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四章 震压诸宗

沈如新只觉耳旁凄厉刀音环绕,眼前幻像生灭不息。隐隐约约的的,望见了几十年前,几乎举族被屠的画面。

只是他的神智,终究还是存着几分清醒。那窥伺的域外天魔虽是在趁机而入,却往往刚侵入他神魂之内,就被体内蔓延的冰色火焰所冻结。

“羽师弟的这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好是好,可对于我这等被殃及池鱼之人而言,却未免有些有些残忍了——”

心内升起了无尽的哀意与悲愤,沈如新忙用法力隔绝了声音,这才感觉好过些。唯独岳羽的强大魂念,仍旧在对他的神魂施加影响。

沈如新又望向了身侧。只见身边的李奈落,同样是双目通红一片。心知自己这师弟的遭遇之惨,不在自己之下,他心里顿时间,满是同病相怜之意。

然后不过片刻,沈如新心神猛醒,感觉出有些不对。

“当曰端木师叔曾对我说起过,羽师弟所创这套音攻之术,便连她也要倾力抵挡。此时我只闻其声,却未有音波袭来,师弟他难道还未曾全力以赴?”

沈如新再仔细看时,才发觉不是。此前浮在空中的诸宗弟子,虽是纷纷栽落,却大多未曾真正受创。可云梦宗之人,所承受的攻击的,却仿佛远胜于此。一个个口鼻眼耳,七窍中全都浮露出鲜血。一道道音波强力侵袭,将这些人身边几乎所有事物,都全数粉碎!

“竟然已经把这套刀决艹控到如此程度!”

沈如新自是心知,将这种大规模的音攻刀法,控制到只针对个人,和何等之难。那与两个月前,在广陵山时,只将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只控制在千丈之内,情形已是截然不同。

而便在他刚思及此处时,那悲凉愤恨的哀音骤转,凄厉无比,满布戾气恨念。即便是以沈如新的坚实道心,也不由升起,想要撕毁这眼前一切的念头。

然后他视野中,便望见那十几名云梦宗之人。果然一个个都是双目赤红,气息转为狂暴,各自发出了一声尖锐厉吼。不过就在他们心神动摇,法力失控的那一刹那。那仿佛能粉碎万物的音波,已是趁机而入,将他们的的身躯,瞬间便震荡成了血肉粉末,分解开来。

而此刻离岳羽那‘诛’字声落,才只不过十息时间——花袭人目眦欲裂,本试图也断裂木藤之法,隔绝这赤红火焰,却全无效果。甚至被这不灭之火,侵袭入阵旗之内。他干脆不管不顾,将那十方之门置于身前,之后便开始捏动法决,双手结印不断变幻。鼓动全身法力,灌入这超品法宝之中。

岳羽居高临下俯视地面,此刻见状是不由冷然一哂,十方之门只需使用者心念转动便可运用自如,本身亦并无攻击之能。花袭人此举,实是可疑之至。

他也懒得去细思,三百六十五枚三妙如意雷针疾飞而去,在花袭人身旁布下了一个大型释雷之阵。然后须臾间,便雷光闪烁,形成了漫天电网。那蓝色的强光,顷刻间映耀整个空间。

——当曰与花袭人一战之后,岳羽便已开始筹谋破这十方之门的办法。虽无什么所得,却清楚越是远距离跨越空间,就越需强横法力,以及稳定的空间不可。

以这浩大雷力,确实破不了十方之门,却定能对其运转形成一定干扰。

果然当雷光闪耀之时,那十方之门随着花袭人的手印,而散发出的诡异灵力波动,便已停止了下来。而当电光散去之时,位于释雷之阵中央处的花袭人,也已是不见了踪影。

“逃走了?不对,此人还在附近。我魂识还能感觉到他踪迹!算了,暂时不管他——”

收束住了对此人的杀念,岳羽的视线再次俯视下方,目光漠然,就仿佛神袛在睨视苍生。

“太玄宗,诛!”

刀音进入到了第六转,那哀鸣之声,顿时再攀上了一个音阶。顷刻间,便有好几位穿着太玄宗道袍之人。瞬间便被这浩荡音浪,震成了齑粉。

而就在这时,一股凌锐至极的狠戾剑气,却从岳羽身后直袭而来。岳羽双眼微微一眯,手中悲音刀的刀身猛震,瞬间发出了一阵足以震破耳膜的刺耳杂音,同时间一波波强横音浪,从悲音刀内震荡而出。鼓动这空气,形成一道道钢强铁壁般的罡风,与那剑芒冲撞在了一起。然后便连相持的过程都没有,就将那剑芒冲击瓦解,随即向它的来处反击而去。

——先是那高达六品的飞剑,被震成了碎粉。紧接着其主人,亦被这音波冲击,如玻璃般被生生震散。

不过就在岳羽以为解决此人之际的下一瞬间,这些本该化作毫无生机的碎肉的东西,却在地面上骤然重新凝聚在了一起。形成一道血影之后,冲向了身旁毫无防备的另一人,然后瞬间就将此人完全吞噬,“修罗血河大法,血修罗之身?”

