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三章 兄妹重逢

广陵山之东二十万里,一处茂密山林处。岳羽踩着初三,飞翔于七千米上空处,以一种异常复杂的眼神,俯视着下方。

“诸宗战起,乃至苍生浩劫——”

就在距离他大约四十里外的地面,正有二十数万人的军队正在生死搏杀。箭雨弥天,将近四万武师披坚执锐,正猛攻着一处山城。

与之映衬的是,这方圆千里,近百个村庄的衰败凋敝,十室九空。

甚至就在他途径之地的下方,正有着一头四阶妖兽,正追捕一伙逃难的人群而食,却无人理会。

“孽障!”

岳羽心念微动,风牙剑蓦地腾空而起。瞬间便已落下地面,将那妖兽一绞,斩成了两段。那群逃生人群先是一愣,紧接着便已醒了过来,朝着飞剑来处跪拜下来。

扫了下方一眼,岳羽便微微摇头,转移开了视线。同样的事情,当他驭剑离开凤霞山脉之后,便已是见过十数起,心里早已麻木。

没有了丝毫怜悯之心,不过到底还是不能坐视便是。他早知北荒大战之时,诸宗再无太多余力约束各地。许多小门小派,都会试图趁势而起,互相攻伐。

只是未曾想到,在这些小宗门之下。这些城邦大国,亦是在重新洗牌,以至各地妖兽肆虐。

“诸宗之战,怕是最短也要五十年才分胜负。那时这北荒百亿人口,不知还能剩下多少?”

岳羽稍一转念,便收起了思绪。若是一方占据压倒姓的优势也就罢了,偏偏太玄宗与浮山宗,再有其他三宗联手,已经能勉强抵御广陵宗。此战除非是有其他变故,五十年时间能完结便已不错。

只是此事,却与他无关。即便是对这战乱于心不忍,也是有心无力。这天下大势,并不决于他手。

眺目前望,只见远处有一处群山叠嶂的所在。岳羽仔细看了眼,然后面上浮出了几丝喜色。

“此处应该便是冰倩他们所居之地了。初三,下去看看!”

初三一声长嘶,然后向下方盘旋而下。就在大约四千米处,。岳羽便已发现下方处密林中,岳冰倩几人的身影。他心中微动,使了一个障眼法,将自己与初三的身形遮住,选择远处的地面降落后,悄悄潜行了过去。

然后便只见前方的一小块空地之中,冉力与林卓二人正在斗法,也不知这二人是何处学来的道法,还各自弄到一口玄兵,而岳冰倩则是独自站于一旁静观。

这二人的驭剑之法,此刻在他眼里,自然是如小孩玩耍一般。岳羽望了一眼,便以魂识仔细探查着他们的修为境界。

“嘿!六年时间,这两人居然已经是突破到了淬体之境!如此一来,倒是好办许多——”

心内微微惊讶了片刻,岳羽又把视线移向了岳冰倩,然后神情再次一怔:“这丫头,还真是长大了!”

与岳张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美貌,几乎不逊色于战雪和端木寒。最令岳羽注目的,是那峰峦起伏的身段。不自觉的,便令岳羽想起天使般面孔,魔鬼般身材这句词了。

特别是那鼓胀的胸脯,岳羽不由咽了咽口水,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压迫力。当年停留在他脑内的那个小女孩的印象,瞬间便被冲溃,然后发出了‘长大了’的感叹。

默然观察了片刻,岳羽便解开了障眼法。而便在这时,林卓冉力二人几乎齐齐住手,疑惑地望了过来:“是谁在哪里?”

岳羽欣慰一笑,向三人行了过去。方才他虽未刻意遮掩行踪,便连散去障眼法时的灵力变动,亦未加任何处理。不过这两个家伙能发现他的存在,仍旧是极其难得。至少这的随时保持警惕的习惯,便极其难得。

岳冰倩亦是手按着剑,目光凛然。不过紧接着便似想到了什么,眼露狂喜之色,向声音来处冲了过来:“是兄长!”

岳羽哈哈大笑,刚刚走出密林,便被岳冰倩抱了个满怀,冉力与林卓二人亦是惊喜无比,走上前向岳羽行了一礼。

“嘶!所谓凶器也不过如此,若不是我妹妹该多好——”

感觉到胸前顶着的那两团丰满坚挺的事物,岳羽微微失神后,才随手一挥,止住身前二人跪拜。然后还没等他将岳冰倩扶开,便听得几声轻泣。

岳羽心中微动,然后一阵恻然。这几年时间,都只能躲在深山老林之中,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,对一个女孩而言,确实是过分了些。岳冰倩能独自撑到现在,已是极为难得了。

手顿了顿,便改推为拍。抚了抚身前少女的头发。岳冰倩顿时更加的悲意难仰,声音也由原来的小声呜咽,改为哭嚎。

岳羽微微摇头,便任由岳冰倩抱着,把目光看向了身前的两人。只见冉力率先抓着头嘿嘿笑道:“少爷几年不见,是越发俊俏了,也厉害了好多!”

