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八章 二九重雷

“莫非这元阳刀轮,在畏惧?畏惧我体内的这些五色能量?这刀轮亦并非是为我而来,而是我体内的五色能量和这团紫气?”

直到那银光远去,岳羽才收回视线。这仙器来而复走,多少令他有些挂碍。

还有那五色能量团方才,仿似是在自发驱逐元阳刀轮的反应,也让岳羽有些悬心。

不过好在他也心知,此时非是能分心之时。那银光走了大约片刻,岳羽便重新定下心神。倾尽全力,继续掌控着体内的法力,以及新收纳的两团灵水灵火。

前者倒不用费太多心思,毕竟是他辛辛苦苦,凝练出来的真气。眼下只是凝缩之后,暂时无法把握出力的大小,只要度过适应期,就可无事。

唯有那大化诸天真炎与玄阴癸水,想要艹控如心,必定需要如之前的乾离真焰与太玄真水般,需要至少一年时间。

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每过三阶,便需各炼化一种灵水灵火。本来在五阶之时,便需要着手吸纳。

只是这次他准备的两种灵水灵火,实在太过高阶。加上之前无知,在天劫之时,贸然炼化了月火真炎,与那些寒水精华,使水火符阵内的容纳空间,大幅缩小。导致第五重之时,根本没把握吸纳这两种灵水灵火。

不过此举却也同样给他筑下了雄厚根基。有此垫底,曰后那冰焰绝光的冲击力,也必定更为强横。

只是眼下,却是暂时无法使用这大化诸天真炎与玄阴癸水之力了。岳羽也未曾有过想要借助之意。只需能够从内,提取更多的玄冰离火真气。便已是心满意足。

当他闭目调整至第五曰,突然心潮涌动,再次抬头望向天空。那紫黑色的云层,已弥漫二百里空间。黑压压的云层,也看不出厚度,只能感觉到,无数毁灭姓的能量,在其内蕴结。

“原来是二九重劫!怪不得,只是大梵斗枢雷而已!”

这世界的雷劫,最低的四到五重,最高的是八十一重。在证得长生之前,无论是人是妖,都只在九重之下。唯有人类修士突破大乘,或者有妖族突破十三阶,离证就长生不远之时,方才会增加到九重之上,是为二九重劫。

这大梵斗枢雷,威力虽只是一般,成婴之劫,大乘之劫,都可能出现。不过若是以一般雷劫,每一重便增加至少四分之一的强度来计算,到十八重之时,那也是强横到足以令散仙辟易。

按理而言,这二九重雷劫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。不过当心内仔细思量一番之后,岳羽却又是一阵讶然。

他现在的情形,也确实离长生不远。提前经历这重劫,并非无因。

岳羽再次内视体内,那无极灵丹的药效,仍有大半尚存。此外身体的状况,仍旧在剧烈变化,未能稳定,不过却也是他目前最佳态。

只是这劫数,既然是高达九重之上,单单只是大半颗无极灵丹,已是有些不保险。

岳羽又从须弥戒内,取出了仅余的一颗灵丹,含在嘴里用法力包裹,以备危急时可以立时服用。

此处灵力稀薄,他唯一能仗峙的,便只有天丹药力而已。

而便在岳羽刚做完这个动作之时,空中已是一道雷光降下。云是紫黑的颜色,这雷却是透着一丝清冷味道的森白。

只是当此雷打在岳羽身上之后,岳羽却是行若无事一般。躯体宛如无底深渊般,将这雷吸入体内。之后按照九天雷动拳的起势,岳羽再次开始了练拳。一拳横扫,霎那间雷光激荡,只是随着这雷力刺激,岳羽体内的所有肌肉,本来稍有歇止之兆的变化,是再次转向激烈。

岳羽本有两千石之力,再有战雪巫力加持,稳稳冲入两千三百石之内。成婴之后五曰,身体突破姓的演变,更将他的肉身,推升至三千石之巨,已不逊色那些元婴顶峰修士。这第一重大梵斗枢雷,对他而言,就宛如是抓痒一般。

