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八章 反掌之间

仓促之间,这极具威严的鹤发老者,只能下意识地,用自己随身的法宝一挡。六千余石巨力,正中这件全由金属片的圆锥形法宝中央处。虽是有那一层层指头大小的薄片逐次递减,减缓冲力。不过在这巨力的冲击之下,他的身形,却还是不免被冲入的传送灵阵失控,引发的灵力风暴的核心处。

——一时间无数狂暴的灵力流,与破碎的空间乱流乱绞,鹤发老者虽是及时再次使出十二颗青色宝珠,镇压住了周边灵力和空间,却也是弄的狼狈之极。

他心里是惊疑交加,万万未曾想到,自己刚走出传送灵阵,这古宜山,便已是被人攻破。若非深知此地的三名金丹,绝不可能背叛宗门,几乎差点以为是这里内外勾结,准备将他暗算!

不过也正因心知,眼前这人,是强力攻破此山,才更令人感觉惊惧。

战雪就居于最上空处,十御伏魔剑阵运转至极限,数百口飞剑连续不断的向下疯狂攻击。那些通过传送灵阵穿行过来的十几个灵虚境修士,第一时间便被砍成碎片。唯有剩下的四名金丹勉力支撑,却是被压制到几乎动弹不得。

腾玄与初三,亦是早已准备就绪,大五行灭绝神针,还有太昊真炎神光,从左右毫不留情地打出。鹤发老者顿时一惊,终还是在那灭绝神针及身之前,及时地伸手一指。身前的那个银色圆锥,化作无数银色薄片左右分化,各自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灵阵,阻挡在他身侧两旁。

那大五行灭绝神针与太昊真炎神光,竟是被这些薄片所产生无形屏障,消磨了大半威能。待得将之强行击穿,打在鹤发老人的身上时,却只是穿出了几个孔洞而已。太昊真炎神光引发的火焰,亦被老者以法力强行压住。

岳羽眉头微挑,毫不觉意外。哪怕只是依靠药物之力,冲击上来的元婴修士,亦绝非是方才所杀的三名金丹可以比拟。若是能就这么简单,将之击杀或重创,那么他反倒是会有些奇怪。

方才只是惊奇,这老人的战斗经验,实在堪称是垃圾一流。他准备的数种应变手段,却是全无作用。

“数万年太平时光,这中原之地,养出的全是这种废物?怪不得,明明地域比北荒广大数倍,拥有的灵脉,也远胜于我广陵宗。真正修成元婴者的比例,却是远逊北荒修士。若是换做玉皇宗、浮山宗能有这灵台宗这样的几处灵脉供养,怕是只需几百年时间,便可追上我广陵!”

手中连续打出数个手印,这里的整座护山大阵,立时响应,无数的土系灵力,向峰顶汇拢,如山般压在鹤发老者身上。接着那玉皇龙嶽镇,以飞腾而起,以元磁之力,将之牢牢摄住。

便在鹤发老人倾力开始挣扎这束缚之际,岳羽却已是持着音牙刀斩出。以龙喉发出的第五转震荡刀音,几乎是毫无停滞地,便将那残余的银色薄片,全数震成粉碎。接着那十二颗宝珠,令岳羽的身形稍稍一定,却还是在顷刻之后,便被震荡开来。

等到岳羽一刀斩在这动弹不得鹤发老者身上时,那震荡刀音已是收起,接着无数的混元五行法力灌入其中。将此人体内的经脉,全都闭锁。

紧接着,是初三发出五色神光,冲入老者的丹田。使得那已是濒临自爆边缘的元婴,瞬时间没了声息。

岳羽冷冷凝眉,他原以为至少还要动用广陵绝剑,将此人制服,不意却是再一次高估。

“是自己的实力,已经真正增长到能抗衡元婴修士?还是这人实力,实在太过孱弱?”

岳羽也懒得去细思。直接取出三百六十五枚三妙如意雷针,将之全都打入此人的体内要穴之中。一丝丝恰到好处的电流,将老人的元婴,彻底的锢锁。

然后下一瞬间,岳羽的魂识感知,便已发现这里剩余的几个金丹修士,还有那本是准备结阵的几百灵虚弟子,都是疯狂的四处逃亡。

见得此处,岳羽却是毫不在意。只是催动气血,与七窍玲珑丹,控制住天地之灵。而脚下的护山大阵,也再次形成了一股庞大凝滞之力,将这数百人吸停在了原处。然后天空的战雪,骤然发出千余道,夹带着巫力的银丝。一举之间,便将这几百修士制服大半。唯有剩下的那百人,护身的法宝上佳,竟是一时间穿之不透,不过此时护山大阵,已是在岳羽的印决控制之下,再次调整,将这些灵虚境修士,压得是动弹不得。

