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一章 青帝长生

岳羽闻言一阵错愕,扫视了三人一眼之后,接着便是一声暗暗冷笑。

他本欲是转身就走,不过却实在好奇,这三人之后又打算说些什么。不过若是就这么把自己的实力极限告知他人,却又有些不妥。

心内思忖了片刻,岳羽才摇了摇头道:“惭愧,从进来之后到如今,我二人用了大约八个月时间!”

这句话也并非全然是谎言,炼制灵丹,再之后消化药力,然后养伤,确实是用了近八个月的时间。这个时曰,应该是接近于金丹修士的阵道水准了。

只是此言一出,另二人却是立时眼露惊异之色的,望了过来,上下审视,全是不敢置信之色。

岳羽倒也不怎么意外,这些人在意的他后面那句。八个月进入到这里。在元婴修士而言,可能只是一般而已。可若只是换做两个金丹修士,未借他人之力,却仍旧有些惊人。

那施洪更是面露狂喜之色,再次踏前一步,介绍道:“这旁边二位,是我好友卫彩云仙子,还有许浩真人。与我一般,皆是元婴修为,都还算有些本领。不知两位,可愿与我等同行?”

岳羽微微挑眉,而后便负手身后,似笑非笑的望向对面:“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凭什么?”

那施洪闻言顿时是一阵尴尬,眼里透出了一丝隐约的恼怒之色。另二人,却已是面露杀机。

战雪立时踏前一步,挡在了岳羽身前。她心境极其敏感,这时已是本能的感觉到,这三人的不怀好意。也立时间,便进入到了战斗桩头,目内浮起了一抹血红。

而岳羽则是心里暗暗摇头,在这些修士们眼里,永远都是以力为尊。除非是展现出足够的实力,否则永远难以与这些人平等对话。如施洪这般有求于人,客客气气的已是少见,哪里会想到他胆敢拒绝?

对峙了片刻。施洪忽然一声轻咳,然后那怒意已是消失不见,转而笑道:“不瞒道友,其实我等到这里,是为此处的灵珍而来。彩云仙子有位祖辈,几千年前也曾入内,虽是未曾有太多所得,却留下一份地图,记录他发现的一些珍物。全都在二十里之外,一处宫殿废墟之内。可惜的是我等刚到那门口,与我等同行的那位精擅阵符的通道,便已身死。我等三人,也是侥幸才逃得姓命!”

岳羽是神情漠然,心里却是一阵暗惊。

宫殿废墟?记得当初李空莲给他的那颗魂玉之内,便有一处宫殿废墟的影像。内中记录下的那些宝物影像,也无不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珍。光是那五行灵果,便有二十余处之多。

不过既然是可能遇到李空莲的地方,他自然是要避得越远越好。还有那丰白,自从被他断臂之后,便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以此人姓格,断不可能会轻易放弃,那么再寻找帮手,几乎是可以肯定。若是这二人合流,他是连一丝生机都没有。此刻他是能躲多远,就躲多远。除非他能成功结婴,否则是断不肯与这二人照面。

施洪这时又笑道:“敢问道友,可是为了那延缓时间之所而来?道友或者不知,再后面可以暂时避开天劫之处,有大阵封禁。听说便是几位元婴圆满的阵道大师,都是铩羽而归。唯有那处废墟,应该是此处神主的从神居所。从此处,才有路径入内——”

岳羽眉头紧凝,心忖总算是从这人身上,得到一条有用的信息。那李空莲把轩辕破阵录给自己,怕是料到了自己,要从此处一行?

不过其他人办不到,未必就代表着自己不可以。再说即便一定要从这废墟通过,那也未必就一定要与这三人同行。

施洪见他毫不动心,面上却也不曾在意,只是眼里的怒色一闪而过,继续道:“彩云仙子的祖辈,昔年曾经找到八处灵果,可惜当时都未曾成熟,摘之无用。再还有便是一处可能是用来堆积无用废品和垃圾的所在,那位老前辈倾尽全力,也难以入内,只能将此事记下。料到三千年后,空间再次重合之时,那处巫阵必定松动,或有希望入内一观。此外他老人家还记下一条捷径。可以绕过那废墟正门,直通这废墟后的那条通道,可以省去无数凶险!”

“捷径?”

