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章 冥府轮回

将伤口处理好,又换过了一身衣衫。岳羽接下来又取出了乾坤易爻盘,开始推演起来。

而后片刻,岳羽就已是无奈地摇头。此战中参与太多强人,除广陵宗农易山与青阳子夫妇之外,似乎还有其他高人参与其中。以他如今的算力,根本无法推算出来。强行推演,只能招致这些人的反击。

再算广陵宗的威力未来气运,因他本身,逃脱天机之外的因故、对广陵宗亦有些影响,只能大约推算出,如今似乎气运正浓。不过整体而言,依旧是气运正浓。

收起了手里的八角方盘,岳羽紧接着,又冲入到高空中,以道家望气之法,遥遥远望。只见冀州那边,一股浓烈至极的红色气息,冲天而起。

“嗯?好强烈的杀伐之气!这般看来,以掌教祖师之能。这一次竟是未曾彻底解决云梦宗,不过必定已是令其重创。否则也不会,出现如此浓厚的刀兵之气。多半是云梦宗势衰,凡间即将改天换地所致!”

这望气之法,极其消耗魂力。不过片刻,岳羽便已是支撑不住,收起了这元婴出窍修士,才能具备的神通。

入定恢复了片刻,岳羽又看向了下方,那空空如野的山腹,眉头微微凝起。

“这血魔走后,必定会觅地修养伤势,恢复元气。需要吸收数百万人的生灵血气,以及数千修士的精血元力,滋养己身,才可能恢复到鼎盛状态。此外这人既是将血元大法,修炼到了第十三重,那也是散仙一流的绝顶人物,亦必定会顾忌天劫。能够躲避这天劫,这北荒总共也才几十处而已。令通闻与职方殿之人,依此仔细调查,必能将之揪出来。有这等人物在外窥伺,我宗本山虽是不惧。不过外出弟子,却是有些危险——”

袖间射出了两口传讯飞剑,飞向远方。岳羽再无意多留,将那十方之门,再重新祭炼了一番。待得完全控制之后,便立时飞遁向了远方。

这一次,却是瞬间穿行到六万里之外。虽没有农易山,借元阳刀轮之助,一次十余万里那么迅速,却也是比那些普通的大乘修士,要强上许多。

岳羽心内微喜,却又有些遗憾,这穿梭空间的距离虽是大大增加,可这消耗的法力,却也同样巨大。这十方之门,虽是能节省大量道力,却终究还是无法扭转此事的法则。此法偶尔用来逃命还可,却不可常用。

只用了两个时辰,岳羽便到了那条山之下。一整个山脉之南,全是大片河流历年冲击而成的平原。

他心内是暗暗奇怪,似这等沃土,又在广陵宗庇护之下,生活无忧,按说是不容易滋生信仰才对。可在此处,他分明可以感觉,无数的信愿之力,在此升腾而起,端的是古怪之极。

微微凝眉,岳羽以魂力四处搜索。不多时,便寻觅到端木寒等人的所在。微一动念,岳羽脚下的极光剑,便已飞遁向远处两千里外的一座山峰。

落下之时,只见此处赫然是广陵宗控制的一个小小灵脉。不过内中,只有十余筑基修士看守,负责照看此地的药园。

岳羽以五色神光强行穿入到禁制之内,而后便直入殿内。恰望见上首处的端木寒,正是愁眉不展。林卓岳冰倩二人,也是满脸的忧色。唯有冉力,在东张西望,待得望见岳羽时,顿时面现惊喜之色:“是少爷!您可算来了!”

端木寒顿时惊醒,先是娇躯微震,惊讶于岳羽,能够无声无息到达此处,完全瞒过她的感知。紧接着,在上下仔细打量了岳羽一眼后,顿时又是一声冷哼,撇开头道:“很不错吗!居然已经修炼到金丹顶峰了,快超过我这当师傅的了!嗯,那是什么?锁龙发箍?你居然带着此物,还能有金丹顶峰修为?”

就仿似是发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,端木寒突然转过头,凤目微张,神情愣愣地望了过来。

岳羽也是一怔,心忖原来自己师傅也认得此物。看来这锁龙箍,存世可不止是几百年而已。见端木寒的目内,隐隐发光,岳羽忙尴尬一笑道:“也没什么,师尊如今已是金丹大圆满,只是强行压抑,未曾结婴而已。小羽也只比师尊快了那么一步——”

岳冰倩本来正欲扑过去,抱住自己兄长手臂,这时闻言,不由愕然地看了岳羽头上的发箍一眼,惊奇道:“锁龙箍?师傅,这东西莫非有什么古怪不成?”

