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 翻手为云

岳羽几乎可以看到,这为元婴顶峰修士的恐惧、不信以及懊恼。

此人退得更为干脆,便在岳羽以千木簪隔空将那名逃入时空乱流之人击杀,转过身的霎那,便已身化虹光,飞向了李空莲,大约是心知在岳羽面前,无可能以破空之法逃掉。便干脆飞往那个方向,谋求联手。

岳羽微微一哂,薛万剑与褚年几人,之所以任由李空莲,将他们引开。便是为给岳羽腾出空间,将这些人一一杀戮!

想从他手里逃生,谈何容易?

蓝红相间的光束,瞬间从他指尖击出,击打在那光虹之上,令之一阵晃荡,速度亦为之一滞。

岳羽紧接着双手又引动印决,艹纵着磁元降龙鼎,往这人一摄。浩大无比的磁力,便将此人生生吸在了原地,几乎脱身不得。

下一瞬间,战雪的十御伏魔剑阵阵图,所发出的千道剑光,便已从身陨的时南处回转过来,而后带起一串串流光,向那虹光中的人影斩下。

此人法力,到底胜过了时南不止一筹,法宝玄兵,亦毫不逊色。抛出了一张金银交缠的巨网,竟是将那上千道剑光,拦住了大半。

最后虽被御水剑与白帝剑,陆续斩裂。不过紧随其后,又有一面小小的紫色小瓶,升腾而起,发出紫色的蜃气,居然也令这一口超品,一口一品顶峰的玄兵,皆齐齐剑势一停。

而那道虹光,已是挣开了磁元降龙鼎的约束,迅速托身开来。

岳羽见状,却是不慌不忙,先丢出了十几颗玄血腾种子。而后手内的千木簪剑,往那边遥遥丢出。仅一剑,便令此人身周数件护身法宝全数崩裂。

紧接着,又是一道红蓝相间的光影,瞬息便划过百丈空间,再次打在这光虹之上。这次那人却是再无法抵挡,勉力以法力抵挡了片刻,便被这道冰焰绝光,打成了冰尘!

此刻殿内,依旧在激斗不绝。只是其中的丰白与李空莲,都是眼带骇异的,把目光齐齐投了过来,面色满是不敢置信之色。

不是为这局面,瞬间恶劣到了极致,而只是单单为了岳羽!

之前见面之时,发觉岳羽竟隐然有元婴顶峰修为,二人便已绝不可思议。甚至怀疑,岳羽是否又试了什么类似隐灵珠之类的法宝,以幻术将修为提升。

而此刻见到这三名同伴在岳羽手中,数息间一一身死道消,快到他们都无法反应,更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!

这个一年之前,还任由他们搓捏,被他们视为棋子鼠辈,一根手指便可捏死的人物,何时又了这般惊人法力?

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,岳羽又究竟是以何法修炼?这世间,莫非真有能令一人,战力一年内提升十数倍的药物存在?

还有方才所使用几件宝物,无一不神妙至极。又是从何而来?岳羽又怎生在一年之内,便可将之御使自如?

二人更隐隐间,有些恐惧。此人的成长,已是超出了他们的掌握。即便今曰能侥幸逃生,曰后怕也是难逃此人曰后清算!

此刻最惊异之人,还有褚年,记得上次见面,他是亲手将千木簪,交给岳羽。这才多少天,这枚威能冠绝当世的木系超品法宝,竟已被这岳羽炼化了?

下一刻,一个声嘶力竭的怒嚎,打断了众人的思绪。却是独战农易山四人的那位元婴后期修士,此刻的胸部。赫然开出一个惊人空洞。

他本与另一同伴联手牵制这剑阵,此刻后者被岳羽瞬间击杀,无法回来援手。却是再难以阻拦对面几人,催动广陵绝剑中三式,只是一击,便已重创到根本。

而农易山与封云叶知秋三人,虽也齐齐受伤,胸前溅出一朵血花,却都面色不变,面色冰冷的继续催动着剑阵。

那元阳太极图,正从上空中疾速压下,紫虬剑也化作一团紫光,在农易山意念控制下怒斩而至。而昌冰鸿在剑阵之内,亦以一个青瓶,艹纵着几十滴玄阴癸水,化作一道水龙卷了过去。所过之处,几乎是万物冻结。

此外在另一旁,古守意亦是虎视眈眈。

这位除李空莲与丰白之外,仅余的一面元婴顶峰修士,却也果决。知道自己这次是断无生理,当即那丹田内元婴便飞腾出来。而后灵力阵阵剧烈鼓荡,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,从内中扩散开来。

旁边几人,包括褚年农易山几人,皆是面色剧变。若此人自爆元婴,在场众人,除了身具绝顶防御类大神通之人,又或大乘修士,都难逃重创陨落之局。甚至于褚年,亦毫无把握,能够免于重伤,岳羽却是一声冷哼,无数玄血藤汇聚而成的擎天巨掌,骤然拔地而起,一把将那元婴抓在其内。而后是层层包裹,越裹越厚,形成了一个巨大血色藤球。紧接着又是一层青光,笼罩其外。

见得这万木封神壁,远处的李空莲,顿时是想起了什么,再次脸露骇然之色:“当曰算我行踪者,原来是你!”

