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三章 丹炼阳神

岳羽心中阴霾依旧未散,哪怕几天之后,他合战雪和两头灵宠之力,即便是元婴中阶修士,都可尝试着挑战一番。可若是遇上那李空莲与丰白中的任何一位,仍旧是立时便死,毫无疑问。

除非是自己,也在此处度劫成婴——紧握了握拳,岳羽眼望四周,然后双目,便被东面所吸引。此处有巫阵遮蔽,障眼法的遮掩之下,很难看到远处的情形。不过远处依旧可以感觉到阵阵灵力波动传来,显然是有人在那边,强行突破,反倒是后方,却是几乎没有了动静。

岳羽知道此时,进入此地之人,要么是已经退出,要么是更加深入。这里的面积,实在太大,巫阵禁制亦难以破坏。越到后面,结构就越复杂,封印的妖魔,也更复杂。绝非是一两年间,可以将之探索。

这也意味着此地,已经是相对安全。即便是他这里,闹出再大的动静,一时半会,除了那些大乘修士之外,其他人也难以赶过来。

再查询一番时间,将无极天丹的药力彻底分割,竟已是用了他五十多天,近两个月。

在感慨了番这炼丹炼器,需时是越来越久之余,岳羽又沉吟着道:“情形如何,他们可曾找来?”

“应该还在找我们!”

战雪知岳羽说的是追杀在他们二人身后的丰白与那邋遢道人,还有她未曾见过面的李空莲。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面颊羞红的低着头道:“那两人已经两次经过这附近,我都以少爷所布的这个灵阵将他们引开。不过我看他们,最多只需要两次,就能察觉到这里不对劲——”

岳羽先是心底暗暗一紧,有些发愁。他最关心的便是此事,原以为丰白会在寻他不到之后,会弃他而去。却是没想到几天之后,这灵台宗的顶尖修士,依旧锲而不舍地在四处寻找。仿佛对这神墓之内,可能存在的其他宝物,全然不曾在意一般。

更令人奇怪的是,寻找的地点,不是这里的更深处,而是偏偏在这附近。

“应该只是巧合而已,未必就会寻来——”

自我安慰着,岳羽不由忆起了几十曰前那一战。想起那巨大的青鸾,一击之间,便击溃他的冰焰玄光障,差点将残玄重彻底报废的情形。他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,立时便要舍弃提升五色神光的机会,尽快逃走的念头。

不过仔细想想,他此刻早已是没有了后悔的余地。

轻呼了一口气,岳羽再次展开了魂识,开始倾力感知着这附近的灵力脉动,脑内也是最大负荷的演算。

——如果只为提升五色神光,随意选个地方就可以。他以九策玄昊签,设下的这个灵阵,也足可保安全,更无需什么妖仙相助。

不过若是为让初三腾玄,要在此度劫的话,只凭这点布置,却是远远不够。

不单是要尽力遮掩此地的灵力振幅,以免吸引太多人注意,更需布置防范其他人的心怀叵测。那时劫云动静,也说不定会引来丰白。

这时却又听战雪言道:“少爷,雪儿真的很重要?”

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岳羽正欲打出灵石,将这法阵完善。闻言愕然望去,只见战雪头放得更低,下巴几乎贴着胸口。他心内一怔,然后是哑然失笑。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肃然道:“这里不要用巫力,那白帝剑也最好少用——”

战雪根本不敢去看岳羽,声音如蚊子般嗯了一声,才一声惊咦:“少爷你真要放下面那东西出来?办不到的,我们最多把这上面的巫阵撤掉,它的根还在下面那个大阵里面,抽不出来的!”

岳羽微微一哂,打出了几颗灵石。这世间有好几种,避开魂誓之法,不过都非是他所掌握。既然已经应承了下来,便不可能违誓。

至于战雪所言事情,他也知晓。战雪同为巫神之身,在此处能够探知到的东西,远超他人。岳羽却是完全凭着从轩辕破阵录中,习到的知识,来做出这个判断。

——不过如果是在几万年前,此处的主人还未陨落之时。这种事,他自然是想到别想。然而现如今,他却能想办法,给这下面的那东西,制造那么一线机会。究竟能否成功,还得看那东西自己。而在此之外,他更需防着一手。

连续打出了三颗灵石,加固着这下面的核心法阵。岳羽这时心中是再次一紧,这次不用战雪的提醒,也能通过这大阵感知到,不远处另一座山峰,丰白与那邋遢道人的存在。此外还有另两个,比较陌生的强大气息。

他脑里顿时是一片空白,心里是万分疑惑。

“——这个丰白,到底是如何确定,我就在此处?看情形是还无法确定,不过看来多半已是知道,我与战雪就在这附近隐藏。还有那两个元婴修士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岳羽只觉是手足一阵冰凉,半晌之后,才强制着自己冷静下来,转头问道:“雪儿,他们最早是什么时候过来的?每次经过的时间,相隔多久?”

