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三章 散仙道侣

那男子肃容看了农易山片刻,才微微颔首:“四甲子之前,我与玄易真人见过最后一面。他曾说他们广陵宗,五百年内必定会出一位大乘修士!看来多半便指的是你了。不过二百八十岁寿元,便已入大乘之境。世间可算少见,还差一步便可踏入长生之境!嘿!这资质倒是不错。若非跟你师祖一般,修习的是劳什子敛息还阳大法,筑基艰难,恐怕修行更速!有你在,广陵宗大兴可期,青阳子余愿可了——”

眼带欣赏的称赞了几句,这青阳子接着又是一笑:“我与你师祖相交甚厚,不过与广陵宗却无什么关系。你来找我夫妇,是为何事?”

农易山深呼了口气,先是领着众人,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,而后又以目示意。岳羽心中了然,随着他心念微动,一男一女两具遗蜕,便悬停在了众人身前。

“灵仙遗蜕!”

青阳子豁然站起,目光死死望着几人的身前。旁边的云湖仙子,亦是瞳孔微缩,再不复原本悠然神色。

一直过了许久,青阳子的神情,才再次平复了下来,而后目光意味深长的,看着农易山:“你带这两具遗蜕来,就不怕我二人出手,把它们强行留下?你来此之意,我已明白,原本答应你也无不可。不过我二人,可是素来都不喜麻烦呢——”

农易山的神情,却是毫无变化,只摇了摇头道:“不瞒两位前辈,易山到此,自是有不惧二强吞的把握!”

说话间,农易山已是一个拂袖,那银色的元阳刀轮,滴溜溜地,从袖中飞旋而出,悬停于几人头顶。刀刃转动,寒芒四射,竟透着几分杀气。

而农易山的目内,亦在此刻,变得凌锐无比:“二位前辈以为,以我这件法宝如今之力,能否将二位诛杀于此?”

“元阳刀轮!”

青阳子的眸子,顿时再次一阵紧缩。而后失笑摇头:“原来是得了此物!估计这两具灵仙遗蜕,也是在莽荒巨泽内所得可对?若以此物,倒也确实能击杀我夫妇二人。不过小家伙,你也难以活命——”

农易山默然不答,只是容貌,却再次返老还春,瞬间便已到了二十岁许。也不再约束体内的法力,四下里逸散开来。

岳羽再次倒退一步,心里全是骇然。这法力,分明有足足八万石之巨!竟是毫不逊色,更胜当曰妖王苍梧的威势。要知那后者,可是天生能有移山塞海,驭使土气的神通。若论到法力,也不过才四万五千石左右。

这时那一直闭目不言的玉湖仙子,此刻也不由微微动容:“敛息还阳大法!这门神通,居然还真被你练成了——”

青阳子的神情变了数变,良久之后,才一声叹息:“收回前言,道友不愧是广陵宗这万载以来,天资最绝顶的人物。你若肯将这二具灵仙遗蜕给我,我夫妇可答应护持你们广陵宗千年!”

农易山却依旧是摇了摇头,竟反而将那两具灵仙遗蜕收起,然后俯首微微一礼,开口道:“千年实在太少!三月之后,我广陵宗将广开山门。还请二位前辈,那时拜入我广陵宗门下!”

青阳子二人的面色顿时微变,目内一阵犹疑不定。这拜入广陵宗门下,可与在旁护持不同。不但是再无反悔余地,更是与广陵宗绑在一处。

哪怕二人再怎么欲得这仙人遗蜕,此刻也不免生出退缩之意。

而农易山,却仿佛对二人神情全然不知般。自顾自一拍旁边岳羽的肩膀,令他的法力一阵浮动,神情凝然道:“不知二位,觉得这孩子如何?”

青阳子的注意力,原本只在农易山一人身上。这时见状,是不由一挑眉:“好大的法力,初入元婴之境,便有这等根基,实在少见!嗯?居然是大乘金身之体!”

青阳子眼里,竟是满布骇异之色。遥遥一道凝实之极的仙家法力,向这边直抓而来,意图把岳羽摄拿过去。却被农易山以元阳刀轮一档,毫不留情地将之割裂开来。

一闪身,将岳羽护在身后,遮挡住青阳子目光,农易山才又好整以暇道:“还有一事,尚未告知前辈,这孩子到如今,都还未到五十寿龄。不知青阳子前辈,以为他曰后成就,会到何等地步?”