再之后是玉皇龙嶽镇,元磁之力分化五股,摄住那五名金丹修士。

这玉皇龙嶽镇全力施为之时,可以令敖海那样的准元婴实力的修士动弹不得,甚至如方才那鹤发老者这般,也是一时难以挣脱。这时分化开来,威能却是减弱大半,只摄拿住数息时间,便被挣开。

然而此刻,岳羽要的就是这片刻阻扰。一伸手,岳羽将悲音刀丢出到了半空中,刀音仍旧是最高的龙喉五转。那浩瀚音波,霎时间,便将五人冲落地面,再难动弹。战雪随后也冲入地面,身形连闪,几乎是一拳一人。将这些金丹修士一一制服,也不给对方半点自爆金丹的机会。

这时的岳羽,却是眉头一骤,扫了眼那边正无比兴奋的初三与腾玄。冷冽的目光,令后二者顿时脖子一缩,齐齐收起了已经齐聚好的大五行灭绝神针,以及太昊真炎神光。这时才依稀间想起。方才岳羽的吩咐,是要活口。

初三讨好地一声嘶鸣,过来用头摩挲着岳羽。腾玄稍稍犹豫,也是飞了过来。然后身形缩成了半寸长短的小蛇,盘在岳羽的肩上。法天相地神通,能使它身躯暴涨数十余倍,却也同样能够缩至极小。

岳羽见状是莞尔一笑,把注意力转向了别处。就在最后一名灵台宗金丹修士,被战雪制服之际。那原本在山底处观望的中年道人,在稍稍犹豫了片刻之后,终于也是飞腾而上,冲向了山顶处。

在岳羽身旁落下,中年道人是第一时间,看向了岳羽脚下,那鹤发老者。眼里面满是不可置信之色:“这是灵台宗第一长老源宏,我在荆州常听说此人。听说法力极强,几乎不逊色真正的元婴修士——”

岳羽见他脸上还是有些怔然,一脸彷若置身梦中般的表情,不由是微微摇头。

他不愿去理会,看了看脚下的源宏之后,唇角是冷冷一哂。

“不逊色真正的元婴?若然如此,那这元婴境修士,也未免太不值钱。这人是第一长老,也就是说其余还有一人,实力在他之下?这灵台宗,也不过如此——”

中年道人闻言,顿时是一阵无语。不过如此这句话,恐怕也只有岳羽能够说得出来。对于他们的灵虚境修士而言,如灵台宗这般存在,无疑是高不可仰的庞然大物。哪怕实力不如广陵宗,在这荆州之地,却是随随便便,就可以将他碾成碎粉。

然而随即,中年道人身子却又一阵抖索。无论灵台宗的实力,到底怎样,都不能不承认,他眼前的少年,确实有这个资格,说出那番言语。

方才源宏与岳羽大战时的情形,他虽是未曾亲眼目睹,也无法感知那暴乱的灵力流中,所发生之事。眼前这位成名数百载的元婴强者,在岳羽面前撑不过数息,却是事实。

“宗门之内,何时出了这般强人?金丹境界,却可斩灭元婴。看情形,便是逃逸元婴,也是不成。先前听几位师兄说,这孩子开始修真,似乎还不到十年?这等资质,实是耸人听闻,我王云这一生是见所未见!怪不得,他们说是我宗大兴在即——”

中年道人的心里,一时间全是惊涛骇浪,喜意与艳羡参杂,久久不平。直过了半晌,才想起要劝岳羽快点离开此地。那源宏虽是被制服,灵台宗却还是实力尚存,等到对方来援,依旧凶险。

而待得他抬起眼时,才发现岳羽已是走到了那源宏身前。看起来是全无离开的意思,时不时地,会打出一颗灵石,修补此处的护山大阵。

方才玉皇龙嶽镇压下时,被强行压碎了不少,之后待得岳羽以九策玄昊签,夺去法阵的控制权之后,那些灵台宗弟子,亦破坏了不少。整座大阵,是早已破损不堪。

不过这时随着岳羽的一颗颗灵石打出,这里近乎崩溃边缘的法阵,正在一点点的修复。只是中年道人,却本能地感觉到,这法阵的结构与功用,与方才那座大阵,已经有了很大不同、不过此刻他心里却更感心惊,他的灵觉不会做假,身边的灵力,与整个大阵,契合到令人实是惊心。

便在王云错愕难解之时,岳羽却已是再次把目光,投向了意识已经恢复了清醒的源宏,神情冷然道:“席若静可是被你们灵台宗掳去,他如今在何处?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