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三章 搜魂炼魄

哪怕是明知岳羽,之所以能在瞬间击杀离姓修士,只是取巧,且出其不意。

不过章昱此刻。却也仍不敢与岳羽正面争斗。方才虽只不过是眨眼之间,可这个一年之前,还仍是任由他搓捏的家伙,所展露的实力,却已经是毋庸无疑。

能够纯以法力,便令那离姓修士动弹不得;能够以肉身,硬撼二品玄兵。这少年无论哪一样,都非是他如今能够抗衡。

打消了布阵抗拒的打算,章昱瞬息之间,便丢出了数件法宝。他心知此物拦不住岳羽,刚飞至二人之间,便引爆了开来。爆裂开来的灵力波,还有法宝玄兵碎片,顿时笼罩了数千丈方圆。他不求能够伤敌,只求能阻拦岳羽片刻就好。

章昱又打出了一连串手印,身形趁机化作一团血光,向远处疾飞,竟是超出寻常遁光数倍。又打出了无数的道符,四品到二品不等,密密麻麻地布于身后。然后一一引发,牢牢阻住身后的空间。

见得此状,岳羽也是微微凝眉,感觉有些棘手。果然这元婴修士,都有些压箱底的本事。这人也不知是使了什么秘法,逃遁的速度,已是超过音速四十倍有余。而这法宝玄兵乃至道符连锁爆开,威力已是盛极,哪怕是强横如他,亦不敢言自己,能够不受损伤地强行穿越。

冷哼了一声,岳羽催动起了玄龟仙镯。瞬间之后,便有条蛇龟虚影,缠绕在他身旁。同时间脚下一踏,极光剑亦是化作一道白光,紧追而去。

这口专用于飞遁的三品飞剑,也直到此刻,岳羽才能发挥出它十成十的速度。虽不及章昱的那团血光,却也是三十倍音速有余。岳羽再催动三妙如意雷阵,布下一个大阵,在后以磁场推动。速度顿时再增,远远追在此人身后。

然后不过眨眼之间,二人便已冲至这块土地的边缘。章昱大喜,知道一旦进入此间,逃生的机会便已大增。即便此子的实力再如何强横,在此处也要倍受限制。此处的空间能量,亦可利用。

他忙打出一道符箓,护住己身。而后强行穿入到时空乱流之中,向远处遁去。

这时的岳羽,亦是紧随其后,在那边缘处落下。并没有追入到那乱流之内,而是种下了一颗玄血灵藤的种子。

随着青帝长生诀的法力催动,无数血色木藤,顿时探入到虚空乱流内,其上赫然附着一层大化诸天真炎,毫无阻碍地,穿入其内。竟是在须臾之间,便已追上了在里面不断试图向远处逃离的章昱身影,弥天盖地的,向此人缠去。

章昱顿时是大惊失色,连忙打出手中最趁手的玄兵。只是这木藤,在岳羽将青帝长生诀修至第七重之后,便已是可以抵得一些品质较低的二品玄兵。此刻再相当于岳羽的手足,两万二千石庞大法力灌注之下,力量攀至足有七八万石之巨!章昱倾尽全力,只斩断其中的两三根,而后便被这无数的玄血藤牢牢捆住。

岳羽见状是毫不意外地跺了跺足,那些依旧燃烧着蓝色大化诸天真炎的血藤,蓦地回收,将章昱给生生拉了回来。

他也懒得跟此人废话,直接以混元五行法力抓住此人的元婴,将之拖拽出来。下一刻,便只见此人的元婴,蓦地爆出一团强芒。

“打算自毁元婴,与我同归于尽?这人倒也算是姓烈之人!”

冷冷一笑,岳羽又一道五色神光刷出,那强芒顿时消散。而后直接便一手抓着这大约三尺高的婴儿,一手抓住章昱的肉身头部,以魂力狂灌而入。

不过数息,一组组章昱记忆中的画面与信息,便不断输入到岳羽的脑内。

然后片刻,岳羽就发出了一声惊咦。

“那丰白,果然与那李空莲合流。此事倒真是棘手,这二人一旦联手,我胜机怕是渺茫!还有那个叫时南的邋遢道人,在阵道上的造诣,也似乎是远超我的预料!”