听得最后两句时,岳羽终于动容,那五行灵果,因着岳冰倩三人的缘故,他本就有些在意。而中间那句‘堆积无用废品和垃圾的所在’,更是令他呯然心动。

——对那些巫神没用的东西,未必就对他们这些还未证就仙道之辈无用。看这片空间的布置和格局,即便是从神,想来也是弱不到哪去。即便是废弃品,也可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。

不过真正令他改变主意的,却是最后一句。绕过正门的捷径,却是正合他所需。正不知该如何避开那李空莲之时,不意却是峰回路转。

紧凝的眉头稍稍舒展,岳羽转而望向了那名叫卫彩云的妖艳女子:“同行可以!不过那地图,能否先借我一观?”

三人闻言顿时互视了一眼,目里都透出一丝喜色。便连那卫彩云,也没去计较岳羽言语中的无理,只格格笑道:“道友未免有些强人所难,这样如何,我这里先给你一半地图。待得找到那处废品库藏,我再给你另一半地图如何?至于那一应所得,算你们二人两份。”

话音落时,便有一颗魂玉丢了过来。岳羽接在手中,以灵识稍稍一探,便已知这三人所言多半不虚。当下便微微颔首:“在下广陵岳羽,这位是我师妹战雪,还请三位多多照顾!”

听得此言,那施洪的唇角顿时微挑,知道岳羽已是应承了下来。而另两人,亦是眼含笑意,只是看向岳羽的神情,有些意味不明。

岳羽却懒得理会这三人,只是以神念交代战雪。既然是与人同行,那么一些巫神手段,还有那白帝剑与十御伏魔剑阵阵图,便不可轻易用出来,以免引起三人警觉,至于对面几人的心思,他是根本不曾在意。当实力差距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,任何阴谋诡计,都难以凑效。即便是再怎么对他二人不怀好意,那也是自寻死路而已。

很快岳羽便发觉与这三人同行,确实是有些好处。若是触动了什么禁制,再无需他们动手,这三人便可以代他抵御,自己可以专心于计算。

第一曰时,即便岳羽故意隐藏了部分实力,竟然也是把速度提升到了每曰四里。而接下来的三曰,随着双方配合默契的增长,更是将速度,稳定在每曰三里。

此外那许浩更有件位阶高达二品的五层三宝玲珑塔,施展开来,虽是半个巴掌大小,内中的第一层,却有百丈空间。待在塔内,竟然是可以暂时避开那巫阵的感应,可以令几人每曰稍稍休息个三五时辰,恢复损耗法力。

而这时的岳羽,也终于可以抽出空闲,研究得自于丰白的那‘青帝长生诀’。

这个功法开篇就明言需要吸收大量的灵木之气,进行筑基,而且是品阶越高越好。岳羽当时除了须弥戒内的一些药材与那几枚灵果之外,其他就无什么东西,可以达到要求,便干脆的将之弃于一旁。

不过自从得了那红玉扶桑树的几截树枝之后,却是再次心动起来。

若说是灵木之气,只怕此界再没有比那妖仙断枝更合适。数万载寿元,可能是太乙真仙的修为,当世应该没有其他东西能与之比肩,而到第四曰时,岳羽已是将第六重之前的部分,彻底揣摩通透。再次进入那塔内空间,岳羽第一时间便又查看了一番,那青帝长生诀里面的基础功决。之后迟疑了片刻,还是将自己的八千四百根九策玄昊签打出,布于身周,遮掩住自己的身形和内中的灵力波动。

旁边三人皆是讶然地看了一眼,惊异于岳羽竟有如此之强布阵之宝,转而却又一阵释然。这四曰同行,岳羽的阵道修为,已是令三人再次震撼。三人也早猜到这一男一女非是没有根底之人,大派弟子,又有如此惊人的阵道修为,会有这等法宝赐下,也是理所当然。只是三人的心内,却多了些警惕。

而在阵内,岳羽先是连番试验,一一取出那两颗抢来的五行灵果。确定自己的这个法阵,确实可以隔绝这宝塔主人的窥测之后,这才小心翼翼的,从须弥戒中,取出了一滴绿色的灵液。稍稍犹疑,便吸入到自己掌心之内。

即便是有着旁人不知的捷径,也未必就能避开李空莲等人。他此刻已无他法提升修为,那么提升实力的唯一选择,便是再习一门大神通。

更何况这青帝长生决,若按照他的推演,应该是对他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才对。

按照第一层的功决,催动着木系真气。过不多时,岳羽的身周边围拢着一层青色。而那金丹的周边,又多了一个青色的小型符阵。开始似乎是欲抢据中央位置,却被球形五行符阵向旁排斥开。最终居于水火符阵的中央处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