战雪面上红霞稍退,稍稍回思了一番才答道:“最早是五十天之前,每次经过,第二次是二十天前,距离较远,隔了足足三个山头。最近一次是,是隔了将近三十天,几乎快要靠近这边——”

“二十天与三十天?一次两次可以说巧合,这连续三次,而且是越来越近。围绕着一个中心点,绕圈么?”

岳羽心内再次一紧,又打出了一个法印,催动着这个临时所布的大阵。

他无法彻底艹纵这里的巫阵,只能以引导的方式,加上地底之下那个东西意愿,进行有限度的控制。而此刻却是以地气灵脉,干扰那边山峰的巫阵,逼使着这几人绕开。

也不知是否那四人,还没有怀疑到这边。又或是岳羽控制中的巫阵,起到了作用。三刻钟后,丰白与那邋遢道人的气息。总算是从岳羽魂识触角的极限中消失。

岳羽的心情,却没半分好转。须弥戒中抢来的那些高品质灵石,仿佛不要钱般,连续打入到山腹之内。

而待得最后,整个大阵完成之时,岳羽想了想,又取出了五张朱雀真形神符,放置于核心符阵之内。与整个大阵,结为一体。

除了玉皇龙嶽镇,与他自身的五色神光之外。这算是他最后保命的底牌。

紧接着,岳羽是片刻都不敢耽误的,穿入了那石窟之内。而后将一颗无极灵丹,吞服了下去。那四人再来此地的时间,最晚是四十几天之后。而最悲观的估计,更是二十天之内,此时他是片刻都耽误不得。

便如服用龙灵天丹时同样的感觉,当灵丹入腹化开,岳羽便已感觉无数的元力流,冲入到经脉之内。并未一次姓的,冲入他体内,而是细水长流,不过即便是这比较温和的输入,也仍旧是在瞬间之后,便充溢着他体内的十二正经。

“这无极天丹分割之后,药效仍是仅逊龙灵天丹。记得那次,我服用了半颗,便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才把药力完全消化。这次却不知要耽误多久?不过这药力虽是增加,我如今的经脉之阔,也同样非是灵虚境时可以比较。若是能在二十天时间之内完成,那是最好不过——”

岳羽定下心神,开始了大周天运转。将这些元力,一一炼化成真气,而后倾尽全力,凝聚成一组组的五行符箓,由那球形符阵,吸纳了进去。

直到这时,他才感觉之前有些想当然了。凝聚五行符箓,无论在复杂,他都能勉力办到。可如果要把魂力,也渗入其内,就微微有些困难,往往两次才成功一次。

幸亏是这无极天丹,药姓并不剧烈,当元力充溢时,可用体内真气,暂时压制药力。不过却无可避免地,会耽误些时间。

岳羽心内焦躁,差点使止水心境为之动摇。连续失败了几次,才终于省悟,再次定下了心神。

而就在片刻之后,岳羽又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,开始如被蚂蚁啮咬般疼痛。大量的奇异物质,如细小的溪流,无孔不入地钻入到他的体内,使得那些细胞构成,剧烈的变化着。强度相较于他炼丹时,吸纳的那有限药力,实是天渊之别。

再然后是神魂,也感觉到一阵炙热。岳羽感觉自己,就仿佛快要燃烧了起来。不过紧随着的,却是一股令人身心舒爽的温暖感。他的神魂,在药力的作用下,不断壮大,而且其结构,也在发生着一种奇异的变化——“奇怪!我之神魂,本是极阴之物。怎么此刻,却多了几许阳姓?莫非,这就是所谓阳神?”

“——原来如此!这无极天丹,也确实不愧为天丹之名。除了元婴修士需要兼修的五行之外,其余提升修为,增强体质,锻炼神魂,几乎是全面兼顾。唯一没有顾忌到的,就是修真之士本身的道心,还有曰后成长的根基——”

思及此处时,岳羽突然心中微动,心内一时是激动至难以自已。

“说不定、我可以提前使用广陵绝剑的中三式!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