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妖仙断枝

无尽的魂煞之力蔓延开来,所过之处,几十里内几乎所有仍旧幸存的草木,都是萎靡了下来。

大量的红色玄煞战魔真气。在战雪身上盘旋缠绕,冲天而起。倒是有那么几分,几个月前时,下面那妖仙出世之后,那妖气滔天,不可一世的模样。

岳羽全神关注地,将最后那几道符箓,打入到定冥珠内。然后相应的,在战雪的丹田之内,那颗金丹也在吸收了足够药力之后,慢慢起着变化。那体积再次膨胀了些许,而那红色的玄煞战魔真气,也开始了又一轮的凝缩。量变引发了质变,当一阵痛苦的表情过后,那红色也更深一层。而战雪身周乱舞的红色气焰,声势也是更膨胀了数分。

岳羽见状却是微微凝眉,有些惊喜又有些无奈。加入无极灵丹,再更改了相应的配药之后,战雪的玄煞战魔真气,与以前果然是有些了不同。更为纯净,也比玄煞炼尸大法所述的更为强大。

只是这依靠无极灵丹之力,连续提高了两个层级之后,便连战雪,也无法准确地控制自己力量。使一部分增加的战魔真气,泄露于外。

“肉身之力是一千五百石,法力也增加到的三千八百石之巨!二者相合,足有一万六千石。已可力抗那些较为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。难得的是,雪儿神魂之内,也多了几点阳姓,必定是更有把握。可惜的是,那冲击第十三层的药物,还未凑全。若能在此地,再进一步,那时战雪的实力,不但可以得到一次质变,更可能得到一种玄煞炼尸大法附带的大神通!“岳羽暗暗可惜,知晓在那时间异常处之内的几十年时光,战雪的实力都可能荒废。玄煞战魔真气无法再做提升;便连巫力汇聚,也只能按照外界的正常时间来积累。

不过这也是无法可想之事,除非是他寻找到另一种,可以代替的药方。说起来,他也极想看看,这玄煞战魔真气的神通,到底威能如何?

当初被墨观澜盛赞的那一位,能以不完美的神魂,便将已至大乘境界的墨观澜,打成重伤。初时岳羽还仅仅只是以为,只是正常的,元婴修士与大乘修士之间差距而已。

可自从知道,墨观澜也曾纵横天下,世间无有敌手之后。这才惊觉,这墨观澜的实力,又岂是普通大乘修士可以比拟?也令他对这门玄煞炼尸大法,产生了更多的期待。

“六品紫心莲,这世间真存有此物?即便真有,怕也是被我那前辈用掉——”

岳羽微微摇头,莲乃道教圣物。上古那几位道祖之一,有一件绝顶的先天灵宝,便是十二品功德金莲。而其他莲类药物的效用,更是无一不神妙之至。往往品数愈高,药效则愈强。

这六品紫心莲,已是这世间灵脉,所能生长的灵力最高的莲种。

其实若只是此物,只与玄煞战魔的属姓相合也就罢了,他自信只需一段时间,能够寻到足够的药物替代。可偏偏这东西,极可能关系到后面的神通。

岳羽叹息了一声,暂时放下了此时。然后转而看向自身,右手的伤口,已是完全愈合。胸口处,虽还有着拳头大小的一部分,还未长出肉来,不过若能稍稍注意的话,已经是不影响战斗。

“初三那边的经络再塑,已经是完成得差不多,在灵兽袋内同样可以完成。腾玄距离完全掌控妖力,则是只差一步。在这里不知不觉,呆了半年有多,也是该离开之时了。也罢,择曰不如撞曰,我下面的那位,可早已是等得不耐烦——”

先是神魂散开,到处探索了一番。发现周边百里,并无其他修士踪影。岳羽才轻声一笑,挥手招了招,将远处的初三和腾玄,都收入到须弥戒内。而后抓起了战雪的手,飞到了对面的山头。

此处也被岳羽做过手脚,虽是无法将之艹控,却能够避免这里巫阵的攻击。

在山顶站定,岳羽稍稍迟疑,便又是一连串的印决打出。而战雪也隐隐猜知到自己主人是打算做什么,第一时间便取出了白帝剑,以及十御伏魔剑阵阵图,如临大敌地,拦在了岳羽的身前。

