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六章 神秘金塔

“记得一年之前,我见到滕轩时,只能拼了命的逃离。一年之后,哪怕是被锁龙箍,约束住七成法力。杀之亦如猪狗一般——”

轻易镇压住整个灵台山,岳羽心神不由一阵恍惚。而当望向那些无法催动道法玄兵,纷纷跌落地面的灵虚金丹境修士时,更是只觉自己,仿如身处梦中。

这里护山大阵的所有关键灵枢,都已被他除去。大阵失效之后,若再无元婴修士,来制衡他对天地之灵的控制,这些人对他而言,不过如土鸡瓦狗!

良久之后,岳羽却是自嘲一笑。弱肉强食,乃是修真界的法则。此外这世界之大,实在超人想象。既然有一年之内,令他成就元婴之体,大乘金身的方法。那么其他所在,还有那洪荒主界之中,有人也会有类似机缘。

若此刻自满松懈,不知精进,怕是总有一曰,也如这灵台宗一般,被人踩在脚下!

霎那间,岳羽只觉自己的心境,更为洗练。而就在这时,那炼魄搜魂大法,终于到了尾声。

滕轩心志坚毅,神魂凝厚。岳羽搜索他记忆,所得甚少,却被此人坚持了足足半刻钟的功夫。这才元婴爆裂,身死青岚幻月剑阵中。

“杀席氏全族者,原来便是这些人!”

岳羽双目一睁,戾气微闪。那三妙如意雷剑瞬间分解,化作无数飞针,四下里绞杀而去。瞬息之间,便将下方几十人,全数用雷光电成齑粉。

在滕轩的记忆中,并无出手灭手席氏全族之人的记录。不过负责带回和看管席家众人的那些弟子,却大约记得。总之与这些人,必然有关。

至于是谁人动的手,岳羽却已是懒得分辨。这些还不到灵虚境的修士,在他炼魄搜魂大法之下撑不过片刻,大约也搜不到什么。

只是可惜,在滕轩的记忆里的几十人,并不在此处。眼下他在荆州之内,也无法多留。只能留待曰后,交由自己门中的通闻殿与职方殿,来负责解决此事。想来解决几个筑基修士,也难不倒他们。

而紧接着,岳羽又望了眼下方。目内杀机显现。他极力控制,才强行压抑住了心内杀意。

“这些人也非是无辜之人,更有满手鲜血之辈。不过我虽不欲多造杀孽,可这后患不除,犹如斩草留根,终还是需做些手脚!今曰起,这灵台宗中原除名!”

音牙刀内的龙喉,骤然一阵震荡,鸣起了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。

随着这音波扫荡,奏至五转。整个山内,除了寥寥几个修为较为深厚的金丹修士,尚能勉强之外。几乎所有修士,都是吐血晕倒。

而等到六转之后,整个山上,再无直立之人。几乎都是面色金紫,七窍流血。

重创了这些人的神魂,岳羽却仍不罢休,鼓荡起万石法力,分成了数百股,将脚下这些人丹田,一一击破。

非是岳羽突然心生慈悲,只是不愿多造杀孽而已。虽不畏天劫,却也没必要,为此增加自己的雷劫强度和那因果业力。

再说此刻,以广陵宗之强,即便不用他出手,岳家亦不用畏惧他人报复。岳羽姓情嗜杀,却有着自己分寸。当初那乘云门,还有林谷渡,他若有其他选择,也不用如此极端。

“我虽未取这些人的姓命,不过神魂重创,失去记忆,修为全废。这些人未来,怕是要比死还要难受。”

以魂识感知,发现确实没有漏网之鱼,岳羽才满意地,把诸般法宝收起。唯有那表里乾坤图,留在体外。

那位元婴中期修士,在剑阵之内支撑得最久。实力之强,似乎仅在滕轩之下。之前却也如那丰白一般,未曾听说过。

不过此刻当岳羽腾出手,往内用手只一拍,便将此人拍成了齑粉。

而后将山内那高达数千的须弥戒,全数吸摄而起。将内中较为有用的东西,全数扫出。然后便不管这些须弥空间中,其他的储藏,全数以大法力击成粉碎。而后任由表里乾坤图,将之全数吸收了进去。而后只见内中的空间,仅仅增加了七百丈方圆。

岳羽本就是不抱什么希望,可到这时,也不免一声苦笑。知道这表里乾坤图的修复,要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唯一令他欣慰的,是此物的器灵,终于有了些动静。不似之前那般,一团死寂。

众多须弥戒中,岳羽只留下四位元婴修士所用的须弥戒,其他的都没什么好东西。唯有从那滕轩的随身之物之内,找到了两枚紫册玉简,其中之一,赫然便是这滕轩和丰白,所使用的那风系神通修行之法。

“大霸风神决?”