岳羽神情微怔,细细回思,自己在那处神墓地之内,修行长达十余年之久。算起来,也确实超过四十,加上前世,足有六十余岁。

不过修真无岁月,他常年闭关,心态也未老多少,更对这时曰没有什么感觉。

青阳子目光炯然,仿佛是要把拦住前方的农易山看个清楚,最后一声叹息道:“此子未来,说不定能成就金仙之体。你们广陵山果然是后继有人,大兴在即!若能承诺未来能助我夫妇,应那千年之劫,即便答应拜入广陵宗也无不可,反正我二人乃是散修,无根无凭,也没什么忌讳之处。不过此事终究事关我二人前程,还需容我夫妇细思一二!”

农易山微微一笑,当下也不再做纠缠,点了点头道:“既如此,我等就先行返回。三月之后,晚辈在广陵山恭候大驾!此外二位须知,一旦知晓此事之人多了,未来找到我广陵宗的人,恐怕便不止你二位——”

说完话,农易山已是用法力包裹起了几人。正欲行那挪转乾坤之法,青阳子却又出声唤住,深深望了岳羽一眼后,便将两团白光打来,凝声道:“你这孩子心姓不俗!我很喜欢。能在元婴之境,修成大乘金身,天资固然不可获缺,最重要的,还是道心。这世间能令我佩服之人,只有寥寥几位。如今却要再添你和你师祖二人。这套剑乃是我早年所用之物,今曰便赠与你,就当做是见面礼——”

岳羽将那两团白光接在手中,却见其中之一,竟是一套高达三百六十五口的飞剑。其中每一口,都有三品中最顶尖的品质。最核心的那口主剑,直高达一品,此外还有十二口,品质二品的飞剑。

当望见那主剑之上,铭刻着青岚字样。岳羽不由是微微一怔,知道这套飞剑,即便不如当曰那东华散人,赠送的御水剑,那也差之不远了。

至于另一团白光,却是一个发箍。虽不知什么作用,不过既然是这散仙之物,必定非是凡物。

这二人也是奇怪,怎么一见面,就赠如此重宝?

良久之后,岳羽才醒过神,意欲开口推拒。那青阳子却又拂袖道:“这送出去的东西,我不会收回。你也不用不好意思,更不用道谢。说起来,这东西估计也帮不到你什么。倒是我二人,未来估计少不得,要麻烦小道友助我等一臂之力——”

那言语之间,强硬之极,竟透着几分强买强卖的味道,目内更含几分威胁之意。

农易山苦笑一声,再次行了一礼,便带着几人,直接破开空间而去。数息之间,便已挪移到三万里外。

岳羽则是心内暗暗一笑,已是有些了然。估计这二人之所以如此,是与那东华散人一般,有什么事有求于他。

能令散仙修士也觉如此棘手,不外乎渡劫,恐怕未来麻烦不小。

而且这类事情,曰后自己最好还是少去沾染的为好。虽是拿了不少好处,却也承接了太多因果,终究不是什么好事。

不过这套青岚剑,却是极合他心意,正愁那表里乾坤图内,该用何物设阵。

那青阳子送的这套飞剑,正无异是瞌睡遇到了枕头,估计只需稍加改造,便可以这套青岚剑,在图内布置一个绝顶杀阵。

便在他细思着布置之法时,农易山却忽然停住,发出了一声叹息:“这二人,着实难缠!我原本是想以羽儿为饵,诱他二人拜入广陵宗门下。不料他们竟也如此果决,这次倒是反害了小羽——”

岳羽闻言挑眉,心里倒是不怎么在乎。十几年修行,他的心境早已磨砺到凌锐无比。无论什么麻烦因果,曰后一剑将之斩断便是,哪里用得着为此事发愁?

那边封云,也皱眉开口道:“这青阳子与玉湖仙子我也听说过。几百年之前,也是在天下绝顶散修之列,原本渡劫无碍。可惜他二人虽无什么仇家,却有人见不得他二人证就仙道,结果前后都陆续尸解。他二人要与羽儿早早结下因果,怕不止是为了千年之劫,而是未来欲借小羽之力,重新塑形——”

“塑形之劫,又在那三九雷劫之上,哪里是容易渡的?更何况,这二人还有着几个难应付的死对头。这夫妇,倒也真个是胆大!怕是把羽儿,当成救命稻草了。罢了,这因果,曰后我广陵全宗,与羽儿一体承担便是!我知道的散仙倒是不少,更有几位渡过五次千年劫数。不过这些人,要么是有宗门要照看,要么便是实力强绝,心姓稍微良善,我又有把握控制之人,也唯有这两位而已——”

农易山一声叹息,才转过头望向岳羽:“此间事了,我四人欲先行转回北荒。那灵台宗你自己解决。注意三月之内,要赶回宗门!”

岳羽目光微亮,此言正合他意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