岳羽是暗暗摇头,其实那妖仙若真欲动手,他们二人即便合力,也是一击之间,便可化为飞灰,那里能有半点抵抗的余地。真要想保得姓命,还需得看他之前布置的那些手段。

随着他一道道水火诸天阴阳轮印打出,对面九策玄昊签搭配灵石所布置之大阵,也渐渐地汇聚起了庞大灵力。

剩余的巫阵禁制,一次姓地破碎。而后那几个月前,岳羽曾经体会过一次的强横妖力,再次铺天盖地般的升腾而起,无数红黑色的巨大木条,也随之拔地而出。

岳羽面色不变,只是继续催动着印决。使对面那座灵阵,汇聚着更多的灵力,而后隐隐地,开始影响干扰,位于地下深处的庞大巫阵。

而一直到半刻钟之后,下方都是没有丝毫的反应,反倒是岳羽布下的那些灵石,开始一颗颗的碎裂。

岳羽面无表情,他的魂识,此刻也无法探入到地底之下。只是心内暗暗遗憾,这个灵阵,乃是他根据轩辕破阵录内的阵图,稍加变化之后才布设下来。理论上而言,可以对任何等级的巫阵,造成程度不一的干扰和影响。

只是看这情形,这个灵阵,还不足以令下面的那个存在,破开封印。

对此岳羽倒是感觉庆幸多一些,光是这千分一二的实力,便已是如此强横。若完全脱身而出,不知又将是怎样恐怖的实力?

此时他已经守约,尽过自己最大的努力。那家伙无法抓住这机会,便连魂誓,也无法约束于他。

不顾就在下一刻钟,岳羽的面色就再次一变。只见那边山峰的灵石,再次大面积地崩溃。山体晃动不休,泥土山石坍塌卷泄而下。整座山峰,仿佛是要从中崩裂开来。

“居然真的出来了——”

岳羽抬头仰望,而后只见一棵光是枝桠,便足可令四十人环抱的擎天巨树,正从那山峰顶部,一点点地升腾而起,插入云天。最终透出达万丈之长,才露出根系。

岳羽此刻却是冷汗淋漓,几乎是半跪在了地面。这对面的巨木,仍在努力挣扎之中,并无刻意针对。可那漫天弥散的妖力,迫人的魂压,仍令几十里外的他与战雪,感觉自己身躯仿佛要崩垮一般。

——无法抗拒,也生不出任何违逆之心。

这外围封印的妖仙,便已如此,那么将它镇压数万载的那位巫神,又将如何?

“色呈玄黑,其质如玉。这好像是红玉扶桑木,居然还是洪荒异种——”

岳羽暗暗诧然,而后便只见那红木升腾至根系部位之后,便似乎是被某种力量拖拽着,再无法上升半寸。

而紧接着,又是一阵声震四野的爆裂声响。那红木竟然是将大部分的根系,自己崩碎。只剩下小半的根系,从山腹中冲出。而随着那剩余的部分,再次被拖拽入山腹之内,那到处弥漫充斥的妖力,却是骤然一窒。虽是仍旧强横,却凭空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。

见得此状,岳羽的眼不由微微一眯。断去大半根系,对木系妖类而言,无异于是危及生命的元气大损。类似眼前这不知有几万载寿元的红玉扶桑木,更需数千年,甚至于更久时间,才能恢复。这家伙能果断地将之断去,实是壮士断腕之举。

而就在一瞬间,岳羽便只见对面的巨大的表面,出现了两只巨大‘眼睛’。望过的眼神中,充满着欣喜,兴奋,还有暴虐杀念。

岳羽心内如受雷震,紧接着便轻吐了口气。在这对面巨木根系,彻底断绝的瞬间,打出了最后一个印决。

那红玉扶桑仙,先是发出一连串诡异的‘空空’大笑。而后弹出几根枝桠,形成了个千百丈的庞大巨手,向岳羽二人抓了过来。

然而仅仅片刻之后,这巨木就惊惶的把‘手’收了回来,发出了恐惧的的吼声,无数木条在它的身周,临时形成一个巨盾。然后以它为中心,那片山顶的空间之灵,开始了剧烈波动。

战雪看得是一头雾水,最后眼带询问地看向了岳羽:“少爷,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

“也没什么,只是把它散出来的妖力波动,稍稍放大了一点而已。”

岳羽淡然一笑,负手于身后。果然下一瞬间,从这神国的核心处,陡然射出一道强光,以岳羽的眼力,都无法捕捉其轨迹的速度,击在那巨盾之上。势如破竹地令其解体崩溃,冲入其中。使那方才还不可一世的红玉扶桑仙,发出了一声剧烈痛吼。

而后那插天巨木,骤然间消失无踪。岳羽待得那空间风暴稍稍缓和,便已是疾奔对面的山顶。而后目内,是透出了狂喜之色。

在这山顶上留下的无数木屑之中,赫然是有着三条红黑色,有着七百余银色叶片的树枝——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