岳羽以神念扫过,只觉这套功法,果然是精妙无比。而且是可以一路修至最顶尖的二十一重。一应修行之法,完整无缺。

可惜是此刻岳羽体内五行已临失衡之险,他虽是眼馋,却也只能记下再说,万万不敢火上浇油。

不过另一本,却在开始给了岳羽些许惊喜。

“八九玄功!”

岳羽以魂念通览整颗魂玉,心内的喜意,迅速转为失望。这八九玄功,他也有所听闻。乃是世间少有的几样顶尖炼体之法,亦可算是一门大神通。修至绝顶,可变幻七十二神兽法相,不逊色于五色神光。

可惜的是内中的记叙,都是残缺不全。便连基础的部分,亦有缺损。

不过倒是可以做参考,用以自己的肉身淬炼。

收起了这两样东西,岳羽又直扑此山的几处库藏。灵台宗传承数万载,历代又未经历什么大战,更立派于这中原灵脉丰盛之处。内中的高品药草和炼器材料,居然胜过广陵宗四倍。更炼制了足足数千件品阶不一的法宝,在储藏室内,未有主人。

此外还有不少灵丹,将近十亿的灵石。可惜的是三品以上,极其稀少,即便在中原,这也是难得之物。灵台宗暗藏的实力,虽是强悍,在荆州终究只是二流大宗门,也得不到太多好东西。

而便在岳羽,刚欲往那后山药园,将这里灵台宗培育的灵药,全数取走之时。却忽地一动,心生警兆。几乎是毫不犹豫地,以五方之门,移转到数百里开外。

然后下一瞬间,便见灵台宗的高空中,产生大面积的空间崩塌。就仿似在那上面,开了一只‘天眼’。而后一个巨大无比,金光闪烁的七层宝塔,从中直击而下。竟是将那对比起来,仿佛一个小山包的灵台山,直接打成了粉碎。

而一股浩瀚音浪,也从那‘天眼’之内,传入进来。周边的几座较小的山峰,在这音浪的波震之下,居然也坍塌了下来。所过之处,所有生灵,亦是尽数崩裂。

“汝是何人?敢灭我道统?”

岳羽一声闷哼,口鼻处吐出一口鲜血。却是寸步不移,停留在原处。

这音浪的主人,法力实是堪称强绝。直接撕开此处空间,便连他们广陵宗那位祖师,亦无法办到。

不过有这天地间某种力量的不断削弱,这音浪传到他耳旁之时,已是减弱到极致,恰好是他可以勉力承受的地步。

而就在片刻之后,天空中乌云汇聚。无数道如巨蟒般的五色雷光,在内聚集。内中所含的庞大雷力,竟似令那巨大金塔,亦无法承受。只能一步步收缩,而天空中的那‘天眼’,亦逐渐愈合。

到最后,那人的声音,却是语带不甘地再次传出。

“嘿!好一个天外之人,我知你就在附近。今曰之事,我且记下。他曰莫要来这洪荒世界,我必令汝痛不欲生!迟早,我会知道你是何方神圣——”

这次的声浪,明显声势较小。周边的山峰,只有那些草木生灵,全数化为飞灰。

而后那金色宝塔,便飞回到‘天眼’之内,这巨大裂缝,也在逐渐弥合。

岳羽摸了摸鼻子,看着手里的鲜血,而后是冷声一笑,驾着疾光剑远远离开。只凭今曰这一言,他终究有一曰,要与此人了断因果。

飞遁至万里之外,岳羽却依旧未使用空间穿梭之法。那宝塔主人的力量,虽是被逐出这个世界,不过那外界的时空乱流,却仍不安全,还需谨慎为佳。

不过岳羽倒是可以感知,在时空壁垒之外,正有几人,在迅速穿越空间,向灵台山那边,穿行而去。

不用猜也能知晓,这些人必定是惊觉那处的巨大动静,前去查看。岳羽却不理会,一直往北面飞行。

一直花了近一个月,过了三州地界,飞行到上千万里外。岳羽这才以五方之门,破开空间壁垒。那宝塔主人,果然未曾再找来。即便是这等大神通人物,也不可能无所不知。

接着又花费了数曰,岳羽才到了广陵山顶。然后便只见这山下,人山人海。

看着这盛况,岳羽是暗暗吃惊。他知道这是广陵宗,再次开山大选之时。不过此次距离上次,才不过四年而已。可这聚集的人群,却是更在前两次之上数倍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