岳羽心中好笑,冷冷望了他一眼。这家伙如今的毛发比以前还要浓密,相貌也比小时粗犷了许多,而整个人也更显得憨厚无比。不过这喜欢拍他马屁的习惯,倒还是没有改变。

冉力被他看得一阵发虚,他旁边的林卓,这时却又是抱拳一礼:“少爷这次找来,可是要带我们去广陵山?”

“正是!”岳羽微微颔首道:“我已可自如出入广陵山。不过宗门开山遴选之曰还有两年,这段时间,你们且先跟在我身边。”

冉力与林卓面面相觑了一眼,面上都含着喜意。岳冰倩抽搐的身子,亦是微微一顿,满眼不信地抬起了头:“真的?那我可不可以见到娘亲?”

岳羽心中顿时又是一软。屈指弹了弹岳冰倩瓷器般光滑的额头,无奈道:“这个倒还要等两年后再说。”

见三人面上都是一阵不解,岳羽微摇了摇头,心忖这解释起来也是麻烦也耗时间,干脆路上再做分说。便轻轻一拂袖,一阵狂风刮起,将三人全都笼在袖中,然后踩在初三的背上,再次腾空而起。

岳羽修为到了大乘境界,便有种名为袖里乾坤、掌内世界的神通。随修为大小,可将数里之地,随意笼于袖中掌内。此刻的他自然是没这等本事,不过岳羽的手里,却还有一件穿云梭。此物内有大约数十丈空间,将岳冰倩三人放入其中,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。

初三重新攀升到天际之后,却是一个转折,向凤霞山脉飞去。自从服用龙灵果,进化到七阶中位神兽之后,初三的速度明显又增涨了一大截,几乎不逊色于他驭使那把极光剑之时。

此刻遵岳羽之意全速飞行,竟是一曰之间,便已横穿二十万里之遥。到了凤霞山脉之内。

这时的岳羽,一边与袖内的三人攀谈,说起这几年的经历。一边再次拿出了前曰拿到的掌教符诏,放在手里把玩。此物不止是相当于一件三品的护身之宝,更是信物权柄。执此符诏,广陵山以东十四峰药园近千名修士,还有四个从属于广陵的门派,都将归他统领。

“主持东部占据,一力抗衡浮山么?掌教真人也不嫌把我给压垮——”

广陵宗的战法,乃是北守西攻。先力图解决落霞山脉里的晏阳宗,极云宗与丰宁宗。至于这东面的浮山宗,却是同样是以守为主。

简而言之,也就是先剪爪牙,再除祸首。此法倒确实是良策,只是这东面浮山宗也有四名元婴修士,又岂是可以轻易应付的。

虽然其中两人,都是以药物催升至元婴境界,战力更无法与已升入元婴境三百年时间的官鸿相比,却也是令人头疼。

原本这东面四十二处药园,皆是由郤瑶看护。只是此次北面冰月宗突然叛盟,这人手便已不足。农易山便干脆将这四十二处药园分成三份,各由一金丹修士看守,而岳羽正是其中之一。且麾下的十四处药园,恰是最靠近的浮山的所在。

“算了!独当一面,倒也正合我意!总好过去其他地方,被人指使——”

微微苦笑着,岳羽将这符诏重新放入须弥戒内。

独自顶在这最靠近浮山的所在,看起来是凶险无比。只是岳羽却心知,宗门之内,还有农易山与严真驻守。浮山那两名大敌但有异动,顷刻间便可赶至。故此他真正需要在意的,便只是罗浮山那几十名金丹修士而已。以他如今实力,其实稳如泰山,当然若是其中也有准元婴实力的修士存在,那又另当别论。

收束住思绪,向前方眺望。岳羽远远的,便望见一处大约万余米的高峻雄山。

也不用去仔细分辨,只从这外围处,便高达五品的灵气浓度。岳羽便知自己要赶去赴任的地方,已经到了。

“这便是下玑山么?虽是灵脉较小,却是高达三品,仅次与广陵山,怪不得宗门不肯轻弃。”

岳羽跺了跺足,初三便已领会其意,向那个方向降下。而便在这时,他的眼却微微一眯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