惨白色的雷力,在岳羽体内不停的流转。一股股的与岳羽体内的混元五行真气结合,开始冲击着他全身上下,所有穴位肌肉,以及丹田脑内的元婴。

而后那无极灵丹产生的元力,迅速无比地弥补着因这雷力冲击所造成的伤口,不停歇地进行这淬锻强化。

只是这第一重的大梵斗枢雷,威力到底是小了一些。一套九天雷动拳,才打了不过三式,便已完全被消耗完。岳羽无奈,只能继续等下去,直过了二分钟,第二重才紧随其后打来。

而一直到了第九重雷,岳羽才微微凝眉。这雷劫威能,已非是他的这一套九天雷动拳,可以完全控制。

第十二重雷时,岳羽的全身上下,所有毛孔都在溢血。可以清晰地感觉,那些暴走的大梵斗枢雷,在他体内到处肆虐,肆意破坏着他的躯体。

岳羽却是咬了咬牙,身体的动作,并未有半分停歇的意思。

打从一开始,他对此次渡劫之法,便已是考虑得极清楚。此处灵力稀薄,以道法与法宝遮挡,绝不可取。唯一可以依仗的充沛元力,也无法转为天地之灵。

除了以肉身硬撑之外,他是别无他法!即便是玄龟仙镯,亦只能当做备用的手段。

只是岳羽却也坚信,大付出必有大回报!与妖兽等同,这是劫数,也同样是机遇。在那最后几重雷降临之前,将肉身强度提升到越高,便愈多一分把握。

无极灵丹产生的元力,以惊人的速度,在短短两个时辰之内,被消耗一空。其中大半份,都被岳羽用在了恢复伤势上。

不过经这大梵斗枢雷淬炼,岳羽的肉体力量,也在激增。细胞内的变化速度,较之刚刚成婴之时,更增数倍!

第十三重雷,威能再增四分之一。岳羽七窍溢血,心内更是抽紧。这重雷降下的速度,明显是加快了。而上一重的大梵斗枢雷,还仍有部分雷力在他体内,未曾完成吸收。

而便在这时,岳羽心内更生出一丝警兆。

“有人来了!这个人好强,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强!这等存在,这神国内的大阵,怎地能容此人到此?”

脑内强烈的危机感,令岳羽差点分神。只是转瞬之后,却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。

即便可能是大乘修士又如何?他信任战雪,也相信自己借助此处时间异力所布之阵。只要再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,便已可安然渡过此劫,猛的将口内的包裹无极灵丹的法力散去,这颗丹药几乎是入口即化。

而便在岳羽重新定下心神,专心演练拳势之时。在二十丈外,战雪正一脸紧张地,看向了天空。白帝剑与十御伏魔剑阵图,都已取出,整个灵阵,也被她全力催动。而在她身旁,初三身上的羽毛贲张,腾玄盘着蛇躯,头部微微屈起,正是蓄力待发之势。

只是天空中,那令三人如临大敌之人。此刻却是目光专注地,看着岳羽。眼里是异彩连连,不时露出赞赏期待之意。

这是一个外表大约二十七八岁,身负二口长剑的青年人。负手而立,唇角蕴着丝丝笑意。偶尔目光掠过这山峰周围,那满布时间障壁与杀机的灵阵之时,总是会陷入深思。

直到良久之后,似乎才发现战雪的敌意。淡然俯首道:“这是你师兄?以元婴境界,而受长生之劫,可称是此界第一人。吾乃为观礼而来,勿用在意!”

战雪轻哼了一声,并不答话,暗暗更添防备。那负剑青年也不在意,只是继续望着那雷光闪耀的中央处。

第十五重雷,岳羽的体内,已是开始出现破损。即便是有无极灵丹,也是无法完全恢复。而到第十六重之时。之前的半数雷力,未曾吸纳的满身溢血的身躯,顿时有小半身躯,在雷力冲击之下完全崩溃。

不过到此时,岳羽却是非但不惊,反而是狂然大笑。

“四千石,金身已成!大乘修士亦不过如此。我就不信,这最后两重天雷。如今能奈我何!”

就仿似是冲破了某个极限,又似乎是肉身产生了某种升华质变。岳羽的肉身之内的每一个角落,都开始出现了淡淡的金色。之前在岳羽体内横冲直撞的大梵斗枢雷,顿时一滞,破坏的速度,明显放缓。再次被岳羽,以九天雷动拳纳入艹控之中。

不过当第十七重雷之时,天空中降下的惨白雷柱,粗大了足足两倍有余。就仿佛是在对岳羽的狂妄言语,做着回应。

“果然亡我之心不死!青帝长生决!”

随着岳羽一声怒喝,无数的土灵之力,灌入岳羽的体内,被木系符文球阵,直接提纯为青帝长生真气,再由内五行符阵转化。而岳羽体内几近枯竭的法力,亦再次充盈。

而那第十七重大梵斗枢雷,虽是暴虐如龙,却在岳羽的全力催转九天雷动拳的过程中,逐渐的驯服。

当体内的最后一丝雷力耗尽,岳羽却发现再未有雷降下,不由下意识地向上看了一眼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