当岳羽讶然回过身时,便只见这血色人影正是逐渐恢复常人形态,赫然正是太玄宗的褚云!

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,心想上次见到此人之时,不还是只修炼那血河大法的弱化之术血元大法么?怎么才一年多时间不见,此人竟已是甘抛人类之身,转而修炼这邪道血修罗法身?

——不过真正说起来,他早在仙府之外,就觉此人有些不对劲。只是他当时以为褚云,是血元大法又有进境,也没怎么去在意。

“——若是慕希瑶仍旧在世,见到此人之状,不知又该会何等样的反应?是失望之至,还是哀伤欲绝?”

看着褚云的眸子里,只有着凶横杀意,几乎全无理智。岳羽冷冷一笑,正欲驭使三妙如意雷针,将此人当场斩杀时。他的心念骤然一动。那三百六十五枚三妙如意雷针,全数向另一方向直飞转射而去,然后再次掀起了漫天雷光。

同样在雷光消散的刹那,在岳羽的魂识感知内,那花袭人的气息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而就在他分神的片刻功夫,褚云整个人却又再次化为一团血影,向远处飞逝,转眼之间,便已从岳羽的视野中消失无踪。

“这血修罗之身号称天下遁速最快的邪道法身之一,此言果然不假!不过我倒是没有料到,这等情形之下,它竟然还会想到逃跑。这褚云似是理智仍存,保持神魂,实在是难得。只是不知,他到底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后——”

望见那血影逃离到了千丈之外,岳羽便放弃了去追击的念头。除非他如今祭炼了那柄极光剑,否则是断无追上此人的可能。

此刻他心里此刻真正忌惮着恼的,却是方才动手袭击的另一人。

“这花袭人持有那十方之门,倒真是有些麻烦。我虽是不惧,可却时时刻刻,都需要小心防备。还需想个方法,将此人解决的为好。可惜战雪那边还未曾真正封神,不然的话,倒是有着六成把握——”

正思及此处时,岳羽只听自己下方处,又传来长孙紫韵的大喝声:“岳师弟,方才参与杀我宗两位师兄之人,还有浮山宗,玉皇宗!”

岳羽闻言,瞳孔顿时一缩,手中悲音刀所发刀音亦是再次转强。

“凡沾我广陵宗之血者,杀!”

杀字出口,地面上顿时再有三人瞬间爆体而亡。而此刻整个小药园内,都是一阵寂静。除了那逐渐转弱的刀音之外,再无其他杂音。

此刻方才还在为那大衍破禁神符而搏杀争斗的诸人,都是已全无再动手的兴致。反倒是一个个互相靠拢,眼里全是忌惮之色。

虽是明知道在岳羽这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的攻击之下,只能独力应对,却还是下意识的寻求着联手,以谋求那几许不牢靠的安全感。

——空中的这少年方一出现,便连续诛杀二十几人。在他们眼里,这未免也太过骇人。便连那金丹修士。似乎也远无此等威势。

而如云家又或孤山宗这等名门大派,虽是明知此刻各宗真正强者,都未曾出手。不过岳羽能以一己之力,便能令他们心存忌惮,始终都不敢冒头。这本身便已代表着岳羽的强横实力,便连他们这些人,也没有哪怕丝毫把握,能够战而胜之!

“若是能与太一门那家伙联手,再加花袭人的十方之门,或者有将此人袭杀于此地的把握。不行!听说此人还有个实力不逊色于金丹的傀儡。入紫云仙府之前,广陵宗又怎可能有宝物赐下?那么再加上云家的云逸云金二人,又如何?嘿!即便真杀了此人,我等也要死上一两个不可。互有忌惮之下,又哪里能够真心实意联手攻敌?”

明帆的脑内,刚略过这个念头。便只觉好笑,急忙挥了挥头,将这想法丢出脑海之外。不过身上的惊悚之感却更增数分,心忖原来便连自己的潜意识,也认为他们这些各宗精英合力,诸多高阶法宝聚集,也奈何不得此人么?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