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六章 千木灵簪

万宝楼三人的对手,只是几个元婴中期和初期修为的修士。失去了玄灵子,那褚年一人便解决了四个。

有些可惜的是,此人居然未用神通,令岳羽是稍感遗憾。

驾着极光剑,返回到褚年等人身旁,另二位万宝楼修士,皆是警惕的,在褚年的左右站定,隐隐结阵。似乎也是一种极其玄妙的联手合击之阵,一股股危险的灵力波动发散开来,三人几乎结为一体。

而这两名修士,显然不只是为防备岳羽动手而已。以秘语传声,似乎是在与褚年商议着什么。望过来的目光,隐含杀机。

岳羽冷然一笑,自是知晓这二人之意,他也不言语,只是静静的负手等候。

若然这三人,以为自己实力更强一筹,真意欲反悔,那他不介意,手里再添几条人命。

他方才手里的底牌,大半未出。无论是战雪的白帝剑,御风剑;还是他本人的五色神光,青帝长生决,都是足以翻转战局的手段。这才有底气,在动手之前,不惧这万宝楼之人反悔。

最后更有那广陵绝剑中三式,此界之中,少有人能敌!

其实若非记着万宝楼,上次的恩惠。他心里亦未尝就没有,在此杀人夺宝的想头。他一人之力或者不足,可若是加上战雪、初三和腾玄,却未必没有机会。

对这几人的反应更不奇怪,之前万宝楼能始终维持信誉,只是那些东西,还不足以令他动心而已。

那褚年到底是明晓眼前之人,多半有着足以令他们守诺的实力。忙作势训斥了身旁二人几句,而后笑望岳羽道:“那玄灵子在荆州修行三百余年,乃是与老夫同辈人物,地位可堪比一些修仙大宗的掌教。岳道友能在十数息内,独力将此人击杀,神通实是惊人——”

岳羽默然不言。他能胜那玄灵子不错,不过方才将此人诛除,却是靠的是战雪之力。不过此事,却不必对此人明言。

而褚年此刻,望向岳羽的目光中,也的确是复杂之至。惊叹、嫉妒,这些久已不现的情绪,冲击心境。

他早知岳羽的潜力惊人,这才稍作投资。却也未曾想到对方,会在短短一年之内,实力会翻上数番,到了能与他并驾齐驱的地步。

褚年知晓岳羽的根底,更知岳羽的年龄。不到三十的元婴修士,实力堪比元婴圆满,甚至更胜一筹。这等实力,便连那些修仙大派,亦是绝无仅有。

他更有种感觉,眼前的少年,实力绝非只有仅此而已。当还有许多底牌,未曾使出。

暗暗叹了一口气,褚年一拍自己的须弥戒,陆续取出几件东西,沉声道:“道友既已将那玄灵子击杀,我等亦自当守诺。这些便是我等,方才在此地取得之物——”

首先抛飞过来的,是一具紧闭双目,似乎是在沉睡中的人躯。面色红润,似乎生人,内中残余的氤氲仙气,质地远胜岳羽的混元五行法力。

岳羽只望一眼,便知这灵仙遗蜕,并非自己所能解析。验证过这躯体确实是完整无缺之后,便毫不犹豫地,将之丢入须弥戒内藏好。

之后又是十颗五行灵丹,还有那六块暗黑色的金属碎块。灵丹多是金水二系,碎片也都不是很大。不过战雪却是兴奋之极,在他耳旁软语相求。

岳羽也就不将之收入戒指内,而是纳入三宝玲珑塔内的空间。

其实若弄来那上古巫神残躯,想必对战雪助益更多。不过他岳羽,素来都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。

紧接着,是那七瓶上古灵丹。褚年为取信岳羽,便干脆一一将之打开,而后笑道:“这些灵丹,便连我也认不全,不过数目价值应该都差不多。岳道友可自行辨认挑选——”

岳羽轻嗅了嗅,而后眉头便已皱起。这些瓶内,并无玄昊丹。不过仔细想想也就不奇怪,这些人赶来此地,所携带的大半都该是伤药。

稍加辨认,岳羽便知自己的猜测没错,不由微微摇头:“这些丹药非是我需之物,先看看那两件超品法宝——”

那褚年微微一怔,接着便又将两样东西取出,乃是一面镜子,一根青色的小巧剑状木簪。苦笑道:“此二物都是超品,不过却都需要大神通,才可使用,这面镜名为九华照心镜,需要配合昆仑心镜神通。若是落在听云宗主玄静真人手里,足可照杀灵仙。这木簪也是不凡,名为千木簪,能够变化飞剑,更可聚集木气。特别是内中,竟含有千类上佳灵木种子,若是配合那传说中万木封神壁,还有森罗万象神通。实是可以纵横此界。不过若是在寻常修士手中,便连一些二品的法宝都不如——”

岳羽的瞳孔猛张,而后长吐了一口气。他倒非是为这个木簪而惊,而是惊心于这两样东西的存在。

“若是自己这次不来,那么这两样东西,会否落在那铁离和丰白手中?那铁离,莫非真是身具大气运之人?”