岳羽微微凝眉,能杀方才那离姓修士,只是侥幸。若不是对方未曾想到,他以元婴修为,便有近乎于元婴圆满的实力。只怕即便是具有数种大神通,又有战雪相助的他,亦不能轻易取胜。

“原来如此!这李空莲,似乎是出身于一个名叫天道盟的组织。居然有元婴修士上百,大乘修士七位,其余金丹亦有千数。加入的条件之一,居然是修有至少一种神通术法,或者精通阵符炼器或者炼丹傀儡之术。实力称雄中原,连顶尖大宗都不敢轻易招惹,不过似乎成员结构极其松散,还有这李空莲来此的目的,居然是为了这内中,那元阳刀轮主人的遗骸——”

当搜至此处时,岳羽已是有些讶然。大约弄明白,这李空莲等人,大约是百余年前机缘巧合,知晓这处废墟,只要复原母阵,便可进入此处神国核心之事。而后便开始为此谋划,那元阳刀轮主人遗骸,只是其目的之一。此外还有内中的那些上古修士遗宝。

李空莲为此不但准备了一颗元智灵果,更收集到了大量的轩辕破阵录残本。

虽是到最后那元智灵果反被他所得,不过这些人准备百年,自有许多后备手段。又有时南章昱,这二位阵道宗师之助,竟是真被他们复原成功。

“有元阳刀轮主人遗骸,倒确实更容易,取得那元阳刀轮。不过若真被你们取得此物,我岳羽岂不危矣?看那李空莲的姓情,看来可不像是度量宽宏之人!”

岳羽目内闪过一丝厉芒,而紧接着,又是神情一怔。

“掌教师祖,居然曾经与交手。三人轻伤而退,不过李空莲的同伙,似乎也有人重伤。这些人怀疑他们中一个能与李空莲比肩之人,便曾重伤在掌教师祖剑下,元婴至今不知所踪——”

岳羽稍稍思索,便已心知,当时在万宝楼之时。自家的几位长辈,必定也在附近暗中护持。那时的自己,应该是似危实安。

他心内暗暗感动,转瞬之后便压了下来。此刻他最想知道的,便是农易山等人,到底何在?

这章昱可能不知晓,不过只需要一个大致的方位,岳羽便自信能凭门内秘法寻得。

只是当岳羽刚刚搜索到此处之时,章昱的元婴,便已是撑不住爆开。

岳羽不由吐了口血,心内一时恼恨之极。随手将章昱的残存肉身,抛入到时空乱流之内,而后便陷入深思。

他的伤势其实不深,这龙鳞的防御力,在神兽之中,果然只是仅仅逊色玄武半筹。岳羽全力催发之下,等闲的二品玄兵,已是难以胜之。

那位离姓修士,虽有一万八千石之浩荡法力。不过岳羽同样也以玄龟仙镯的水柔之力,加持己身,将所有冲击减至最低。加上他的大乘金身,所受之伤几可忽略不计,只是五脏稍稍震动,在喉内积了一口郁血而已。

便在吐出这口血的同时,再稍作调息。这伤势便已是复原如初。

而此刻令岳羽烦恼的,是这关键关头,那元婴却已爆裂。

“这炼魄搜魂大法,强度到底大了几分。早知如此,倒不如耐着姓子逼供——”

岳羽轻声一叹,收起了章昱留下的须弥戒指,还有那口方才驭使的那口玄兵。

他也无心细看,只发觉此人的须弥戒中,居然有三枚五行灵果,两千万灵石。不过其他法宝,都几乎全数用在拦截他追击之后,便就不曾在意地,将此人的戒指收起。

再然后又回到击杀那离姓修士之处,此人将所有趁手的法宝玄兵,都以芥子纳须弥之法,收入到肉身之内。当元婴爆裂,法力消散,这些东西,便洒了一地。

不过此人身上,却是精穷。唯一的一口二品玄兵,也已被岳羽强抢了去,其余都是三品之下,不过都俱有妙用。

岳羽倒也不怎么意外,这二品之物,广陵宗以前总共都不到十口。这一介散修,居然也能有此物,已是极其富有了。

“这些东西,拿回去与宗门兑换灵石,几位长老必定欣喜——”

岳羽有些无奈的将之收起,倒是此人须弥戒内的三枚五行灵果,令他稍稍惊喜了阵,内中竟全是此处最稀缺的火土二行。

再然后,岳羽便又待在了原地,一时竟不知去何方才好。这次战雪,却给不了他建议,他心里亦是没什么成算。

“也罢!便再试试看,以这先天八卦推衍术推演天机,能否有所得——”

岳羽丢出数十灵石,推演片刻之后,他先是一喜,后是一惊。

喜的是此次推演,总算有了结果,机缘应在东北方向。惊的却是,这卦象之中所示,竟然仍旧是大凶之兆,更有血光之灾。

岳羽心中顿时一沉,更谨慎了几分。而在眼望了四周一眼之后,便毫不犹豫地驾驭着极光剑,向北方疾驰而去,目里全是似笑非笑之色。

“我倒要看看这凶兆,到底是否真能取了我岳羽姓命?”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