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八章 悍然袭杀

魂玉之内,便有关于此物的记载。那紫云道人,说是仿造他那位老师所持灵宝所制,名唤紫云葫芦。只是时间仓促,还未曾炼制完全,只制作了外壳,内中收聚了十五种毒云毒瘴,皆是世间奇毒之物。

而若是将此物所需的八十一种毒瘴收集好,彻底祭炼一体。便是那些太乙真仙太清玄仙之流,哪怕只是沾上一点,亦要魂飞魄散。

任何法宝玄兵,除非是那些顶尖级别的仙器,又或到了一定等级的先天灵宝,也都会被其腐蚀。

此物不畏风雨,张开来便可笼罩十万里方圆,端的是厉害异常。无论斗法布阵,都可用得上,更有防身之能。

“那位空剑,多半便是为此物而来!有这等异宝,直修到太清玄仙之境,都可使用。足可令他渡那仙劫——”

岳羽心念微动,将这葫芦招在手中,而后用神念微探,便感觉自己的神念,竟被内中毒雾,腐蚀了一部分。他心内暗惊,便连忙把魂识收束了起来。

此物以寻常之法,难以炼制。岳羽的解析能力,也附带了部分神念,同样无奈其何。不过好在那魂玉中,紫云道人留下了御使法诀。岳羽按照法门,连续结出了三百余个手印。将自己的魂念,打入到此宝的核心处。

而当他再次以魂念探测之时,内中的毒雾果然不再腐蚀他的神识。

这葫芦可大可小,最大时可至三人多高,小则只有耳环大小。不过内中的空间,却足达方圆十万余丈,而且空间是牢固之极。别说是那处神墓,便连他的表里山河图,亦不到其万一。

岳羽将这些颜色各异毒雾一一辨别,然后渐渐地,是心惊不已。内中的这些毒云毒瘴,果然都如紫云所言,都是奇毒无比。

而且都是此界稀见之物。

也只有在洪荒时代,才可能收集得到。

“我这隔世老师,好大的野心!传闻那红云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,也是由八十一种先天至毒,聚炼而成。威能之大,上古洪荒年间,便连那些道祖,亦是有些忌惮。而老师他这紫云葫芦,虽是仿制之物。内中的奇毒,也都是后天,可若论到毒姓之强,却甚至还在那些先天毒雾之上。估计炼成之后的威能,也就次了一两个等级,差不了太远。”

想想此物,若落到那空剑道人手中时的情形。岳羽不由微微摇头,又拿起了最后那个须弥戒。

内中别无其他,更未再留下什么护身之物。不过却有总计三万丈大小的空间,然后四百枚,品阶更佳的紫金色魂玉。

“这便是紫云道人,在此处所留的百万本道家典籍?”

岳羽意念稍动,便将其中一枚,拿在了手中。魂念往内一探,便皱起了眉头,果断的切开了联系。

而后闭目调息,以秘法恢复魂识。过了许久,才终于回复过来。只是脑内,依旧是感觉一阵阵剧痛无比。

不止是由于这些魂玉之内,所含的信息量太多。更因其内的信息,实在是他难以理解。其中的玄奥深晦之处,是远远超出了他如今的境界。

“怪不得,要以此法记叙!这些仙典中的知识,实在难以文字记叙,更无法著于纸上!”

岳羽苦笑了一声,又把手里的魂玉,重新丢了回去。而后眼中透出了几分犹豫之色,这戒指里面的空间,比他的表里乾坤图,还要大上许多。若是粉碎,足以使得此图,再修复不少。

不过这么大的须弥戒,可实在是难得,这世间能达到这等水准的,估计总共不到四枚。仅仅一个须弥空间,就能将现在所有的家当,装下大半。而且内中设置的灵阵,可以很好解决,灵气溢出的问题。他手里几十颗五行灵果,不用什么手段处理,便可以在这里面保存三千年以上。

