炼。托演天珠进化的福,不多时岳羽便已经把内中的符文解析了大半出来。可惜的时间紧迫,加上法力魂识不足,岳羽此时根本就无法祭炼完全。只能选其主干部分,在内中的魂玉中,添加自己的魂力印记,然后一一以法力灌充,激发其对应的灵阵。

令岳羽惊喜的是,这五行波光镜到最后时,竟形成一道名为‘五行光波障’的道法,防御能力实是惊人之至!

“这次倒真是拣到了个好宝贝!此物与我的混元五行真气相得益彰,便连我这已经第三重的大五行灭绝神光,也能抵挡。若再能发挥十成威力,便连小师傅的全力一击,亦无可奈何!”

将此物大约祭炼到了差不多的程度之后,他又等了一个多时辰,才见乐寒幽幽醒来。岳羽这才站起了身,冲着云乐辰道:“我这三个师兄,还请云公子帮忙照顾几天——”

话音落时,岳羽已是化作一团疾光冲出门外。而室内的云乐辰,再次一脸愕然、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