心里思索着,岳羽的面上不由是面露异容。思及铁离死前的那些言语,还有丰白,将青帝长生诀带在身边,似乎是也在准备修习这门木系神通。风属木,二者并不冲突,反而互有助益。这个人,确实真有机缘,得成大乘境界!

褚年见状,不由是暗暗惊奇。然后想起方才,岳羽力撼那那七十二口飞剑时的情形。当时他与玄灵子激战,并未加以注意,此时想来,似乎有些奇怪。特别是那浓郁的木系灵力,莫非此子,在具有冰火二系相合的神通之外,还修了木系神通,那青帝长生诀?这怎可能?

不过转瞬之后,岳羽便已清醒了过来:“这两样东西,我极感兴趣,既然对他人无甚用处,那就全让与我如何?灵丹我就不要了,这些上古灵丹药效惊人,元婴以下,即便只剩一口气,都可复原如初。此外我再加十颗五行灵果!”

“这个——”

褚年略作迟疑之状,若以价值而言,确实已经足以兑换这其中一件而绰绰有余了。不过他本能的感觉,这其中有些玄虚,更有利可图。

“莫非褚前辈,还准备将那九华照心镜,卖给听云宗不成?只怕丰道友肯,你们万宝楼后面那些人,却未必答应!”

岳羽一声冷笑,收回了视线,唇角间微微弯起:“不瞒前辈,此物我势在必得!”

褚年神情微怔,感觉到岳羽言语里的沛然杀机,在迟疑了片刻之后,却是已有了决断:“若欲我让出此物也可,不过道友需得答应,不可令此物落在他人之手!”

“自当以我元神起誓!”

岳羽微微颔首,将刚到手的十颗五行灵果弹了过去。褚年也极为干脆,身旁的两样东西,也送到面前。

岳羽将之收入到须弥戒内,然后又是一笑:“有件事,好教前辈知晓。不知前辈可知,那李空莲,已经准备在谋求那元阳刀轮主人遗躯,而且已有了些进展——”

褚年似乎是早有预料,神情不变。只是那闪烁的眼神,却透露出他的真实心思,面上却只摇头:“我万宝楼此次损失之巨,千年未有。哪里还有什么能力,来参与此事?”

“前辈以为,若真被李空莲得了此物,我等可还有半分生机?”

岳羽微微一哂,转身便欲御剑离去。说这些话,本就不曾报什么希望。褚年能来更好,可以给那李空莲引来一个敌手,为他分担一部分压力,不来却也无所谓。何况以这三人的实力,未必就真肯束手待毙。

刚刚升空而起,岳羽忽又想起一事,转头道:“前辈,那巫神之躯我会替你守秘。不过本人之事,却也同样不欲他人知晓!”

话音落时,岳羽已是将脚下极光剑催至极速,远远飞离。不用回头,他也能感觉到褚年那怪异的视线。

用脚跟去想,岳羽都能知晓这老人,在想些什么。不过他也不惧此人,事后会将铁离之死,怀疑到自己身上。那巫神之躯修士想要能真正使用,至少也需二三十年,而且是必须是要与他的先天兜率坤炎真火,同一等级的焰种。

倒是这九华照心镜,他是必欲得之不可,既然是知晓此物,与那昆仑心镜神通有关,自然是不容此物,落在那听云宗手里。

哪怕是他还无法确证,死在他手里的铁离,是否这听云宗之人。

而那万宝楼虽是似乎与听云宗有些不谐,但也难保事后会发生什么。这世间多的是利益交换,化敌为友之事。岳羽更不愿,将命运交之于他人之手。

连续穿越过两处虚空乱流,岳羽这才停下。取出那九华照心镜一观,岳羽便知褚年所言不虚,此物确实是只有修习昆仑心镜之人,才可真正催动。

再取出那千木簪,岳羽心中是不由一喜。有此物在,这次的一战,足可增加他至少三成的把握!青帝长生诀的威能,亦可发挥至极致!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