微微犹豫,岳羽还是将此物收起。倒不是不舍得,而是发现此物之内,有不少仙品的材料。即便他的先天兜率坤炎真火,要将此物融解,也必定需要些时曰。

那紫云道人所言的魂玉之内,还有交待,说是既得我仙府,便要照顾后晋师弟。

岳羽以神念扫了一番,便不在理会。再次恭恭敬敬地,向上方再次拜下。中央处的画像稍大,面色泛红,正是红云。而旁那位,容貌清癯,六十岁许年纪,便是紫云道人。

既然已进入了这仙府核心处,那么也就正式继承,这红云一脉道统。岳羽这三拜九叩,是虔诚无比。嘴里诚心实意的默默祷告,然后片刻,岳羽旁边那张画像,闪过了一丝紫光。

岳羽却未察觉,最后一礼过后,才走道大堂内的灵阵中枢。

此处仍不算是此处的仙阵核心,只是一个分出来的控制灵阵而已。

真正的核心,应该还是在这仙府内的其他所在。

不过岳羽此刻,已是懒得再去寻觅。一是确实没时间,二是感觉这其余三殿,还有那碧波园后方的禁制强度,又要远远超过此处。

以他如今的实力,实在没半分把握。

在脑内回忆了一遍,那魂玉内记叙的控制之法。岳羽连续打出几个手印,便将这灵阵,逐渐启动。

而随着岳羽的意念,周围的天地之灵,在他身前快速凝聚,而后形成了一个发出淡淡微光的幻影。内中的情景,正是那空剑道人。

仍旧是一片片树叶丢出,镇压着身周的仙阵禁制。白袍修士宛如闲庭信步般,在这谷内行走。而观其前行的方向,正赫然是一处药园所在。

不同于那曰初次进来之时,呆上那么片刻,便退出谷外。这一次,这空剑道人,在这山谷之内,已是行走任意,出入自如。显然已是对这谷内的灵阵结合,已经极其熟悉。

岳羽目中寒芒微闪,他拼了命也要冲入这碧波园内的目的,便是为此人。更心知不能再拖,若令此人望见那已然被他毁去的传送灵阵,必定会心生警惕。

当下凝思了片刻,便一双手如翻飞蝴蝶般,结出无数手印。此处的控制之法,仍旧是紫云道人所留,那套水火诸天阴阳轮印。前面的地煞部,岳羽是了若指掌。而后面天罡部三十六个手印,岳羽也已可使用十个。

然后下一瞬间,更多的雷系灵力,向那白袍修士汇拢而去。空剑也有所觉,眼带讶然的,看向了四周。然后连续九柄雷枪,在他身周逐渐成形。

微微挑眉,空剑照例是几枚树叶丢出。而后那周边的凝聚的雷枪,便已是微微一滞。

不过就在这一霎那,空剑的神情,忽然变得铁青无比,祭起了一口雪白的飞剑,然后四散化开,凝成一个光罩,将他护在其中。同时间十余道青色的雷球,亦穿越了虚空壁垒。从四面八方,轰击而来。瞬息间,那电光爆射,缠绕空剑周身。

这雷光尚未散去,那周围的九柄雷枪,这时却是汇聚在了一起,亦转为青色。威力更盛,凝成一口巨大雷枪,向空剑的胸部直透而出。然后是几乎毫无悬念的,穿透了这青色光罩。

空剑这次取出的,却是一柄玄黄色的小旗,信手一挥之后,便有海量的浓郁地气喷薄而出,拦在了他的身前。雷光与这小旗相撞,却是片刻都未曾微滞,便轰然炸开,从中穿透而出,只是其体积,却缩水不小。却仍旧是势如破竹,轰破了空剑身上的护体罡气,在其身躯之内,炸出了一个足有一寸直径的惊人血洞。

那空剑闷哼了一声,口角溢血,而后目光凶戾的眼望上方:“大意了!不意这此处,居然有人捷足先蹬。不过世间之物,早有定数。不该是你,终究轮不到你!嘿!我是真想看看,这座紫云仙府,你能护得了多久,又能否逃得姓命——”

话音为落,空剑的身形,便已破入到虚空乱流内。袖间几十道符箓,四散发出。虽是受创,口中却哈哈大笑。

而在昆仑殿内,岳羽的神情则是一阵苍白。这仙阵能模仿世间十七种劫雷,而方才他使用的便是清霄元斗雷,一次聚集的数量,便胜过农易山度劫时的第十八重数倍。

只是此雷固然威能不弱,却同样是需要他的法力来催动。竟使他的法力几近干涸。

“哪里能容你报信逃走!”

一声冷哼,岳羽再次催动灵阵,总共九柄雷枪,继续追击而去。然后周身上下,燃起了大化诸天真炎,亦破出了时空壁垒。

下一瞬间,他的身上,便飞出了两张道符。都绘有‘紫云敕制都箓玄冰离火剑符’字样。两道蓝红相间的光剑,一左一右的飞出,穿梭入虚空乱流。只一弹指的功夫,便将那空剑所发的数十道符箓,全数斩碎。遁速之快,实是不可思议。

而岳羽本人,则是紧追那空剑的身形。他有十方之门在,速度竟是只稍稍逊色眼前这位大乘修士。不过这距离,却依旧在拉远。

岳羽毫不担忧,轻轻吐了口气,感觉体内的混元五行法力,生生不绝地恢复大半。便将那通天龙嶽印,轰然击出。

(未完待续)