端木寒手托着下巴哼哼了几声,本不愿答话。见林卓冉力二人,都是目光灼灼地看过来,只能无奈答道: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最大的作用,就是压制修为。你兄长如今是将这东西的功用全开,仍旧是有金丹修为。换而言之,他如今修为至少也是元婴之境,法力也多半有三五万石。肉身更有五六千石,多半是成就大乘修士。一个手指头,便可捏死你们师傅!”

殿内几人闻言,都是目带惊骇之色地,看向了岳羽。此刻几人,都非是几年前初入修真界之时。一些常识,大多都已掌握。自然知晓,端木寒所言的三五万石法力,是何等恐怖。

他们如今,即便有岳羽全力栽培,以那改良后的药水锻体,到如今,肉身也只有一百七十石力量而已,而法力则只有三四百石。这在同辈灵虚境修士之中,已经顶尖之流。

可相比岳羽,却仍旧是蚂蚁般的存在。冉力林卓,是不由微微黯然,原本以为能帮到岳羽,结果却是被甩得更远。

岳羽无奈地摸了摸鼻子,心忖这端木寒的前世宿慧,还真是见多识广。他的底细,几乎被完全拆穿。

见端木寒虽是撇过头,星眸却是时不时的,也目带惊奇之色地看过来,并非是真的闹别扭,不由是哑然失笑。从须弥戒中,取出一冰一火,两口飞剑,以法力托送了过去,语气肃然道:“这次弟子南行莽荒巨泽,颇有些收获,这两口飞剑,是给师尊的孝敬——”

端木寒本来还不在意,等到岳羽那两口剑,飞至眼前,才神情微,眼现惊色:“仙器?且器灵尚存?”

几乎是毫不犹豫,端木寒便已是一挥袖,将两口玄兵,全数送回,语气生硬道:“拿回去!我身为师长,哪有受徒弟如此重宝的道理!”

岳羽唇角微微勾起,也不接过。再次弹出了一个装着巫神精血的小瓷瓶,掷向了端木寒。而后便在后者愕然之际,岳羽又从须弥戒内,取出一口水蓝色飞剑,几件法宝,笑吟吟地交到正嘟着嘴的小妹手里。

岳冰倩顿时是笑颜逐开,而端木寒亦是双眼微眯。如何认不出来?岳羽所拿出的几件法宝玄兵,虽只是四品,其威能全展之时,却都有着不下三品宝物的威能。都是稀世难求的珍品,价值更在真正的三品玄兵法宝之上。

而待得见到冉力林卓二人,皆是人人有份,尽皆精绝之后。才哑然失笑道:“看来这次真是收获不小。倒是我这当师傅的,太过着相了。算了!不跟你客气,这两口玄兵,已足以助我未来证道——”

说罢之后,端木寒便已是大大方方地,将那两口飞剑收起。只在接过瓷瓶之后,才面色一怔,面现惊异和无比欢欣之色。

岳羽怕她拒绝,忙又加了一句:“此物乃是宗门所赐,与我可无什么关系。”

端木寒瞪了他一眼,而后郑而重之的,将瓷瓶收起。岳羽这时才有空,仔细观察冉力几人。而后目中闪现过一道亮泽,这三人的进步之速,远远超乎他的意料。一年时间,竟已然是飙升至灵虚境的巅峰。

这五灵之体,修行的速度,果然是远远强出他人。难得的是肉身,亦未曾放下。看来当曰他所留的药物和药方,这三人一曰都未曾停过。便连他最不看好的岳冰倩,居然也未曾落下。

等到四人的惊喜之情,稍稍平静。岳羽的神情,已是恢复凝然:“这次条山之事。到底如何?为何久久未曾了结?”

谈及此事,端木寒又是一脸的忧容。摇头道:“这次的事情,确实是有些棘手。所有的手段都用尽了,都一点成效没有?而且更令人恼火的,居然还有些散修,插手其中,在暗助那些后土巫教——”

话音顿了顿,端木寒的眸子里,透出了一丝犹豫,而后才开口道:“这些曰子我明察暗访,只知那些信教之人,似乎只是为一事吸引。说是信仰后土,死后可以灵魂转生!”

“转生?”

岳羽的眉头一挑,先是觉得好笑。这个世界,可没有转世一说。多是死亡后,灵魂便自行消散于天地间。便连修真之士,若神魂未达元婴境界,也不例外。

而紧接着,他的心内蓦地一惊。想起了前世,那道家传说中的冥府,还有佛家所言的六道轮回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