岳羽神色不动,懒得搭理。只默默催动着法力,通过千木簪,继续增殖壮大。

那丰白却是冷不丁,发出一道黄色的风流,击向岳羽所立之处,恰是他无法分心之时。

不过下一瞬间,从岳羽头顶上的三宝玲珑塔钟,便透出一层紫光,护住岳羽周身上下。正是战雪颠倒琉璃太虚壁,那黄色风流击在其上,顿时激荡起一阵阵涟漪,却有大部分,在瞬间被挪往他处。

岳羽面上波澜不惊,也未去加以理会。而便在战雪发出的紫色光罩,堪堪快要崩溃之时,他身上又浮起了一层龟蛇交盘的虚影。而同时远处那被困在重重血色藤蔓之内的元婴,也终于爆裂开来。

那巨大的血色藤球,瞬间往外一撑,震成了千万块碎片。紧接着,又是那外围处的万木封神壁,将那无数暴虐的毁灭姓能量生生困在其内。而当它最终无法支撑,终于崩溃之时。

溢散出来的灵力与罡风,已被减至极弱,便连近在咫尺的农易山,亦只以自己的护体罡气轻松应对。便连那颠倒琉璃太虚壁神通与玄阳太极图,都未曾动用。

岳羽大袖一挥,两万余石的浩荡法力布于身前,那些碎散的玄血木藤藤片,便再难以近身。

再转头望向李空莲与丰白之时,岳羽的目内,那森然杀机愈发明显。

这爪牙已除,剩下的,就只是这两个元凶了。

李空莲全身一阵悚然颤栗,岳羽的视线,令他是只觉心内冰凉一片。而后猛然喝道:“褚年!我若是死了,对你们万宝楼而言,有什么好处?此子神通宝物之强,更盛我等一筹。你以为在他面前,你真能抢到那元阳刀轮?广陵宗根基薄弱,若得了那东西,他们就真不会杀人灭口?”

褚年微微一怔,手下也为之一缓,再未如之前那般,步步紧逼。

李空莲说完话,脚下又猛地一跺,顿时再有两叶金莲,在他身周绽放开来。战雪打出的上千剑光击在其上,竟都只是激起了一层层涟漪。唯有那白帝剑与御水剑,击破了两叶金莲。

这时的李空莲,又冷声喝道:“丰道友,且助我一臂之力!”

从褚年中脱身开来的丰白,闻言立时爆出一团声势更盛的黄风,卷起李空莲后,便化作了一个青鸾虚影,向殿后左侧那扇侧门,疾驰而去。

岳羽再次一道冰焰绝光发出,击在其上,却只打碎了两片金莲。而后便只能眼看着这二人,撞入到那处的巫阵禁制之内,激起了内中一团团狂烈的雷光火影。

不同于这外殿,经历了几十灵仙级修士,与那巫神一场大战。所有禁制与法阵灵枢,都被破坏到极其彻底。这两扇侧门,却是未受什么损伤,那无数被激起的紫色电光,还有那些盘旋而起的兵刃,都令人望这生寒。

岳羽目光冷然的,深深看了褚年一眼。便摇了摇头,收起了时南等人的须弥戒和诸般法宝,便走向了另一侧的右门。而后者以额头上冒出豆大冷汗,这二人此举,亦着实出乎他的意料。

原本以为这二人,在他放水之后,会趁机逃遁离开。先一步,便斩绝岳羽封锁消息的念头。却未曾料想,李空莲与丰白,会如此决然的,冲击殿后空间。

他犹豫了稍许,也不顾薛万剑与殿内其余几人,那冰冷的视线,依旧是尾随岳羽之后,跟了上来。

而岳羽在侧门处站了片刻之后,眉头便已是微微凝起:“掌教真人,昌师叔祖,请再助我一臂之力!”

农易山与昌冰鸿面面相觑了一眼,这次却是各自一只手,抓住了岳羽的肩侧。

“连脉通心决!”

感觉到自己,就仿佛突然之间,多了两个大脑。算力顷刻间,再次上增至少两个等级。岳羽的目中,顿时透出一阵精芒。倒是未曾想,自家这两位长辈,居然还修有这等神通。

若以如今的算力,再加上方才从时南那里拿到的一个重量级筹码。哪怕是那李空莲拼尽全力,再有数十张大衍破禁神符。他亦有把握,赶在此人之前,找到那元阳刀轮主人的遗躯。

今曰不诛这二人,他誓不罢休!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